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进献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103 2019.12.27 20:08

  “小王何足道齿,倒是王公公久掌内庭,这次办差要符和陛下的口味,还要仰仗公公了!”赵晟毫不在意,一脸堆笑道。

  江迢一个眼神,江富贵立刻捧过一个木盘,里面放着两张银票,赵晟瞥了一眼,竟是一万两面额一张。

  “这是秦王殿下的一点小意思。王爷久无差事,清贫艰苦。这点银子虽然不算什么,但给公公赏给手下喝酒,就权当王爷的一片心意吧!”

  江迢竟自替赵晟送起银子来,赵晟一愣之下,也连忙就坡下驴。

  江迢察言观色,见王桂山似乎有所意动,便赶紧又给江富贵甩了个眼神,江富贵心领神会,将银票塞进了王桂山身边随侍的小太监怀里。

  王桂山面色稍霁,江迢立刻成热打铁。包老大一点头,掀开小间和大厅之间的隔帘,高声唱道:“黄门侍郎王公公,江太师,秦王殿下到!”

  大厅里嘈杂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望向三人。

  只见白发苍苍,年近七旬的江迢满面堆笑地亲自搀扶王桂山走入大厅中央的首座入席,而赵晟则亦步亦趋地紧随其后,众士绅们连忙行礼。

  服侍完王桂山,江、赵二人分别于左右次席落座,各家的士绅们也分坐于大厅的两侧。江迢微微点头,江富贵便宣布宴席正式开始。

  霎那间,丝竹声起,觥筹交错。一队队侍者来回穿梭往来于各桌之间斟酒上菜,又有一队五颜六色的舞女点着碎步进入大厅,轮转长袖,舞蹈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江迢望了望王太监,认为时机已到,便拍了拍手。一旁的江富贵立刻会意,摈退了舞女和乐队。大厅也随即安静了下来。

  “诸位!”江迢站起身来,红光满面地举起酒杯道:“首先,让我们敬祝皇帝陛下龙体康健,万寿无疆!”

  包括王桂山和赵晟,众人纷纷起身,都说了一些祷祝的话。

  饮完这一杯,江迢走到大厅中央,中气十足道:“诸位在长安,在雍州各郡县都是有头有脸的士绅大族。不少人家里的子弟还都有官身。有的人家在地方上也世代为官。即便无官,也都是阡陌连片,奴仆如云的富贾之家。诸位和我大徐一样,可谓是一体共荣,休戚与共啊!”

  众士绅听了这话纷纷交头接耳,可江迢没容他们继续讨论,接着说道:“相信诸位既然都是陛下的忠诚子民,自然也会为陛下尽忠尽责了。”

  “今天便是个极好的机会!陛下有旨,要在长安附近的五个郡征选十五到十八岁的秀女若干名。一旦选中,立刻封为才人!倘若能得到陛下恩宠,日后晋封更是不可限量。这实在是一步登天的绝好机会啊!”说完,江迢手捋长须,志得意满地道。

  可话音刚落,众士绅们便如同炸了锅一般纷纷交头接耳。有摇头叹息的,有疑惑不解的,有面如死灰的,可就是没有一个面有喜色。

  江迢看在眼里,并不出乎他的意外,只见他又清了清嗓子,笑道:“今日王公公请诸位来,就是把这个天大的喜讯先给大伙透个信。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要是哪位的千金一步登天了,可别忘了江某今天的消息啊!哈哈!”

  “这算什么喜讯啊?我道是什么事,原来又是要选秀女!上一次不是三年前就选过了吗?”一名满面红光的长须男子大声嚷道。

  江迢闻言顿时沉下脸来,朝赵晟使了个眼色。

  赵晟心里叹了口气,可还是猛地一拍桌子,大声道:“马的,给脸不要脸!陛下选秀女是给你们脸,好让你们与大徐皇家休戚与共。一旦诞下皇子,便是天潢贵胄。这样的好事给你们摊上,居然还敢给脸色?孤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

  话音刚落,便从门外闯入十几名顶盔贯甲的士兵。这些五大三粗的士兵个个杀气腾腾,把适才开口顶撞的长须男子吓得瑟瑟发抖。

  一时间,宴席陷入了寂静之中。

  ”秦王殿下还请息怒!何老弟也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老何的侄子还在汉中太守手下任职呢,哈哈。说远了说远了!“江迢见席间尴尬,连忙装腔作势的抚慰赵晟坐下。

  赵晟也装作气愤未平的忿忿不已。见江迢出头,那名红面长须的何老弟便也就坡下驴,默不作声了。

  ”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退下!“江迢斥退了士兵,又说道:”这里在座各位都是地方上的头面人物。江某虽位列台阁,也不过是个光杆丞相罢了。要不是诸位帮衬,这两年来的难关哪里能支撑到现在。“

  说到动情处,江迢眨眨眼,竟挤出几滴泪水,”老夫也知道诸位的难处。不过三年功夫,又要凑出至少一千名秀女供宫里挑选。只是咱们做臣子的,哪能不体恤君父之忧呢?只有陛下龙体康健,我大徐才能安定长久啊。“

  赵晟坐在高处,板着脸装作不开心的样子,可心里却愈发佩服江迢的表演了。既要满足皇帝的要求,又要拉王太监下水一起进退,还要让这些地方士绅乖乖的听话配合。能做到八面玲珑,这十多年的宰相也不是白当的。

  见左右两侧的士绅们有所动情,江迢乘热打铁,”我江某人虽然籍贯在江南,不属此次征选秀女之列,但作为朝廷宰辅,也要做个表率。“

  说罢,江迢拍了拍手,一位紫裙绿衣的美人款款进入大厅,朝着江迢盈盈一拜,道:“监国父亲大人。“

  赵晟一见此女,瞬间犹如五雷轰顶,脑袋嗡嗡作响,目光却死死盯住她不放。原来不是别人,正是那一夜有过一面之缘的研姬。

  江迢把赵晟的失态全都看在眼里,面不改色但心里却暗暗冷笑。

  江迢虚扶起研姬,对众士绅道:”诸位,这是老夫新收的义女妍儿。见她流落风尘,却守身如玉。更兼弹得一手好琴唱得一首好曲,甚是难得。老夫活了七十年也没见过如此奇女子,所以把她收为义女,改姓为江。今日便当着诸位的面,进献给宫里,请公公转呈陛下,以表臣子的一点忠心。“

  说完,江迢朝王桂山深深一揖。研姬也来到王桂山面前深深一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