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五章 灞桥

徐逆 墨尔本律师 1097 2019.12.22 23:55

  就在闽州的局势已经完全失控的同时,太子进京的消息迅速在长安传播开了。一时间,朝野上下一片哗然。

  有的人认为太子来长安意味着朝廷放弃了定都洛阳的国策,有的人则认为这只是暂时的举措,等大将军扫平了中原的流寇,太子自然会回洛阳。可众说纷纭之下,也没个所以然。

  但是在帝国的高层,诸如江迢、胡云龙等人则对此都缄口不语。这更让各类谣言飞上了天。

  ***

  长安城以东,灞桥

  灞上是付有统辖的东军驻地,太子进京自然也由东军负责保护。可付有带着三千名铁甲从清晨等到了中午也没见一个人影。

  “将军,太子还来不来了?是不是需要人问一下?”一名身着校尉服饰的疤面军官终于忍不住向付有问道。

  “太尉府的命令,要我们务必在灞桥截住太子,安全护送到北宫。谁敢违令?”付有瞪了他一眼道。

  “可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不如让末将回城再去太尉府打听打听?”

  “也罢,你速去速回……”

  付有话音未落,只见东方远处传来一缕细微的车马声。

  “听声音至少有三五百人,快,派人上去看看!”付有顾不得再说别的,连忙敦促疤脸校尉去侦查。

  闻得有大队车马,本来已经倦怠乏力的东军士卒们只得又抖擞起精神。

  看着旌旗招展,铁甲闪烁的威武之师,付有暗暗点头。这三年来他没少花心思在这队兵上,关键时刻他可不想掉链子。

  只见车马之声越来越近,付有几乎都快伸断了脖子。突然,从西面又传来了步伐整齐的行军声。付有脸色大变,立刻命令手下警备。

  只见一队身着红色皮甲,腰挎佩刀的徐军沿着官道正疾步驰来。除了为首的几名骑兵外,其余均为步兵。队伍前列是一面黄底红边的大旗,上书一个“于”字。

  为首的将领白白胖胖,看起来人畜无害。身着一袭红色桶袖铠,头顶红色铁胄,盔顶上系红色缨带,腰胯一柄弯刀,一看便是南军所属。

  “来人且住!”付有一个眼神,一名步兵校尉立刻上前,指挥东军组成盾墙大阵,当道拦住了来者。

  “吾乃南军新任北宫校尉于福!特来护送太子入城。尔等速速让路!”左琮见东军毫不退后,只得勒住缰绳,挥鞭高声道。

  “我乃东军军司马付有,前日便奉了太尉之命来此护送太子。现有东军监军王枞公公在此,虎符也在我身上。你奉了谁的命?”此刻见南军来人,付有只道是江迢故意和他抢人。

  “末将甲胄在身,恕不行礼!”话虽如此,但于福还是在马上抱拳示意,“末将奉的是陛下的命,陛下特旨任命末将为北宫校尉,太子在西京就由末将全程负责保护。圣旨稍后便道。末将也有虎符在此!”

  “哼,东军三千名铁甲军在此,谁敢伤害太子?你们南军也无需多此一举。等进了城到了北宫,本将完成了任务自然将太子交付于你。”

  “末将也是指责所系,不敢推卸。倘若……”

  “倘若什么?”付有一听这话里明显在质疑东军的可靠,立刻以上官的身份打断道:“你以为我东军护送太子区区十余里会出问题吗?”

  “末将不敢!”于福面无表情,但还是抱拳致歉道:“既然将军也是奉了太尉府的命令,不如将士卒散在道路两旁,让我军贴身护送太子。将军之兵自可围绕在外,双重保护之下,太子当无危险。”

  “哼,想的美!”付有心里暗暗冷笑,这样一来,他以侯爵加将军的身份屈从于区区一个校尉,传了出去,他也没脸带兵了。

  “不必了,你们回去吧!”说完这句话,付有更不多话,挥挥手便转过了身,不再搭理于福。

  于福好歹也是个带兵之人,虽然对方是上官,但同样奉有皇命,他也不敢真的撂挑子。可面对杀气腾腾的东军铁甲军,他手下三五百个连长兵器都没有的兵显然只是盘菜。

  仗着自己兵多势众,付有不再管身后之事。可一旁一直不曾开口的东军监军王枞却忧心忡忡。

  “付将军,和南军起冲突好吗?毕竟人家是北宫校尉,正经的太子护卫。咱们硬要抢人,只怕秦王爷和陛下,太师那边不好交代啊。”

  “公公多虑了。”付有一边望着东方,一边漫不经心地答道,“倘若我就此把太子让给他,才会让王爷不好交代。且不说这个于福是真是假,光是这来路就很蹊跷。太子若是掉了块皮,我们的脑袋只怕也要跟着一起掉了。”

  “是是是!”王枞一想到这次太子进京的意义,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来了!”付有眼睛一亮。王枞也立刻跟着他的目光望去。

  只见之前的疤脸校尉一路飞驰而来,一见到付有就高声道:“将军,是太子!是太子!”

  付有和于福一听这话,不约而同地一挥马鞭。向太子车驾的方向飞驰而去。

  付有万万没料到,这个貌不惊人地于福居然敢只带着五名骑士就和他三十多名骑兵争夺,手上的鞭子也不禁加快了几分。

  只见官道上飞扬起两片扬尘,左边一片是一面黄底绿边的大旗,右边是一面黄底红边的大旗,两面大旗并列而驰,背后则是两队各自所属的步兵。一时间隆隆声大作,仿佛一场狩猎一般。

  王枞并不是武官,虽然也骑着马,但并不敢和两名武官争抢,只是不停地探头探脑。

  不过一里路的距离,对于付有来说却似乎像一天那么长。

  虽然他已全力快马加鞭,但那个胖子于福并不是善茬。敢明目张胆地长官顶撞不算,居然还敢当着面抢人。虽然不知道他背后是谁,但自己手握太尉府的调令虎符,绝无想让的道理。

  想到这一点,他瞄了对方一眼,却突然听见“呼”地一声,一支吹箭竟然呼啸而过,堪堪从他耳边掠过,把付有吓出一身冷汗。

  顾不得想太多,付有长刀出鞘,朝下虚劈了几刀。东军骑兵立刻会意,不等于福第二支吹箭装填,两名铁甲骑兵便催鞭赶上付有,占住了右边的位置,同时右臂举起两面手盾,立刻就护住了付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