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做客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47 2019.07.26 20:22

  “你妈妈病的要不要紧?我在千草厅认识些朋友,抓服药还是不成问题的。”赵晟连忙安慰道。

  “真的?世子爷你可真是个大善人。”乌雅心情激动,弯腰下去朝赵晟行了个大礼。

  “乌雅回来了?和谁在说话呢?”小屋里传来一个虚弱的女人声音。

  “阿妈,姐姐在和一个军爷说话。”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掀开门帘,看了看门外,朝屋内喊道。

  “这是我弟弟,乌塔卡。今年十岁了,就是有些调皮。”乌雅见到弟弟,瞬间收起了愁容。

  “那快请客人进来吧。别让人在外面站着。”

  进得屋去,只见乌雅家到处都是棉袍和羊毛。除此之外,只有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可以称得上是家徒四壁了。

  “这位军爷,不知道如何称呼?”乌雅的母亲只有三十来岁,可长期的劳动和病痛的折磨让她看起来至少苍老了十岁。

  “不敢,在下赵晟,城防营里的一个小卒。平常承蒙乌雅的帮忙,今天看天色已晚,特地送她回家的。”

  “唉,我们都是些奴婢,哪敢劳动赵爷啊。乌雅这孩子真不懂事,还不给赵爷泡杯热茶。”乌雅的妈妈说话声带着阵阵咳嗽,可汉话却说的十分标准。

  “大妈汉话说得不错啊,难怪能拿到担保。要知道很多匈人不会说汉话,就算本事再大,也很难获得入城的机会啊。”

  接过乌雅递过来的一杯热茶,赵晟一口气喝完,顿时全身发热,精神一振。

  “乌雅他爸爸年轻的时候代表部落,一直和云中城做生意,因此家里人都会说汉话。可惜她爸爸走得早,撇下了我们娘仨在世上挨苦受冻。”

  说到动情处,乌雅的母亲不禁眼中泛出热泪。

  “阿妈,今天我做了单大生意,足足挣了一百文钱!”乌雅为了转移话题,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小心翼翼地数出一百文铜钱来,铺在母亲的床前。

  “哇!阿姐真厉害!”乌塔卡显然很少见到这么多钱,心里畅意,不禁拍手称快。

  “哦,对了。军爷还没吃饭吧?乌雅,快去买些烧鸡羊汤来,不能让军爷吃干馍啊。”

  “不用麻烦了,我们兄弟在外面都吃过了。大妈你好生将息调理身体,乌雅姐弟两还都指望你呢。我改天再来拜访你。”见乌雅母亲有留饭之意,赵晟怎么忍心再让她破费。于是当下就告辞,“哦,对了!我在千草厅认识几个朋友,改天我让他们派个郎中来给大妈调理一下,钱我掏了。您就安心养病吧。”

  说完,赵晟一溜烟儿就跑远了。

  “这位军爷可真是个好人啊!”乌雅的母亲几十年的人生中,从没见到过一个徐国人对她们这种异族有如此的善意,心中大为感动。

  “阿妈,我去做饭了。”乌雅却面无表情,全然没了刚才的吟吟笑意。

  “乌雅,你是怎么认识这个军爷的?他竟肯这么帮咱们?”

  “就是上次帮他洗了洗衣服,后来……”

  听乌雅把两人相识的过程娓娓道来,乌雅母亲心里也有了几分笃定。

  “你千万别得罪了他,若是他能收你做个奴仆,咱们家可就……”话不多说几句,又咳嗽起来。

  “乌大嫂,病好些了吗?”

  忽然,一个男人掀开门帘,闯了进来,原来是浣衣坊的李老板。

  “啊,李大爷,您怎么来了,这怎么好意思呢。”乌大嫂不知所措,连忙招呼乌塔卡给李老板搬凳倒茶。

  “不客气,乌雅跟我说你要请假,我也纳闷怎么一下就病了,所以来看看。”

  “入了秋,季节一变化,我这老毛病就开始犯。真是不好意思,乌雅在您那没给您添乱吧?”乌大嫂不好意思的道歉着。

  “哪里哪里,乌雅这丫头勤勉肯干,还聪明机灵,这几天给我拉了不少生意呢。”李老板全然没有了往日的居高临下,这使得乌大嫂颇不习惯。

  “乌雅还学会拉生意了,这还是李老板调教的好,我在这谢谢李老板了,咳咳。”乌大嫂又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你先好好躺着吧,少说话。我去和乌雅交待几句话就走。”李老板连忙示意不用客气,转身进了隔壁的厨房。

  只见逼仄的空间里堆着一些干木柴,中间架着一座小炉。乌雅正坐在小炉前用扇子轻轻煽火,煨着一锅白米粥,自己则啃着黄色的窝头和萝卜。

  “哟,这不是有猪头肉吗?怎么光啃萝卜啊?”李老板好奇地问道。

  “那是给乌塔卡的,你别动。”见李老板想尝尝,乌雅急忙制止道。

  “看你急的,我又不会真吃。你可还是个大孝子呢。”

  乌雅面无表情,只是自顾自地煽火。

  “呵呵,你不说话随你便。可要你办的事,你可得给我抓紧办。”李老板突然压低了声音,一副笑容也换成了一副阴沉的表情。

  “放心,好处少不了你的。这里的一两银子是这个月的酬劳,好好收着。”李老板从袖子里掏出一锭白花花的银子,轻轻搁在火炉旁,“缺什么管我要。千草厅崔掌柜是我朋友,隔日里我叫他派人替你妈妈看看病。”

  “不用了,他也说认识千草厅的人,会帮我介绍郎中的。”乌雅收起了银子,把粥盛出一碗来。

  “好,那我就不掺合了。还是那句话,缺什么就管我要。事成之后,你爱上哪上哪,都随你便。除了预定好的工钱,我再出一笔盘缠,天南地北你自己选。不过要是干砸了,可别怪我心黑手狠。”

  留下一句威胁的话,李老板出了厨房,和乌大嫂笑呵呵地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乌雅,李老板刚才和你说啥呢?”

  乌雅轻轻地吹了吹勺子里的粥,给母亲喂了一口,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就是过几日要干的活都交代一下。”

  “唉,你这孩子,真是苦了你了。但愿你以后能找个好人家。”乌大嫂心里难受,帮女儿捋了捋头发。

  “阿姐阿姐,猪头肉真好吃!”听了弟弟吃的开心,乌雅的心里却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