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试探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85 2019.08.25 23:04

  没想到这家伙的号码这么靠前,难不成蒋家庄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大庄子?

  虽然脑袋里闪过了一丝奇怪的念头,但翁秋还是继续和别的管事们又交换起消息来。

  “你就是乙字十七号?文引拿上来?”进入侧室,一名匠作监的官员不耐烦地示意张东圳交上文引。

  “嗯,杜县蒋家庄,合该分领民夫七百八十五人。你查查有哪些工程差不多是八百人左右的。”接过文引,官员勘验了丞相府的公章和所登记的人数,便饬令手下在花名册上点起名来。

  “嗯?”突然,那官员发现了附在文引后面的银票。

  “中丞大人,这是小人的一点心意。还请大人笑纳!”张东圳一脸谄媚的笑道。

  那中丞看清了银票上的数字,脸色缓和了不少,“我也知道你们难啊。又是修工程,又是征青女,可朝廷也是没办法。你们体谅朝廷,朝廷自然也会体谅你们的。这个庄子离哪个工程比较近啊?”

  “回中丞,神禾原以南的御宿苑工程离的最近。”

  匠作监中丞立刻毫不客气的打断道:“御宿苑工程的民夫赶建的可是陛下住宿的行宫,都是些亡命的囚徒。这些人如狼似虎的,这个小庄子怕是养不起,换一个!”

  “不不不!小人东家说了,不求别的,但求这些民夫离得近一些,多吃一些也无妨的。”张东圳一听这些人都是精壮汉子,连忙请求不用更换。

  那中丞用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着张东圳,但还是点了点头,“你能为朝廷想,实在是忠心可嘉啊!既然这样,那就从了你的意愿吧。从御宿苑里调七百八十五人到他庄上。”

  说完,一旁的书办立刻麻利的将名册取出,一一清点完毕,又在文引上盖了章。

  “名册和文引你都收好了!”中丞仔细的叮嘱道:“你现在立刻去御宿苑领人,今晚起这些人的吃喝拉撒睡就在你们庄子上了,要是这些人没吃饱喝足,差了工程进度,可是要唯你们是问。”

  “中丞放心,小人一定转告东家。”张东圳领过文件,恭敬地答道。

  “下一个!”办完了张东圳的事,中丞不耐烦地又喊起了下一个号。

  ***

  蒋家庄

  看着在庄园场地上聚做一团,吃饭如狼似虎的民夫们,赵晟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伙人吃饭也太猛了吧?”赵晟问道。

  “王爷,这伙人原是铜矿的矿工,因为私藏矿料被下了大狱。原先是要被流放辽东的,因为上林苑工程缺人,这才过来修宫殿。”张东圳上前一步解释道。

  “他们一顿要吃多少粮食?”赵晟皱眉问道。

  “回王爷,每人每天分配一升粟米,一两荤腥。按属下的计算,这八百人得连吃十年才能把王爷的家底吃空。”

  “那住房呢?”赵晟听了哭笑不得。

  “回王爷,宜春宫左近有不少空房,我已让蒋家庄的一些庄户家小搬过去了。腾出的房屋足够这些民夫了。”张东圳掏出账簿道。

  “既然这些人已经到了,那接下来该如何才能罢停上林苑工程呢?”赵晟把头转向了蒋雪珂。

  “最近陛下在催选青女吧?”蒋雪珂忽然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怎么?蒋老的意思是?”

  “这十万民夫要三辅父老供养,青女的甄选范围也是在京畿三辅。三辅老百姓岂有不怨怼之理?”蒋雪珂冷笑道,“若是能停下一项,三辅父老自会感恩戴德。”

  “我也知道,但是问题是如何才能停下一项?”赵晟追问道。

  “这个得看陛下的意思,”蒋雪珂盯着下面还在吃饭的民夫们沉思道,“来日得先探探陛下的口风,一旦探准了,再想办法下手。这样吧,明日王爷就以诸侯王名下可以免征青女的名义前往宫里谢恩。看看陛下作何反应!”

  “要进宫的话,肯定会被江迢知道。毕竟现在的卫尉是他的亲信曹绍乐。”

  “这个无妨,正好也试探试探他的反应。”蒋雪珂笑道,“毕竟长此以往,他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

  ***

  第二日•未央宫

  虽然来过无数次未央宫,但是赵晟仍然被宫门口巨大的铜马所震撼。

  这未央宫和铜马原是前朝皇帝就筑造的。徐朝建立后,长安城历经几代主人的易手,终究还是被赵晟的祖父奉还给了皇室。

  可是往日出入自由的赵晟却被门口的守卫给拦了下来。

  “混账东西!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孤乃陛下钦封的秦王,是当今天子的弟弟!就凭你也敢拦孤王吗?”

  可是守门的门侯躬身答道:“回王爷,末将只是区区的门侯。但是把守宫门乃是末将的职责。卫尉大人有命,无陛下或丞相的均谕,任何人都不得擅自进宫!”

  见对方全副武装却又不卑不亢的样子,赵晟着实头疼。对方是负责宫廷宿卫的南军,职责所在,自己竟然拿他毫无办法。

  正当赵晟束手无策之际,只见不远处一座两匹马拉的豪华马车呼啸而至。车上豪华的金玉装饰叮叮铛铛,急停之下,溅起了阵阵尘土。

  “哟,这不是秦王殿下吗?怎么?要进宫吗?”江迢见到赵晟,惊诧地问道。

  虽然马车急停,但江迢在车上却是稳如泰山。可赵晟在路边却被飞溅的尘土扬了一身。

  “咳咳,太师的车好威风啊!”赵晟一边咳嗽一边哭笑道。

  “嗨,这算什么!王爷要是喜欢,就送给王爷了!陈三,你把车驾到宜春宫去吧,从此以后你就跟着秦王了!”

  没想到江迢说送就送,赵晟连忙推辞,“晟不过区区一个小子,哪里比得上太师功高德邵。再说,太师年岁已高,出入全靠此车。晟哪能夺人所爱呢?”

  “哈哈,王爷好口才,老夫这里看得上什么,尽管开口问就是了!”江迢抚摸着自己鼓起的大肚子,哈哈大笑道。

  “对了,王爷今天怎么有空进城了?是什么事呢?”

  “啊,这个……”赵晟正在犹豫要不要如实相告,江迢已经大手一挥,对那门侯道:“以后王爷进出宫城,一律不许挡驾!王爷要去哪里,你们都得老老实实地带他去,明白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