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偷袭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69 2019.07.29 22:59

  就在匈军紧锣密鼓地布置的同时,徐军上下也在忙碌准备着。

  三天后的傍晚,徐军各营正在埋锅造饭,士兵们摘下战马上的铃铛,替马蹄裹上布,确保行军过程中不会发出声音。

  “都悠着点,别吃太饱了。”付有来回巡视,就怕士兵们吃得太饱,一会提不起精神。

  “世子呢?”可环顾四周,不见赵晟的踪影,付有不禁皱眉问道。

  没人能回答他的问题,值此大战即将爆发之际,人人都在忙着准备自己的装备,哪有功夫管别人。

  此时的赵晟正在赶往乌雅家的路上。也不知道怎么了,前两天还好好的,中午乌雅没来营里做饭,他就觉得纳闷。到了下午,果然托人来请假,说是病了,这两天没法来上工。

  虽然大战在即,赵晟还是抽了空,从千草厅拿了副药去看望她。

  推开房门,只见房间里堆着各类棉袍棉被,都是需要乌雅缝补的生意。见她不在一楼,赵晟踏上楼梯,边喊道:“乌雅,你在二楼吗?”

  “是!你上来吧。”

  听到她有气无力的声音,赵晟急忙三步并作两步,踏上了二楼。掀开门帘,只见乌雅一头乱发,双颊泛红,斜躺在床上,看上去的确是病了。

  “怎么就病了?是什么病?”赵晟放下药,摸了摸她的额头,的确有点发烫。

  “前日里贪凉,夜里没盖好被子,着了凉,过两日便好了。”

  看她病怏怏的样子,赵晟也有些心疼,“怎么这么不小心?都这么大人了。”

  “再小心的人也有不小心的时候。”乌雅转过头去,淡淡的说道。

  “好吧,我这里是些安神助眠的药。回头我给你弄点着凉感冒的药。你先休息着,我们马上要出发了。”

  见赵晟要走,乌雅却伸出手拉住了他,“再陪我待一会好吗?乌塔卡不在,我一个人孤的慌。”

  “哦,对了,”赵晟见她提起,也就顺势又坐下问道,“乌塔卡人呢?我怎么好久都没见到他了?”

  “他…在城里打工。最近忙,都没空回来。”乌雅心中慌乱,随便编了个理由。

  “这云中城开着的店铺最多也就十家八家了,哪还有这么忙的店铺。”赵晟笑道。

  乌雅以为谎言被戳破,小脸一红,幸好她也正好病着,其实并没被看出来。

  “挣钱虽然要紧,但姐姐生病了也不回来。这也太不像话了!”

  “男人都是要做大事的,他现在正在学本事。我不好意思叫他回来。”乌雅低着头说道。

  “再做大事,亲姐姐毕竟是家人,哪有不回来的道理?你跟我说,我去叫他来。”赵晟觉得她有些太自卑了,便想替她做主。

  “不…我…”

  就在乌雅支支吾吾的时候,楼下传来薛敬之的声音,“乌雅姑娘,世子来过了吗?付校尉差我四处寻他呢?”

  乌雅慌乱中没了主意,望向赵晟。赵晟也一脸红,连忙使眼色让她否认。

  “哦,薛什长啊。我病了,躺在床上呢。世子爷没来过,可能有事去别的地方了吧。他要是来,我肯定转告。”乌雅红着脸撒谎道。

  薛敬之听了这话,在楼下也不好意思上来,“好吧。那你好生歇息,有什么需要找我帮忙。我先走了,这门还开着,我替你带上吧。”说完,便关上了房门走远了。

  “我必须走了,点卯不到按照军规可是要杀头的。”赵晟比了个斩首的姿势,“你先休息着,我…还是跳窗走吧。”

  “你…要保重自己。我等你回来!”乌雅红着眼睛,几近欲哭。

  赵晟哈哈笑道,“知道了,你还怕我回不来么?”说完,拍拍自己腰上的铜铃,轻轻翻开窗户,见路上无人,便从二楼跳到了大街上。

  “世子爷,我就猜到你在这里。”刚一落地,薛敬之就笑嘻嘻地从拐角处出来,把赵晟逮了个正着。

  “你…”

  可还没赵晟说出话来,薛敬之又变了一副面孔,“老付在到处找你呢,快点走吧,可别真误了大事!”

  说完,两人就一路狂奔回军营里去。

  “都到齐了?”见两人狂奔着回来,付有紧绷的脸色稍霁,“到齐了就出发吧!”

  当下众人默然不语,纷纷检查装束军械,上马出城而去。

  ***

  缘胡山下,一队百十来人的哨骑正缓缓接近一座近万人的匈人部落。

  “敬之,你带二队从北面过去,我和世子从南面包抄。如果没有问题,一刻钟后回到这里汇合。”

  付有下达完命令,徐军当即分为两队,从两个方向分出去。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身后不过两百步的距离,一支十人左右的匈军小队正尾随着他们。见他们分兵,匈军的十夫长也分为两队,分别尾随下去。

  “世子,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在侦察了一大圈之后,付有低声问道,“匈人的警备也太大意了吧。寨子外围竟没有一个哨探,所有的警卫都在寨墙背后。”

  “我们也很久没有主动进攻匈人了,”吐掉了口中的衔枚,赵晟低声回道,“可能这两年他们也麻痹了吧。”

  “我们这边没发现异常,和敬之汇合吧。”付有无奈之下,也只得按原计划行事。

  ***

  匈人寨中,密密麻麻的全是持戈戟的匈军士兵,并不见一个平民。他们列队整齐,静默不语,显然是久经沙场的精锐之师。

  按照右贤王计划埋伏着的野利布哈正踌躇不已。绕着帐中的矮几不停地绕圈,看的弟弟野利巴哈头晕眼花。

  “大哥,这次右贤王大人说了,是倾巢而出,务必要灭了云中。你还担心什么啊。”野利巴哈问道。

  “咱们虽说投了天奴大人,但是毕竟是靠着二殿下桑多大人的关系。难说不会是借刀杀人。”野利布哈忧心忡忡地说道。

  “怕什么,咱们这次有天奴大人支援的五千部队,总兵力上万人。还怕灭不了徐军区区一个旅?”

  “话虽这样,但那个小崽子令我两次失败,千万不可小觑。有机会,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他!”说到这里,野利布哈的脸色狰狞起来。

  “大哥放心,他要是这次还遇上咱们,保管让他死的凉透!”野利巴哈哈哈一笑。

  “但愿他就在咱们正面吧。”野利布哈狰狞的脸上也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