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工头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33 2019.08.23 22:42

  “德龄兄(赵辉),我也是只有昨天才收到两万钱,前两天都是每天一万钱。”付有连忙解释道。

  曾贺生哪容他说下去,立刻打断道:“付司马不必多言,秦王殿下和您是生死之交。王爷的吩咐,老夫岂有不从的道理?”

  赵辉听了这话,更是印证了自己的猜测,紧揪着付有不放,嚷嚷着要去面见圣上评理。

  俞思圆在一旁却是冷眼旁观,见赵辉甚是激动,也只能出面当个和事佬,“赵司马何必动怒呢?付司马事前也并不知情,要不然他何必当众说出来呢?”

  “是啊是啊!”付有连忙接上话茬,“我实在不知你们都只有一万钱。”

  曾贺生乐呵呵地在一旁喝着茶看笑话,见三人扭做一团,也只得出声相劝道:“好了好了,赵司马也不必过于激动,老夫一有余款,立刻给你。”

  俞思圆心中冷笑,嘴上却说:“德龄兄,太尉大人都这么说了,您且冷静下来。朝廷也有朝廷的难处不是?既然都有了准信,咱们还是先回去等消息吧。”

  赵辉口中冷哼一声,“好!太尉大人既如此说了,末将自当凛遵。告退!”

  说完,从付有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就直接走了。

  “这厮忒也没礼貌,”付有嘟囔着道:“太尉都这么说了,也不道声谢。”

  “算啦!大将军的手下,老夫也不敢得罪啊。二位也先请回吧。”曾贺生大肚的摆摆手,表示不介意。

  退出太尉府,俞思圆悄悄拉住了付有,问道:“太尉昨日真的给了你两万钱军饷?”

  “连你也不信我?”付有真的绝望了,“宜生(俞思圆)啊,咱们在云中可是老伙计了!”

  “我知道,”俞思圆不耐烦地打断道,“别人不信,我还能不信你吗?我就是想知道这里的来龙去脉。”

  “咱们还是回宜春宫和王爷一起商量吧。”粗粗说清了来龙去脉,付有便匆匆拉着俞思圆上马往宜春宫方向去了。

  不远处,曾贺生躲在门缝里捋须微笑。

  ***

  宜春宫

  听了付、俞二人的陈述,蒋雪珂也陷入了思考。

  赵晟问道:“那到现在为止,还差多少钱?”

  付有望了俞思圆一眼,犹豫地答道:“先期都是一些军官,算上士兵的开销,也就三千人左右。至少还差两万人的军饷。”

  “曾贺生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克扣军饷,无非就是仗着上林苑工程做幌子罢了。”蒋雪珂插了一句,“要想找回军饷,除非停了上林苑工程!”

  “可陛下如此着急上火的征调民夫,就是为了上林苑工程啊。”赵晟不解的问道。

  “不,陛下可不在乎什么工程,陛下只在乎哪里有的玩。”蒋雪珂提示道,“只要把陛下的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去,那上林苑工程自然也就没有保留的必要了。”

  “那……陛下怎么才能转移注意力呢……”赵晟又托腮思考起来。

  “要面见陛下是有些困难。但是,跟踪江迢却非难事。”蒋雪珂一脸严肃地说道。

  赵晟临机一动,“蒋老,或许不用这么麻烦。我想到了一件事,难不成是……”

  蒋雪珂也眼睛一亮,众人纷纷围上去细听起来。

  “好!只要做成了这件事,江迢就没有理由再拖欠军费了!”付有和俞思圆听完,都十分兴奋。

  ***

  丞相府

  今天的丞相府前堂格外繁忙,到处都是等待结算工钱,等待领料,或者分配工程的工头们。

  其中一个三十来岁的独臂短须的男子蹲在一个角落里,不安的探着头,生怕江府管家叫过了他的号。

  “这位老兄怎么称呼?哟,你怎么少了一只胳膊啊?”另一名四十来岁的矮胖工头靠了过来,他也是来晚了,排的号码比较靠后,已经没有多余的位置给他坐了,只能蹲在地下。

  那独臂男子连忙陪着笑脸道:“小人是杜县蒋家庄上的,名叫张东圳。因家主族中无人,因此派了小人来应差。”

  “不对吧!”那矮胖男子道,“听你一口岭南口音,不是长安本地人啊。”

  “老哥说的是啊,”独臂男子感慨道,“小人东家在广州做生意的时候路遇到劫匪,幸而小人会点子功夫杀退了贼人。可惜小人家里也被劫匪报复,无人生还了。没的法子,只能上西京来找东家混口饭吃。”

  “哦,”矮胖男子肃然起敬,抱拳行礼道:“原来老弟还是忠义之士!敢问老弟的东家是?”

  “不敢当,杜县蒋家。”张东圳苦笑还礼道。

  “蒋家!可是秦王府长史蒋雪珂他老人家的蒋家?”矮胖男子听到这个名字,更是敬意十足。

  “不是蒋长史,是蒋长史的族弟。”

  “那也是和王侯沾亲带故的呀!”矮胖男子听了羡慕道,“在下翁秋,临潼县左家庄人氏,无亲无故的,怕是要被分到苦差咯。”

  “小弟第一次来应差,还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倒要请教大哥。”张东圳见这翁秋颇好说话,便赶紧搭讪,想套出一些消息,

  翁秋一被拍马屁立刻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有什么就说什么,“哪里哪里,我也是第一次。这长安虽然名为西京,但偏废了一百多年了。上次修造皇家园林那都不知道是哪辈子的事了。”

  “卯字十五号!”一个二十来岁的白面小厮从后堂出来,对着手里的名册点到,看来也是个江府的小管家。

  那卯字十五号是个六十来岁的老者,听到自己的号码,连忙站起身来应声,顺势把一块银两塞进了小厮的兜里。

  原本面若冰霜的小厮立刻犹如春风化雪,满脸堆笑的将老者迎了进去,边走还边听到他们的谈笑声。

  “看来这规矩都很明显了。”张东圳苦笑道。

  “其实只要打点好江府的几个管家,丞相就不会给你们庄子派太多的壮丁。如果打点不到位,让你的庄子上负责供应上千号人,那你可就惨咯。”翁秋似乎早就胸有成竹,拍了拍腰间鼓鼓囊囊的银钱袋,笑着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