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退敌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36 2019.07.17 09:00

  野利布哈右手一挥,号兵立刻吹起长号,发出了敦促匈军进攻的命令。

  长途奔袭让匈军各部都十分疲惫,再加上没休息就立刻进攻,即便对手只有百人,各军也都不想自己率先出头。尤其是有了赫连多杰部带头,各军只向前推进了一百步,就停滞不前了。

  野利布哈气不打一处来,当下亲自带领亲卫,带头冲锋。见千夫长兼族长也都亲自上阵,匈军各部才又重新缓缓推进起来。

  可是外围的赵晟就像苍蝇一样,派兵去追,立刻掉头就跑。不派兵追,又躲在远处施放冷箭,搅得匈军进退两难。

  野利布哈见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心中十分焦急。这是他取代赫连多杰的第一场战役,务必要取得全胜。情急之下,他一马当先,带头攻到鹿角下。

  俞思圆见匈人的千夫长竟然不顾死活,率先突击,心里也吃了一惊。连忙取过短弓,张弓搭箭,一箭过去,野利布哈的坐骑应声倒地。幸亏他的亲卫跟随的紧,几面盾牌挥舞之下,硬是把野利布哈拖回了阵中。

  部下们见族长亲冒弓箭突击,自己也只得奋勇向前。一时间,俞思圆部又开始岌岌可危起来。

  依仗着鹿角构成的临时工事,匈军步骑均无法以人数优势突入徐军阵中。唯一的办法就是用长兵器和弓箭。在几次冲击不利的情况下,野利布哈气急败坏,下令各军全部改用弓箭射击,务必要把徐军射成刺猬。

  可是没了弓箭还击,赵晟在匈军背后骚扰的更欢了。陆陆续续有几十名匈军中箭,更多的人则是战马受伤,只得弃马步行。

  西方的匈军千夫长是野利布哈的族弟野利巴哈,眼见得匈军进不能全歼敌人,退不能安然撤走,况且徐军大队援兵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到,己方已经到了灭顶之灾的边缘。他急忙纵马跑到野利布哈身边,大声嚷嚷道:“大哥,全歼已经没戏了。族中的精锐都在这里,可不能白白葬送啊。再不走,恐怕就走不了了。”

  野利布哈听到兄弟也战意全无,只能强按怒火,让号兵发出了撤退的信号。

  一见野利布哈同意撤退,本来就战意不高的赫连多杰立刻招呼手下溜之大吉。可还没等转过身去,就听到一阵尖锐的号声,紧随而来的,是更加震耳欲聋的马蹄声。

  “是徐人!”一名匈人吓得坐在了地上。

  可无论是匈人还是羌人,更多的匈军选择的是掉头就跑。匈军的军规虽严,但是在面对绝对劣势的情况下,经过长官许可,还是允许战士分头逃跑的。野利布哈刚刚发出的撤退号声本意是要三支部队协同有序的撤退。可现在看来,似乎再不走,恐怕就要和长官一起陪葬了。

  于是,匈军在转瞬间从一只成型的军队分散成了一只溃兵,从四面八方不同的方向三五成群的逃跑。纵然赵晟拼命放箭阻拦,匈军士兵们却宁可冒着被射中的危险,头也不回的跑远了。

  转瞬间,野利布哈兄弟的四周就剩下了一百来个铁杆亲卫,护着二人向北疾驰而去。赫连多杰更是早就脚底抹油,一溜烟已经见不到人影了。

  那些失去马匹的匈人战士这时就倒了大霉,纵然撒腿狂奔,也跑不出徐军的追击。有悍不畏死的,和徐军战做一团,更多的,则是跪地投降。

  可奇怪的是,马蹄声虽然越来越近,但徐军大部队却始终不见踪影。俞思圆抹了抹脸上的血迹,也很纳闷,向不远处驰来的赵晟问道:“世子爷,你去看看怎么回事!”

  赵晟刚要答应,只见地平线上突然涌起一片黑色的浪潮,仔细一看服饰和旗帜,正是徐军。

  俞思圆长出一口气,此时终于获救,却不由得悲从心起,暗暗留下了眼泪。就在刚刚这场不长的小战役里,他的部下又折损了三十多人。虽然俘虏了五十余名匈军,但和功劳比起来,他还是更希望自己的弟兄们能活下来。

  只见徐军在草原上如同一片黑色的海浪,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领头的一员大将身后高高的竖着一面镶金的黑色大旗,上书一个“赵”字。

  “是父王!父王亲自来救我们了!”赵晟惊喜的喊道。

  听说秦王也亲自来救,众将士纷纷动容。

  “上次王爷亲自出兵还是对阵右贤王的时候啊。”

  “嗨,这次还不是为了世子。我们哪有这么大面子…”

  听到一些士兵的议论,赵晟脸上一红。再看战场上的徐军尸体,心中不免也泛起一阵内疚。

  若是没有我主张固守待援,他们也许就能逃出生天了吧。想到这里,赵晟心中自责不已。

  只不过片刻之间,秦王的坐骑就驰到了赵晟的面前。秦王赵翮长着一副英俊的脸庞,所谓剑眉朗目,玉树临风,也不过如此了吧。可在儿子面前他从来都是以威严示人,不苟言笑。但是在将士部属面前却又是一幅和蔼可亲的样子,让幼时的赵晟好生嫉妒。

  如今自己成功带出了情报,还斩杀了一名十夫长,一路上也听从付有和俞思圆的命令,最后还成功保住了俞思圆的大部分部属,这次父王总该给我个笑脸了吧。顶不济也该说句“真乃吾家千里驹也”的场面话。

  想到这里,赵晟不由得挺了挺肩,等待父王的检阅。

  可是秦王并未正眼看他,只是瞥了一眼,径直来到俞思圆的面前,下马问道:“俞校尉,匈人往哪里去了?”

  俞思圆和赵翮只是有过数面之缘,远远的在大军中听他训过几次话而已,如今见秦王亲自下问,连忙回道:“回王爷,匈人听到我军来袭,都作鸟兽散,四散而逃了。三个千夫长里一个往东方向逃走,两个往西北方向逃走。”

  赵翮听罢,点头道:“前旅诸将听令。第三营往西北方向追击,第五营往东方向追击。不得冒进贪功,追击十里,不管有无战果,立刻回营。”

  诸将听令,纷纷依言领兵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