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会客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35 2019.08.15 22:58

  蒋雪珂见他面容憔悴满脸胡渣,但眼神却十分坚毅,也放下了心,伸手将赵晟召至身旁,“你且不要急,听我说……”

  ***

  长安•丞相府

  经过了初步的筛选,三名候选人已经呼之欲出了。可是因为徐皇另有“旨意”,清剿匈人部落的事被耽搁下了。长安城内外一片鸡飞狗跳,无论贫富,各家各户都在拼命嫁女儿。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三名候选的校尉虽然紧赶慢赶到了长安,却只能在逼仄的太尉府住下,耐心等候后续的旨意。

  “太师,长安富户韦氏和杜氏联殃求见!”站在书斋前通报,江富贵这两天也头疼得紧。

  将丞相府那帮老爷们给送走后,却来了一拨又一拨的长安豪绅。无一例外,全都请托求情免选青女的。

  “叫他们进来吧……”即便是江迢,也不敢得罪这些在地方上呼风唤雨的豪强士绅。

  “太师,你得说句公道话啊!”

  “太师,你得救救我们啊!”

  一进门,韦氏和杜氏家族的两位族长就又是哭鼻子又是抹眼泪的,就差没给江迢跪下了。

  “好了好了”,江迢近日来这样的戏也看多了,不耐烦道,“两位别哭了,事情又不是到了没办法的地步。”

  “还请太师赐教!”一名身高体瘦,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率先止住哭声道。

  “你们都是长安附近最大的豪绅家,要是我给你们免了,那下面那些刁民知道了就不会给你们闹事吗?”江迢白眼一翻,没好气道,“再说了,这事要是被陛下知道,连我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是,太师所言有理。可我们家大业大,各个房头和分家都有待嫁的闺女,要是没个法子,我们也难做啊。”另一面矮胖的老者为难地说道。

  “那我替你们想办法,谁来替我想办法呢?”江迢将身子往前一倾,似乎话里有话。

  “只要太师能想办法豁免我等两家。别的不说,西京畿辅三郡的征选,我们保证不漏一个地全都送给陛下!”那瘦高个脑子转的快,立刻听出了弦外之音。

  见那胖子也随声附和,江迢满意地点了点头,“好吧,这件事我是做不了主的。”

  见二人刚要发急,江迢又接着道:“这件差事是宫里的王公公负责主管的,你们只要打点好他,一切都好说话了。”

  二人恍然大悟,“太师,放心,钱我们一定不会少了王公公的。哦,还有太师的。”

  说着,那瘦高个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来,“这是前朝僖宗皇帝亲手抄写出来的孝经,虽说不是什么值钱的玩物,倒也是难得一见的。还请太师鉴赏。”

  江迢听说是前朝有名的书画皇帝的真迹,连忙接过来赏玩,可一翻开书,只见每一页里都夹着一张千两的银票。

  还没等江迢开口,那矮胖子也从怀里掏出一个茶壶,“这是江州著名的柳大师封山之作,小人家里收藏了十几年也不知道真假,还请太师代为鉴别真伪。”

  江迢接过那茶壶打开一看,只见里面也是一块纯玉雕成的印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韦、杜二人见送的礼起了作用,笑眯眯地等着江迢的后话。

  “王公公虽然好说话,但青女选拔的标准是陛下亲自定的,王公公也更改不了。”江迢摇头道,“但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见两人若有所思,江迢继续道:“比如说,有些女子脸上有斑,鼻尖有痔,面蜡发黄,这些人就不该入选嘛。”

  “还有,征选女子是每家出一个,你们家都有几口人啊?”

  这回矮胖子率先会意,“我们家人口一百三十一人。没办法,祖宗保佑,人丁兴旺嘛。”

  那瘦高个也随即明白,连声附和。

  “所以嘛,事情没有解决不了的。”江迢满意的说道,“但是,你们可记住了。你们自己救自己也就罢了,可别给我善心大发,普度众生。”

  “太师放心,小人们自有分寸!”两人千恩万谢的走了。

  门口的江富贵早已等不及了,一路小跑着喊道:“主公,太尉和曹校尉求见!”

  “唤他们进来吧”,江迢连续见客也是十分疲惫,但是手上动作不减,迅速把那手抄本和茶壶藏了起来。

  “参见太师!”曾贺生领着一名身高六尺、留有鼠须的中年男子近前参见道。

  “嗯,来了啊!坐坐坐!”江迢热情地招呼二人坐下。

  “长安的秋天还习惯吗?”

  “回太师,长安秋高气爽,比洛阳舒服多了。”曹绍乐躬身答道。

  “那就好,这次你可得给我争点气。中军要是拿下了,长安的兵力分配上我们就握有绝对优势。”江迢兴奋地说道,“北军那边我会打招呼,分给李森的绝对都是些烂枪崴马。你和赵辉都从南军里挑部下,我给你分配的绝对都是最熟悉地形的部队。”

  “有了太师的照顾,绍乐这次也是势在必得。”曹绍乐谦虚道,“只不过,听说那赵辉在陇西,对付匈人颇有心得。不知他……”

  “你不用担心”,江迢摆摆手,“其实陛下心里早就已经默定了中军的人选。”

  “太师的意思是?”曹绍乐眼睛一亮。

  “呵呵,其实你仔细想想就知道。你在洛阳干了那么多年,勤慎小心,没出过一点错。陛下难道都不知道吗?”江迢略一提示,曹绍乐随即恍然大悟。

  “陛下每次有什么差事,你都办的服服帖帖。陛下心里一直有数,这次另选中军军司马,陛下就是要找个听话可靠的人。那太子党和边关将军只不过是你的陪跑罢了。”

  听了江迢的提点,曹绍乐恍然大悟。此刻的他脸上满是堆笑,再也不似初来时那般拘谨了。

  “太师!宫中的王公公来了,有事急召太师入宫!”江富贵又风急火燎地跑进了书斋,气喘吁吁地说道。

  江迢三人对视一眼,曾贺生问道:“没有召见我吗?”

  “没听说”,江富贵摇头答道,“不过,王公公说,秦王世子也在宫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