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九章 红颜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55 2019.12.26 23:56

  想到这里,他便昏昏睡去。

  可刚一闭眼,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王爷,明日未时,陛下在建章宫召见。”门外响起了俞思言的声音。这个时候也就只有他敢来打扰。

  “都还有谁?”

  “说是单独召见!”

  “知道了!”

  皇帝也终于忍不住了!

  赵晟的声音里充满了疲倦,望着窗外的一轮明月,仿佛回到了江迢相邀的那个晚上,那个眼珠中掩饰不住恐惧的秀气脸庞.....

  怎么又想起了她,明明自己还身处权力的漩涡,说不定自己的下场还不如她呢。

  想到这里,赵晟又叫住了俞思言,“明天替我打听打听,最近有哪些从洛阳来的有名的歌姬,查好了统统告诉我。”

  赵晟顿了一顿,又接了一句,“改日我要请客。”

  ***

  次日,建章宫一处偏僻的幽室。

  自从赵晟穿过如同迷宫般的殿宇回廊来到这里,就闻到了阵阵香气。幽室的装饰也是脂粉气十足。

  粉色的薄纱帘帐下挂着各式各样的窈窕佳人,个个都称得上国色天香。但诡异的是除了徐皇外,就只有一个贴身服侍的小太监。

  “晟弟,你来啦。”徐皇挣扎着起身,招呼小太监端来一个朱漆木盘。

  “看看,这是洛阳新呈进的万象丸。”老皇帝痴痴地望着盘里龙眼般大小的朱红色丸药,咽了咽口水,道:“有了它,朕便能青春不老,雄风再起!哈哈哈哈!”

  一激动,皇帝又忍不住咳嗽连连。小太监连忙把盘子搁在一旁,替老皇帝揉背抚胸,而徐皇的眼睛却一刻都离不开这些丸药。

  “晟弟啊,你们秦王一脉对大徐可谓是忠心耿耿,世代忠良。如今朕有难处,你说该怎么办啊?”徐皇喘平了气,斜躺在床上,向赵晟问道。

  “主忧臣辱,主辱臣死。陛下但凡有命,臣弟唯有死而后已!”一听皇帝这话,赵晟哪能不懂,立马跪下表态。

  “好!”徐皇欣慰道,“朕听闻这长安西郊的德元寺后院有一座前朝留下的欢喜佛堂。阁楼里全是密宗的双修塑像。”说道这里,徐皇双眼发亮,就好像年轻了十岁一样,“朕每每想去参拜,可都被朝臣拦住。朕只是向参详其中的修炼法门而已,哪里有过分了?着实可恨。”

  赵晟听到这里,整个人都愣住了。他千想万想都没想到,老皇帝今日秘密单独召见他竟是这件事。无奈之下,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答道:“朝臣们也都是为了陛下龙体着想吧。以陛下的身体,只怕是不宜远行。”

  “所以,朕今日召见你来,就是要你带着禁军去把佛堂里的佛像都搬到宫里来啊!”徐皇连忙接道。

  赵晟彻底无语,片刻之后,只得答道:“若是大动土木,只怕激起民变。”

  “民变?你是说老百姓要造反?”徐皇不屑道,“那朕养军队是干什么用?”

  “再说,你就不会变通一下吗?”徐皇知道刚才口气太强硬,连忙又软化下来道:“你就说是皇帝潜心参悟佛法,只是借用,观察之后便即奉还。”转眼间徐皇就找出个理由。

  话说到这里,也不容赵晟反对。无奈之下,赵晟只能先应承下来,“这件事,臣会派人去仔细打探清楚。毕竟是要搬走整个佛堂,又是前朝几百年前的遗物。一旦有了准信,臣立刻回奏!”

  “好!好!”徐皇喜形于色,“朕就知道晟弟不会让朕失望的。这是朕的手谕和金箭,有了它们你便可以随意出入宫门无碍,调动军队也可以无需通过太尉府。还有,江迢和王桂山正在筹备选青女,朕就命你一同帮办。有了这个名义上的差事,你便可以有理由调动军队。至于做什么,该怎么做,你都明白了吧?”

  看着老皇帝一脸猥琐的表情,赵晟只能磕头谢恩。

  ***

  出了幽室,小太监突然拉住了赵晟,附耳道:“江太师正在昆德殿办公。陛下的意思,让殿下现在就去找太师。”

  “如此,有劳带路了。”赵晟点头,对皇帝身边的小太监也不敢失礼。

  “哟,殿下来啦!老夫公务繁忙,还请先喝杯茶。”

  见赵晟突然来到办公场所,倒是出乎江迢的意外。只是江迢现在公务缠身,也没功夫和他多说话。

  那小太监得了徐皇的旨意,便在江迢耳边悄悄耳语。江迢眉毛一挑,似乎略有惊讶。

  “”知道了,你先去吧。老夫自理会的。“

  打发走了小太监,可面前排着长长的队伍等着他决断。只见他口批笔抄,两边各有数名书办把他对于各件公务的意见写成文字,江迢接过再校阅一遍没问题,便盖上了丞相大印,交付来人去找具体的有司衙门处理。

  赵晟看在眼里,心里却是十分佩服。他平日里对江迢的敛财贪色极为不齿,虽然在蒋师傅的劝说下和江迢暗地里结了盟,但心里毕竟是看不起他。但今天看了他处理公务头头是道,从财政到军务,从刑狱到工程,几乎都是言出法随。对于各部衙门的熟悉不亚于本部的堂官。

  反而他的书办们倒是有时还记不住他说的话,反而要他重复好几遍。如此一来,足足两个时辰,前来办事的官吏们才渐渐散去。

  “好了,今日就到这里。”江迢说得嗓子都快哑了,喝了口水赶紧制止剩余的公务,“公务是办不完的,你们要是没有紧急的事,就到这里为止吗,明日再起早吧!”

  说完,也不顾各部的官吏们,江迢拉着发呆的赵晟便一路小跑出了殿外。

  “哈哈,案牍劳形,让殿下久等了。”

  赵晟也知道他做的都是国家大事,哪里敢应承,只能谦虚道:“今日方知太师是国之栋梁,国不可一日无太师啊!”

  江迢虽然累,但被他马屁拍的还是挺舒服,捻须笑道:“王爷见笑了,老夫这点烦务不提也罢。走,我们去云鹤楼!”

  “云鹤楼?”

  见赵晟一脸的不解,江迢知道他想歪了,便解释道:“选青女这件事还是得着落在雍州各地的豪绅们,老夫早就备下酒宴,还请了王公公。就是要这些人配合朝廷。”

  “既然是公事,在酒楼谈,恐怕不妥吧?”赵晟皱眉道。

  “殿下打仗内行,对于这种事就外行了,哈哈!”江迢笑着招呼赵晟上车,一边解释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