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二章 和诗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97 2019.12.28 23:21

  王桂山显然被江迢这一手给惊到了。他连忙起身扶起研姬,好生安慰道:“妍儿姑娘快快请起,咱家一定不辜负太师的这番忠心。”

  研姬听了报之以一笑,把王桂山乐得也合不拢嘴。

  这时,聪明的人也已经反应过来。早在两年前就领教过江迢的杜家和韦家也连给那何老弟使眼色。

  何老弟连忙出席道:“小人猪油蒙了心。江太师都以身作则,小人岂敢让陛下受一丁点儿的委屈?回家以后,小人便将16岁的女儿献出来充征秀女。小人名下的庄园佃户租客们也会老老实实进贡秀女。”

  江迢见他十分识相,便也点头微笑以示鼓励。韦、杜两家的家主也纷纷造势,胸脯拍的震天响。陆陆续续,又有数人起身表忠心。有些愚笨的人还没反应过来,身边的好友却已经拉着他起身表态了。

  见大厅中的士绅们都一一表态坚决配合朝廷选秀女,绝不会让一个秀女逃征,王桂山见此也十分满意。

  于是,大厅中又恢复了一团和气的氛围。解决了心头之患,士绅们又开始推杯换盏起来。

  席间,只有赵晟一人心不在焉,隔三岔五便斜眼偷窥研姬。只见她或是给王桂山斟酒,或是喂水果,又或者捶背捏腿。把王太监服侍的体贴到位,喜笑颜开。

  江迢看在眼里,心里却是暗暗发笑。他站起身来,对王太监道:“王公公,我这义女不仅是长得漂亮,还会弹得一手好琴,唱得一首好曲。今日群贤毕至,不如让她给大伙助助兴?”

  王桂山此时乐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连连点头同意。

  江迢转头对众人言道:“诸位!诸位!今日良宵,为谢诸位配合朝廷办差,小女妍儿特献歌一曲,以助雅兴!”

  话音刚落,众人一阵哗然。那‘何老弟’更是带头起哄,把宴会的气氛推向了最高潮。

  研姬抿嘴一笑,起身来到大厅中央,抚琴吟道:

  凰兮凰兮求其凤,凤不至兮凰何将

  风动帘低垂画堂,佳人为谁倚红妆

  轻敷粉英抿胭脂,素手描靥贴花黄

  金钗玉雀翠搔头,明珠坠耳眉黛长

  日登重楼盼良人,夜对铜镜思心伤

  情至深处唯叹息,敛衣抚琴弦嘈急

  弦嘈私切弹相思,思君曲罢掩声泣

  妾泪成冰露成霜,君心对月可相忘

  合手敛目理衣裳,兽耳炉中玉焚香

  不求和氏连城璧,但求一世有情郎

  虔心低声碎碎语,语罢风吹秋夜凉

  一曲歌罢,满座皆静。就连斟酒的奴仆们也沉浸在动人的歌声里。赵晟更是痴痴地望着研姬,眼中再无旁人。

  片刻后,江迢清了清嗓子,拍手称赞道:“好!”众人这才如梦方醒,一时间彩声如雷。

  韦家的家主韦清捋须笑道:“好一曲‘凰求凤’啊。哈哈,研儿姑娘曲意悠扬,歌声婉转。端得是色艺俱佳!”

  '何老弟'也站起身来贺道:“小人久居长安四十多年,竟不知何时有姑娘这般天籁。今天没什么准备,这块玉佩是小人从西域所得,也算是珍贵,今日就赠与姑娘,也算是小人向朝廷和陛下的一点孝心。”

  说罢,何老弟自干一杯,从腰中解下一块玉佩,放在了包老大端着的空盘里。研姬粗粗一看,比起赵晟当日所赠的玉佩也不遑多让,便连忙称谢。

  一时间,众豪绅纷纷解金赠玉,包老大的木盘里宝气逼人。这不仅是交好于江迢,也是间接地希望王太监在皇帝面前不要难为他们。

  包老大在席间转了一圈,转到赵晟面前时却停住了,见赵晟沉默不语,江富贵上前捅了捅,才把唤醒。

  江迢似乎也注意到了赵晟的窘态,便开口解围道:“众士绅们送的是金珠宝玉,无非是些身外之物。殿下可不是他们这群俗人。以殿下之才,何不赋诗一首,让小女配乐,就权当一助酒兴,如何?”

  “是啊,是啊!久闻殿下英武不凡,文采也一定了得,今日就让小的们开了眼界啊!”杜家的家主杜凡不甘落后,也大声起哄道。

  “好!即是太师相邀,孤王便献丑了!”

  虽然嘴里答应着,但赵晟的眼睛却一刻也没离开研姬。

  见赵晟应承下来,众人纷纷安静下来,屏息静听。

  赵晟缓缓踱步,来到研姬面前,若有所思。研姬不敢和他对视,素手一颤,一曲高山流水如清泉滑过,让人心旷神怡。

  “妍儿姑娘适才唱的是一曲‘凰求凤’,那孤就和一首‘凤求凰’吧。”

  只见赵晟侧耳凝神,随着曲音吟道:

  “凤兮凤兮离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好!殿下师法古人,把一‘归’字改为‘离’字,多少故事便从中来了啊!”才吟了一句,江迢就高声叫好,众人也纷纷喝彩。

  “乘风宵行千万里,青山雾雨锁沧桑。”

  “嗯,气魄雄伟,不愧是万军统帅。”江迢继续评道。

  赵晟边吟诗,边围着研姬绕起了圈子,

  “忽闻湘灵惊回首,敛翅驻足意彷徨。”

  “铺叙委婉,以湘妃作喻。又见细腻!”何老弟也随声附和道。

  “但闻琴瑟声感天,天收云雾地收烟

  九嶷神祇同噤声,附耳细听点拨弦。”

  “殿下把我等比作神祇,实在不敢当啊。”这下连王太监都听懂了,席间一阵欢笑,气氛更见活跃。

  “弦断相思意断肠,凤凰台上现娥皇。

  温玉作骨雪作肤,云鬓飞扬插翠珠。

  柳腰轻款湘绮裙,冰肌虚罩紫罗襦。

  点点金莲步生香,寸寸蛾眉似柳长。

  盈盈朱唇难启怯,螓首低垂似忧伤。”

  “简直活了!殿下文采不输博士啊!”这一次,王太监抢先叫好,江迢却只是笑而不语。

  赵晟绕了一圈又回到研姬的面前,道:“吾欲拍翅下云霄,交颈缘啄为鸳鸯。”

  研姬听了,手上一颤,琴弦应声而断。

  琴声一停,众人都把目光投向赵晟,只见赵晟目光炯炯,坚定地望着研姬,把她看得面红耳赤,不敢作声。

  江迢斜眼瞥了一眼王桂山,只见他面色不虞,只怕要发难。他刚想开口解围,却听得赵晟续念道:“奈何曲终佳人杳,空余相思徒绕梁。”

  一首诗罢,仰面大笑,赵晟快步回到自己的座位,又痛饮了一大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