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借兵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54 2019.07.22 23:03

  两人一路商量着,来到了崔掌柜新盘下的药铺,千草厅。

  千草厅的前身是官办的药房,由于云中城作战激烈,用药量需求颇大,联系了并州当地的豪绅崔氏后,秦王把药铺生意盘给了崔家,一来可以减轻朝廷负担,二来也可以从中抽税,加强云中城的商业贸易。

  这几日里,崔家刚刚盘下铺子,还在装修盘点,数百人的商队带来了大量的药物和其他货物,一时间让云中城热闹不已。

  可亥末子初,正是深夜时分,这时候大门被敲响,崔家的管家崔富贵也是心里揣揣不安。

  从门缝里看出去,敲门的是十几个军爷,为首的还是个少年军官,崔富贵不禁心里纳闷,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开了门。

  “哟,军爷,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我们可都是安城防衙门的要求,都关灯歇业了。”崔富贵一边笑着说,一边悄悄地把一锭银子塞进了薛敬之的怀里。

  “我找你们掌柜的有事,请你通报一声。”薛敬之不动声色的接过银两,塞进了自己的腰包。

  “哦,明白明白。军爷请稍坐。我去去就来。”崔富贵连忙招呼手下端茶让座,自己则进后堂找人去了。

  赵晟站在一旁,不动声色地打量崔家壮丁,只见个个都是身高马大,肌肉发达,眼中精光内敛,一看都是练武的行家,不禁暗暗点头。

  不一会,一名留有长须的中年男子披着衣服,急匆匆地从后堂出来,“在下崔大荣,千草厅的东家,未敢动问军爷大名?”

  “在下左旅左营什长薛敬之,镇北将军大人劣侄。”

  一开始就报出大名果然有效。

  “哦,原来是太守大人的侄子。”崔大荣满脸堆笑,“还不快换好茶来。”

  “不用了,”薛敬之摆摆手示意不用麻烦,“今日深夜前来,还是有事相求崔掌柜。”

  听说薛敬之有事,崔大荣心里吊起了十五只水桶,七上八下起来。来云中城开药铺,虽然有暴利可图,但匈人也不是吃素的。当初就是看在秦王能顶住朝廷的压力保住云中,他才勉强答应接盘药铺。

  可来了没几天,生意还没做,就遇上了匈人大举进攻,自己在沙陵盘下的仓库和留守的人手恐怕也遭了殃。

  如今,这薛敬之开门见山的打着薛志强的旗号登门拜访,恐怕又没好事。可心里腹诽一码事,嘴上却又是另一码事,“哪里哪里,小人若是能为朝廷分忧,荣幸之至。”

  “崔掌柜果然深明大义,开门见山的说了吧。此次崔掌柜带到云中城的壮丁有多少人,我要全部征用。”薛敬之大喜之下,对崔大荣实情相告。

  “……”崔掌柜万万没想到,不要钱不要药,居然要他的人,一时语塞之下,不知该如何回答,

  “不知道薛大人是以太守的名义征用还是私人名义征用?征用的话,又需要多少人,做什么,几日?还望大人明言。”崔大荣身边一名面容奇丑的年轻男子突然出声道。

  “哦,这是小儿崔实。因为小时候发了羊角风,所以抽成这副德行。上官还请多多见谅啊。”见薛敬之面带异色,崔大荣连声解释道。

  “哦,是崔少掌柜啊。自古道英雄不问出处,长相如何更是无关。我看崔少兄眉宇间自有一股英气,形容动作也都是习武之人。我若明言,崔少兄一定会支持我的。”薛敬之抱拳敬道。

  “不瞒崔掌柜,匈人昨日连夜袭击沙陵城,我叔父也派了左旅五千人前往救援。可不料匈人此次丧心病狂,竟有数万之众,妄图一举拿下沙陵。”

  “激战一日夜后,敌我两军已是两败俱伤,可沙陵城中仍有数千忠义之师被困。”说到这里,薛敬之不由紧皱眉头,右手握拳,轻敲桌面。

  “如今云中城内也不过上万名守军,实在是难以分兵救援,”薛敬之上前一步拜倒在地,“环顾四周,只有崔掌柜属下数百人可以借用。还望崔掌柜深明大义,出手相助。”

  崔大荣一副尴尬的样子,看看崔实,连忙把薛敬之扶起,“薛大人千万别这么说,咱们有事好商量。”

  可扶了好几次,薛敬之就是岿然不动。

  崔实暗叹一声,上前把薛敬之扶起。只是他手上也不见如何发力,薛敬之只能随他的身形起身,赵晟心里也暗暗赞叹他的神力。

  “薛大人何出此言。我们崔家也不是不讲情理之人,只是我们护镖的队伍里能舞动刀枪的不过两百来人,要我们去对抗上万名匈人,薛兄不觉得这是飞蛾扑火么?”

  “崔少兄不必多虑,从沙陵里出来的斥候亲自和我说的,匈军自凌晨到申时连续发动攻击,死伤已过大半。剩余兵力也不过七八千人,而且正是疲劳之际。”

  “沙陵以南的桢陵还有我军的后旅驻扎,后旅五千多人也在分散匈人的兵力。我们只需要救出沙陵守军,安然撤退即可,即便不敌,也可以往南和后旅汇合。”听了崔实的推辞,薛敬之连忙解释道。

  崔实听了,仍然摇摇头,“不是我等拒绝为朝廷效力。一来以寡敌众,二来薛大人也并无朝廷或者太守大人军令。我等不敢奉命,还是请回吧。”

  “崔掌柜,崔少兄。”赵晟再也按耐不住,站出来道,“什么国家危难之际的大义我也不说了,但是沙陵一失陷,云中城能独善其身吗?此为其一。”

  “失去数千名官兵和数千伤兵,云中防御大减,又有谁来保护千草厅和掌柜的利益呢?相信崔掌柜家财再多也不会做这等赔本的买卖吧?此为其二。”

  “崔掌柜为国效力,替薛将军分忧,胜了自有奖赏不说,即便败了,也是主动请缨为国效力,薛将军不说话,并州地方难道也会视若无睹吗?如此忠义的民军,想来并州刺史也会任命一些地方官职的吧。此为其三。”

  赵晟缓缓环顾崔家诸人,“就算崔掌柜不顾这些,难道沙陵城里你的独生儿子也不要了吗?”

  崔大荣闻言大惊,身躯一抖,瘫软在了椅子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