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三章 入瓮

徐逆 墨尔本律师 134 2019.12.20 23:56

  曹万山接过了密信,刚看了没几行,突然瞪大了双眼,对薛静之道:“随我来。”

  在曹万山的帅帐之中,只有火盆噼啪作响。虽然闽地僻处南方,但入了秋以后,天气也开始转凉了。除了曹万山和薛静之外,就只有一高一矮,一白一黑两名心腹在旁。

  “闽侯城中现在情形如何?”曹万山压低了声音问道。

  薛敬之抱拳答道:“回将军,现在闽州各大郡县均已在我薛家的掌握之下。中郎将刘大人是小人堂叔夫人的弟弟,绝对可靠。此次小人来,是专门为将军报信来的。”

  曹万山听了不动声色,只是转了转眼珠,又继续问道:“你这一路走来,可还安全吗?”

  “蒙将军动问,小人这一路上有刘将军派的护卫一路跟随。因怕冲撞了大军,正在十五里外的驿站等小人回话。一旦谈妥了,就给将军带路。”薛敬之边回答,边激动地抽搐了几下鼻子,顿时涕泪横流。

  曹万山也不管他如何做作,只是捋须不语。一旁那名黑脸亲信开口问道:“你说你是薛敬之,除了这封密信,还有何凭证?”

  虽然他压低了声音,但多年的习惯让薛静之听起来仍是嗡嗡作响。

  薛敬之也不正面回答,只是鬼魅的一笑,“朱弦已为佳人绝。”

  曹万山听了这句诗突然懵了,隔了三五秒钟才一拍脑袋反应过来。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绢帕,磕磕巴巴地念道:“此心吾与白...白...他娘的这个字怎么年?”

  另一名白面亲信不动声色的上前一步道:“此心吾与白鸥盟。”

  薛敬之听了对方的暗语分毫不差,嘿嘿一笑:“无量天尊!”

  见对方的确是薛敬之,曹万山一脸的尴尬,但也只能强装威严,吩咐道:”既然大将军吩咐过,你说吧,要我怎么做?“

  ”将军只需照旧将大军开进闽侯府,装模作样的摆摆架势,那些流民草寇自然就不战自溃了。这样将军既交了差,小人家的祖业也保住了。届时....”

  薛敬之突然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附耳道:“届时,将军只需向朝廷上奏说赖刺史奋勇杀敌,身先士卒,将军虽全力援救,但仍不幸阵亡,连尸首都找不到了。只要他一死,闽州的事还不是将军和我们薛家说了算吗?”

  曹万山听完微微颔首,但还是沉声吩咐道:“可以,我这就安排下去。但是你也转告你叔父,不要给我两面三刀玩花样。虽然大将军吩咐过要和你们合作,但戕害一州刺史,事请一旦败露那可是抄家灭族的罪名。”

  虽然曹万山话里充满了威胁的语气,但薛敬之如同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小人自然省得。

  “吩咐五部校尉和各旅帅进帐,大军取消休整,全速向闽侯进发!“

  曹万山的号令虽然声震如雷,但是薛敬之在他的威压之下丝毫不怯,倒是让曹万山暗自惊奇不已。可一想到一桩大功即将到手,曹万山又挺胸抬头踌躇满志起来。

  ***

  又是十天后

  正如薛敬之所言,曹万山的大军所到之处,无不望风披靡。那些叛乱的流寇一听官军来了,连面都不露就直接跑了。可奇怪的是,曹军每到一城,都是百姓安居乐业的一派繁荣景象,并没有什么民不聊生官逼民反的戏码。

  此刻,在闽侯城中的曹万山却黑着脸。

  闽侯的州衙此刻已经被禁军甲士们团团围住,那些曾经的向下大汉们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州衙大堂前横列着数十具尸体,为首的竟赫然是闽州刺史赖恩和闽州中郎将刘琦。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薛志刚在薛老大和薛老二的簇拥下急匆匆地赶来向曹万山谢罪。

  曹万山强压怒火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怎么我没到,州衙和郡国兵的官员将领就全都死了?擅杀封疆大臣,你们这是要造反吗?”

  面对手握重兵的曹万山,薛志刚自然不敢造次,只是捻须微笑,让曹万山坐下,缓缓道来:“曹将军不要发怒嘛,老夫自会慢慢解释。“

  “这个赖恩的官完全就是像江太师买来的。他一上任就开口问我们这些地方士绅要钱,一张口就是十万两。一路上将军你也看到了,就闽州这穷山恶水,山多田少的地方,老夫纵然有些钱,十万两又往哪里去凑?“

  说着,薛志刚连连摇头,“光是要钱还就罢了,老夫大不了慢慢给,等他离任,好歹也给凑个三五万银子。可他又说朝廷有旨意,要我们闽州渔民下海捕珍珠捞珊瑚。将军,这些渔民们平日里风浪里博生活,也不过就是温饱。如今放着鱼虾蟹不捕,反倒去取珍珠。这又能到哪里去取啊?赖刺史方上任三个月,闽州三十万百姓倒有五万人逃亡了。这样下去,别说珍珠珊瑚,就连税银都保不齐了。”

  “可我一路上来,商铺照旧营业,百姓照旧上街,田里稻谷也都在收着,并没有你所说的逃亡啊?”曹万山一脸怀疑道。

  “将军有所不知。起初我等大户也是凑钱想走朝廷里的门路,可如今敢和江太师作对的,除了大将军就没第二个人了。我等告求无门,那些小民们便失了耐心。一个月前,上万的流民冲进了州城。把我等和赖刺史绑在一起,要是老夫不替他们出面,只怕薛氏满门也要和赖刺史一道躺在这里了。”

  说着,薛志刚流下了几滴眼泪,哭得似乎颇为伤心。

  只是哽咽了几下,薛志刚又继续道:“其实闽州百姓所求很简单,无非就是请朝廷惩处赖刺史。可没成想朝廷居然派兵来弹压!这天兵一到,立刻便是玉石俱焚。那些流民不怕,老夫可是怕得紧啊。因此才和大将军搭上了线,请曹将军网开一面。”

  一边说,薛志刚一面使了个眼色,薛老二立刻唤人抬上了一株五尺多高的红色珊瑚和一盒珍珠。

  ,“哼,你以为我是叫花子吗?”曹万山一见对方竟然拿钱,立刻便是大怒,一拍木案,又站了起来,“光靠这些东西,就能消解擅杀大臣的罪名吗?”

  见曹万山动怒,薛志刚毫不生气,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将军也不想想,为何太尉府放着离闽州近的金陵江南大营的兵不调,反而要从中原抽调兵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