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比武

徐逆 墨尔本律师 315 2019.09.17 23:58

  “言哥,待会儿可轮到我进帐表演。要是我向王爷请命,就不算违了军规了吧?”大汉想到了一计,立刻嬉皮笑脸的问道。

  俞思言听了这话脸都吓白了,他太知道这位祖宗的脾气了。可还没来得及说话,大汉就一溜烟的跑远了。

  “还愣着干嘛,赶紧追啊!”俞思言跺着脚,气急败坏的对周围的士兵骂道。

  “俞校尉,可不是小人们不肯。你还不知道乌老弟的力气吗?就算是我们几个全都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一个年级略大的士兵半开玩笑半心有余悸地答道,“上次他偷吃猪肉被我们发现,我们十几个人还想把他扭送给您来着,结果呢?我们怕不是差点被他摁在锅里煮熟。”

  “俞校尉,要不您老亲自出马?我们也好看看怎么对付他。要不这样下去,迟早是一患!”

  “就是!好家伙,这厮一顿能吃一只整鸡加十个馒头,这样涨下去谁受得了!”

  “可不是嘛,揉面揉得我手都酸了,他还没吃饱!”

  ……

  听着四周七嘴八舌的议论,俞思言的脸色气成了猪肝色,“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可这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为什么?谁想白白挨打啊?

  “俞校尉,您还是快去看着点吧。这里没事,那边要是被乌祖宗惹出事来,王公公面前可不好交代!”

  一语点醒梦中人。有这着急的功夫,还不如阻止他的为好。

  想到这里,俞思言也顾不得别的事,连忙像中军大帐飞奔而去。

  ***

  “什么?他进去了?”

  听门口的卫士说彪形大汉和演武的队伍一起进帐替酒宴表演,俞思言面如土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俞校尉,事情未必就糟。您听,里面不还是丝竹声声么?可见得里面还在喝酒,没啥事。”

  虽然门口卫士的安慰颇有道理,但俞思言不敢怠慢,还是悄悄潜入了帐中。

  只见赵晟和王槐山高居首座,觥筹交错,把酒言欢。

  而两边次席则是中军旅帅级别以上的诸将和王槐山的侍从太监们。诸人都是面带酒意,笑意盈盈,一派春风气息。

  而正中的一片空地中,彪形大汉正在表演徒手碎砖,胸口碎大石等在军中让他扬名立万的“成名绝技”,看得王槐山大开眼界,频频大笑。

  赵晟在一旁也是舒了一口气。原来王槐山在酒宴上并不给他什么好脸色看,即便是酒肉和歌舞也不能让他开心。正着急之间,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混在演武的队伍里进了大帐,赵晟的心里也是咯噔一下,生怕他做出什么蠢事来。

  可是剑走偏锋,居然起了奇效。大汉这些军队里的技艺是王槐山从未见过的,直让这些久居宫中的宦官们大饱眼福。平日里他们见的无不是达官贵人,在宫里也是受礼仪约束,不敢多行一步多说一句。

  今日突然见到大汉这些惊世骇俗的表演,难免让他们大感兴趣。

  “王公公,这些都是军中将士的小玩意。可还入得公公法眼?”赵晟举起一杯酒,满脸谄媚地笑道。

  “啊?”王槐山看得入神,连忙转头过来答道:“果然有趣!王爷麾下真是奇人异士层出不穷啊!就是不知那阵中的魁梧大汉是谁?”

  见王槐山问起,赵晟笑道:“那是小王在云中时捡回来的一名匈人孩子,唤做乌塔卡。见他天生神力,又孤苦伶仃,便将他带了回来,收作义弟。”

  一听彪形大汉是匈人,王槐山一惊,将酒都洒了几滴出来。把下面目不转睛的乌塔卡看的是痛惜不已。

  “公公勿惊,他并非匈人军人,也只是草原上的普通孩子。因为战争失去了家人,小王出于可怜才将他带回来,今年也不过十六岁而已。”

  “原来如此,”王槐山抚胸长叹,放下心来,“可否让乌壮士多耍几套武艺看看?”

  “公公喜欢,小王让他们多耍几套便是。”赵晟站起身来,朗声对众人道:“诸位,今日王公公初到本军出任监军。从今往后,我们要精诚合作,共立奇功。诸君且请满饮此杯!”

  王槐山也不能不有所表示,连忙起身答道:“咱家出于宫中,对军事一道可谓一无所知。往后还要仰仗王爷为咱家多多担待,今日又逢王爷盛情款待,是咱家请王爷饮了此杯才是啊!哈哈哈!”

  有了双方首领的公开表态,下面的众人也就一团和气,开怀畅饮了。

  刚刚落座,王槐山就迫不及待的问道:“适才王爷说还能耍别的,不知可否让咱家开开眼界?”

  赵晟呵呵一笑,侧过身来答道:“公公放心,不然这样吧。公公今日刚来,一会小王就挑几名军中的将士演几套马上陆上的战斗给您瞧瞧,保证是您从未见过的好戏!”

  “好好好!”听了赵晟的保证,王槐山哪里还有别的意见。

  见俞思言进了帐中,赵晟正好招手呼他过来,附耳吩咐了下去。

  俞思言领了将令,一招手,便将乌塔卡和演武的十数名将士唤了下去,撤去了酒席。

  赵晟乘势请王槐山登上了中军大营正中央巨大的观武台。这里原本是赵晟指挥训练军队排兵布阵的地方,只见这座土台高七八丈,宽有四五十步。站在这里,整个大营都一览无余。

  ***

  “什么?让我表演?”乌塔卡听了俞思言转述的命令,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可毕竟不敢违抗,只得按照赵晟的吩咐开始披挂武装起来。

  “不过就是让你和几个对手捉对厮杀一番,又不是真的搏命。装装样子就行了。”俞思言见他一脸孔的不情愿,便出言劝解道。

  “言哥,不让我喝酒也就算了。还让我白白演给太监看,这还有没有道理了?”乌塔卡满脸的不情愿,“况且还是演,又不是真厮杀。没劲透了!”

  “祖宗,你可少说几句吧!”俞思言一听他又想惹事,连忙央求道,“好好表演,给你大哥也给我争口气!”

  远处的王槐山看见乌塔卡的脸色,嘿嘿一笑而:“王爷,看来这位乌壮士似乎不大情愿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