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吊丧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88 2019.08.14 16:23

  虽然江迢紧赶慢赶,可进入殿中还是慢了一步。只听得蒋老一句,“叩谢陛下天恩”,就完事了。江迢愣是一句有用的都没听到。

  “哦,太师和几位爱卿都来了啊。”徐皇斜倚在坐塌上,听了秦王去世的噩耗,心情也十分不好,“朕这两天也不舒服,不能亲自去宜春宫了。”

  “太师”,徐皇把手一指江迢,“你和胡卿还有曾卿就替朕和太子去探望一下晟弟吧。丧事也由你帮忙安排一下。”虽然赵晟年纪比徐皇小了三十多岁,但论起辈分来还是和徐皇同辈。

  “是”,江迢等人恭敬地应道。虽然没听到蒋雪珂这个老狐狸怎么和皇帝回报的,但能亲自去宜春宫吊丧,掌握一手情报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当下三老就跟着蒋雪珂坐上马车,一路颠簸到了长安东南的宜春宫。

  一路上江迢还在嘘寒问暖,试图从蒋雪珂嘴里套出一些话来,可那蒋雪珂何等精明,反而被他套出了一些朝廷现在的情况,弄得一旁的胡云龙掩口偷笑不已。

  终于来到宜春宫的大门口,还没进的大门,就听到了里面哀乐震天。

  江迢等人连忙整理衣冠下车,表情肃然的跟着蒋雪珂往灵堂所在而去。

  一路上只见白幡漫天,人人都身着丧服,显然是早有准备。蒋雪珂开口高声道:“秦王殿下不幸,昨夜薨于宜春宫侧室。太师、丞相江迢,太傅、司空胡云龙,太尉曾贺生,奉陛下之命前来吊丧,孝子出迎。”

  蒋雪珂头发都白了,可中气十足,一开口就把江曾二人给震住了。三人老老实实地站在蒋雪珂的背后等着赵晟出迎。

  只不过片刻,赵晟就匆匆从灵堂里出来。只见他浑身缟素,脸上犹带泪痕,神情却是十分冷淡。

  “不孝子晟,恭迎天使”,赵晟按照对皇帝的规格对江迢三人行了大礼。

  江迢是三人中的首领,见赵晟行礼,连忙上前将他搀起,“世子毋需多礼,陛下遣我们来,一是为了拜祭王爷,二来也是嘱咐世子千万不要过于伤心。人死不能复生,想来王爷也不愿意看到世子伤身过度吧。”

  “多谢君上的关心,臣骤逢大变,举止失常之处还望诸位多多包涵。”赵晟起身后还是再行一礼,以示对三位元老大臣的尊重。

  说完,赵晟侧身,把三人让进了灵堂。

  刚一跨入灵堂,江迢就感到阵阵阴风翻滚,整个人都像跨入了冰窖一样。

  赵晟连忙解释道:“匆忙之际,用了一些冰块,所以有些冷。”

  江迢故作镇静,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带着胡、曾二人按照礼制给赵翮的灵位磕了头。

  礼毕,赵晟将三人让到了后堂歇息。

  “世子啊,王爷虽然病重,但遽然去世,陛下和我们都是惊愕不已啊。未知王爷是在何时去世的?”江迢使了个眼色,让曾贺生开口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

  赵晟垂首侍立,想起了昨夜,又不禁眼眶湿润起来。

  “曾太尉,昨日你还责备我不近人情。如今世子新丧考妣,正是最悲痛的时候,你不思安慰,怎么反而问这些?”胡云龙见有机可乘,立刻给曾贺生上了眼药。

  曾贺生还想争辩,赵晟却示意无妨,“惭愧惭愧,晟昨夜侍奉父王吃过药后就在塌边睡着了。一直到今日凌晨醒来,一摸父王的手,却已是冰凉……”

  江迢等人一听,纷纷表示痛惜。

  “那王爷去世前还说过什么话吗?”胡云龙试探着问道。

  “父王要我忠君爱国,千万不可做自绝于祖宗江山的事。”赵晟回想起父亲的教诲,又不禁暗自神伤起来。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除此之外呢?王爷还说过些什么?”曾贺生又试探道。

  “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罢了。”赵晟不愿多回想,直接摇头拒绝了曾贺生的问题。

  “就没提到过新军的事吗?”江迢终于忍不住了,亲自上阵问道。

  “哦,对了。父王提到了新军的事。”赵晟一副如梦方醒的样子,“昨夜我问过父王,父王说,三支新军里,东军和四军的军司马可以由云中郡左旅左营校尉俞思圆和斥候营校尉付有担任。至于中军么,还请君上和三位商议决定。”

  听到东西两军推荐的都是秦王的部下死党,江迢三人都面如寒霜,但听到中军人选未定,又激动起来。

  “秦王内举不避亲,果然是上古贤者遗风啊!”曾贺生竖起拇指夸赞道,“可惜英年早逝,天妒英才啊!”

  江迢和胡云龙的肚子里也迅速打起小算盘来,可当着赵晟的面,却也不能多说什么。

  “世子你且节哀!老夫这就要给皇上回话去了。过几日老夫再来探望,有什么事直接来丞相府找我!”江迢打定了主意,立刻开口告辞道。

  “唉,世子年轻有为,一定要保重身体啊。老夫那次子可惜英年早逝,不然和世子倒是年纪相仿……”胡云龙想起了自己的伤心事,也不由得撒了几滴眼泪。

  赵晟不知该说什么,蒋雪珂不动声色地上前一步,出面恭恭敬敬地将三人送走。

  “蒋先生,你说我这么说,他们能自己斗起来吗?”赵晟见三人呢走远,立刻开口问道。

  “呵呵”,蒋雪珂看着三人的背影暗暗冷笑道,“世子你没见那三人一听说中军空缺,立刻神色大变,暗中都在盘算么?”

  “就让他们自己先斗起来,我们才有从中乘隙的机会啊。”蒋雪珂抚须叹道。

  ***

  回长安的路上,三人很自觉的分乘了两座马车。江迢自然和曾贺生同坐一车。

  “你觉得赵翮真的是说不出中军的人选吗?”江迢对曾贺生问道。

  “太师的意思是……赵翮要把他儿子推到中军军司马的位置?”曾贺生小心翼翼地问道。

  “伯南(曾贺生),没想到赵翮这家伙临死前还给我来这一手”,江迢冷笑着点头道,“好一招欲进先退,先让我们和胡老头斗起来。”

  见江迢一眼识破了秦王的心思,曾贺生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嘿嘿,见了陛下,就这么说……”江迢心生一计,附耳对曾贺生细细吩咐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