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守门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193 2019.07.18 10:00

  “我说没说过让你服从命令?军人首重服从,不知三军之权而同三军之任,你这是‘乱军’,懂不懂?”

  “是,儿子错了。”赵晟此时只得唯唯诺诺的认错。

  “是,俞思圆若是坚持撤退,说不定真会被匈人追上。可即便被追上,那也是他的责任。可一旦听了你的计策,损兵折将算谁的?”赵翮说到这里,语气愈发严厉。“今日只是一百人的队伍,听你的话就死伤三十多人。若是一万人的队伍呢?死伤三成的话,军队早就垮了!”

  “在军队里,你不是我的儿子。而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没有权力发号施令。诸将敬你三分,切不可因此而沾沾自喜。”

  赵晟越听,越是背出冷汗。以前虽然也跟随着父亲外出打猎,每到一处,父亲也尽情指点操练。但真刀真枪的上战场,却容不得丝毫马虎。回想这几日的过程,稍有闪失恐怕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当下回道:“父亲教训的是。”

  “你是我的儿子,将来迟早会承袭王位。我们秦王一脉素来都在军中效力,历来都是被皇上猜忌的对象。”说到这里,赵翮的语气缓和了下来,“有些事,将来我再和你说。但是,我不想你成为赵括。你明白吗?”

  赵晟心中一惊,父亲竟把自己比作纸上谈兵的赵括。虽然心中凛受了父亲的教训,但被比作纸上谈兵,他心内还是有些不服。

  “你从小就聪明过人,弓马骑射有模有样,兵法推演也是闻一知十。说实话,我对你很是期许。”赵翮站起身来,摸了摸赵晟的脑袋,慈祥的说道:“正因为如此,父王期望你成才,而不是成为一个纨绔子弟。这次让你出征,就是让你知道真正的战争是什么样的。”

  “但是说到底,这次的危险是我疏漏在先。差点害得你我父子阴阳两隔啊。”

  赵晟看见父亲神色内疚,急忙起身道:“父亲良苦用心,儿臣如何不知?如今做错了事,自然要请罚,不然父王何以治军?”

  “嗯,你能这么想,父王很欣慰。这样吧,就罚你去把守南门,在城南营里做一个小卒吧。”赵翮欣慰的说道。“你先去南门报道,我和付有还有些话说。”

  “是。”赵晟别无二话,行了个标准的军礼,便转身出门去了。

  “王爷…”见算账算到了自己的头上,付有连忙搓着手,不好意思的露出一副憨厚的笑容。

  “好了,废话不要多说了。匈人的情报呢?”赵翮白了他一眼,坐回到书桌前问道。

  见秦王问起了正事,付有也不敢怠慢,急忙从怀中掏出那名奸细交给他的羊皮卷给秦王。

  “哦?乌鹫可汗病重?”赵翮看完羊皮卷,双眉一挑,惊讶地说道。

  “是的。根据那普拉都的说法,匈人对于乌鹫不称单于而称可汗本就十分不满。这次听说乌鹫病重,左右贤王和几个匈人部落的大首领都在暗中串通谋反。”付有也把那奸细的话转述给赵翮听。

  “现在乌鹫的几个儿子分兵数万,屯驻在王廷两侧,就是防备着匈人的偷袭。按普拉都的说法,乌鹫为了能让自己儿子继续保持汗位,都在拼命拉拢各大部落。给右贤王开出的价码就是…”

  “帮他拿下云中城?”赵翮反问道。

  “王爷英明。一方面可以调走右贤王主力远离王廷,一方面也可乘机让我们双方火拼,乌鹫自己捡便宜。”

  “算盘倒是打的很精明嘛。”赵翮一声冷笑道。

  “不过王爷可以放心,右贤王也不是傻子。像我们云中城这种硬骨头,除非乌鹫自己先派兵,否则匈人是绝对不会自己来触霉头的。再说,乌鹫病重,说不定啥时候就没了。这时候,谁还有心思搞这么大动作。”

  “话虽如此,但不可掉以轻心。草原上最近活动频繁,侦察还是不能停,不过切记小心为上,不可再出现重大伤亡了。”赵翮点点头,又吩咐道。

  “是。我这就去传令。”付有行了个礼就想溜之大吉。

  “慢着,这次你替晟儿打掩护,看来你们交情不错啊。”赵翮似笑非笑地看着付有,“既然你们交情不错,那南城门就让你来接管吧。”

  “王爷,我……”付有哭丧着脸,“这事不是……”

  “好了,我也乏了。”赵翮打了个哈欠,“我先睡一会,过两天我自会来查哨。”

  说完,便往后堂去了。

  付有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前去接管南门了。

  ***

  第二日,云中城,南门。

  看着自己身上守城官兵的服饰,赵晟不禁皱起眉头。

  在付父王的坚持之下,一天休假都没有,赵晟就被分配到了呆站在城门的礼仪性质的城防营第三小队,每日的工作就是罚站。可一天下来,粗糙的布料穿着难受不说,还散发着阵阵汗酸异味。好容易在城门口站满了一日,累得是腰酸背痛。

  赵晟拖着疲惫的身躯,刚想回府休息,却被什长叫住:“世子爷,王爷亲自吩咐了,打今日起,你要睡在军营里。无事不得回太守府。”

  赵晟听了这话简直欲哭无泪,世上哪有这样的亲爹。让自己的儿子差点没命不算,还到头来让儿子和一群大头兵住在一起。

  闻闻自己身上兵装的异味,赵晟可以想像军营中是怎样一股味道。

  夕阳渐渐落下,换防之后,他硬着头皮跟在回营的队伍里,缓缓向城墙根的城防营走去。

  还没进大营,一股牲口棚里的异味加上饭菜的香味和衣服被褥的奇特气味就扑面而来。赵晟险些昏倒。

  看到娇生惯养的世子爷不习惯,五大三粗的士兵们纷纷嘿嘿傻笑。

  带头的什长扳起了面孔,训斥道:“虽说世子爷也是咱们普通的一名士兵。但毕竟是世子爷,你们哪个若是不识相,休怪我翻脸不认人!”说完,众军纷纷表示绝不会为难世子爷。

  什长十分满意,转头对赵晟道:“世子爷,营房现在虽说还宽裕。却没有单人房了,还得委屈你和咱们住一起。”

  见赵晟面有难色,什长赶紧说道:“您也别着急。我给您安排在通铺最靠里面的床位,隔着两三个人的空位,中间竖一块布,绝对没人打扰您。”

  “这样不太好吧,弟兄们有十多人呢。我一个人占用这么大空间,心有不安啊。”

  见赵晟面有难色,什长哈哈一笑道:“世子不用担心,咱们这间房足足能睡二十来人呢。空铺位有的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