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接管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6 2019.09.07 23:55

  见包文忠跪地求饶,赵晟不由得犹豫了一下。

  他很想就此饶了包文忠,把他捆了送到廷尉那里也就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了。可一看到俞思言手持刚刀,一脸警惕地盯着包文忠。这场“政变”自己也已经深深地卷入了其中,一个失手只怕不仅自己倒霉,自己的部下、老师也都要一一牵连进去。

  只能胜不能败!

  “包文忠持械拒旨,聚众谋反,最无可赦!”说完,赵晟向俞思言使了个眼色。

  俞思言当即会意,取过一架劲弩,对准包文忠的头就是一箭!

  至此,所有死忠于赵辉的军官全部身死!

  剩余的中军诸将虽然也是久经沙场,但是如此血腥残酷的自相残杀还是让他们震撼不已。尤其是赵辉的铁杆心腹张千峰,虽然表面上还保持着镇定,可裤裆下流出的不明液体已经染湿了地。

  “怎么,你们接旨吗?”赵晟冷冷的目光扫向诸人。

  看着地上的尸体,张千峰一狠心,重新朝宦官跪下,口中称颂道:“臣张千峰接旨,吾皇万岁!”

  回过神来的诸将也纷纷下跪接旨。连赵司马的铁杆张旅帅都放弃了,自己连赵司马的心腹都算不上,还在那犟什么呢……

  赵晟十分满意,令人把尸体清理干净,又令宜春军好生看管中军诸将。

  俞思言却心怀疑虑道:“虽然王公公传来了圣旨和虎符,但是擅杀朝廷军官,尤其是投降以后,终究会落下话柄啊!”

  “这个以后再说,”赵晟面色严峻,“眼下先把这些军官看好了。等思圆一到,接管了中军,我们就押着这些人去太仓面圣。”

  见俞思言答应下来,赵晟又拉住他补充了一句:“记住,看紧了那个王阉宦,别让他溜了。有人证物证,咱们才不会步赵辉的后尘!”

  俞思言应言而去。

  “禀王爷,俞司马报,西军两万步兵已在昆明池以北两里处集结完毕。”一名黑衣黑甲的宜春军士兵进帐,对赵晟附耳道。

  “好,让俞司马依计行事。”

  下达完命令,赵晟推开帐门,只见金黄色的夕阳下,长戟如林,铁甲如山,折射出凛冽的杀气。

  “看来赵辉打下的底子还不错。”赵晟巡视着没有高级军官的中军,心里却滋生出了另一种想法。

  站到了发号施令的令台上,赵晟身边是张千峰,四周则簇拥着全副武装的宜春军甲士。

  “中军的弟兄们,这位乃是秦王,奉陛下御旨前来暂时接管中军。原中军司马赵辉,涉嫌谋反,现已被擒。现在各军以屯为单位,各自回营,不得擅自走动。所有中军防务,暂时由西军接管。”

  听了张千峰的话,诸军顿时就像炸开了锅,议论不止。

  “诸位兄弟放心,陛下和太师明察秋毫,绝不会冤枉赵司马和其他任意一位军官!”赵晟朗声道,“孤也是军旅出身,深知诸君只有团结一心,方能克敌制胜。现在,请回吧!”

  说完,赵晟一挥手,下令各军回营。

  大部分的屯长老老实实地带着自己的手下按部就班的回营去了。一些被赵辉从陇西带来的嫡系部队则议论纷纷。

  就在此时,营门外传来了隆隆的脚步声,领头的大旗是白底绿边,正是俞思圆的西军。

  把守营门的宜春军立刻打开了营门,放西军进来。

  “禀王爷,末将率西军全部两万名步兵,已经包围了整座中军大营,现有五千铁甲军入营,其余候命。此后如何行事,请王爷示下。”俞思圆一个健步,在赵晟面前纳头便拜。

  “宜生(俞思圆)啊,快快请起。”赵晟待俞思圆犹如待兄长一般,在云中建立下的深厚情谊在此刻发挥出了用处。

  “就带五千军入营就行了。”赵晟见那些刚才还在犹豫的中军士卒在见到西军大军包围后,已经老老实实地回营房去了,十分满意。

  “铁甲军你分派到营地各处把守,接替原先的守卫。还有……”赵晟沉吟了一下,道,“在没有新的旨意前,你先把中军各部的武器给卸了,要重兵把守。不过不要过于逼迫他们。”

  说到这里,赵晟压低了声音,“说不定,以后的中军司马会是我呢?”

  俞思圆闻言立刻会意,脸上浮现出了一阵笑容,“殿下放心,末将心里有数。”

  赵晟嘿嘿一笑,“我现在立刻带宜春军押着这些军官和尸首去面圣。这里就有你接管。”

  “诺!”俞思圆形了个标准的军礼,就忙着接管去了。

  ***

  太仓

  付有虽说依计将三千名赵辉的骑兵一一诓入寨中实施缴械,但是时间一长,外面剩余的骑兵们可等不下去了。

  “大哥!我说,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一名面色焦黄的骑兵校尉不无疑虑地问身边另一名校尉道。

  “我也觉得心惊肉跳,”另一面与焦黄脸汉子容貌相似的校尉也皱着眉头道,看样子两人是兄弟,“老二,这事不对啊。”

  “下一批!”寨门口,左琮无聊地喊道。

  由于骑兵们都不防有诈,一进了寨门就被要求下马卸甲。可一下马,就被东军冰冷的枪口对准,稀里糊涂的就当了阶下囚。

  “我说这位校尉,”面色焦黄的“老二”上前问话道:“我说怎么进去的没有一个出来的?不是说领赏吗?”

  “甭问,”左琮装傻充愣道:“问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喝传令的。下一批!”

  “老二,这事有诈!”那名被称作“大哥”的校尉透过缝隙,依稀看见了进寨的骑兵们一个个都像被褪了毛的猪一样被押解进更深处。

  “快回来!”

  听到大哥说有诈,老二立刻奔回了自己的坐骑,翻身上马,招呼手下结成阵型。

  “快把我们司马交出来!”老大手持长戟,威风凛凛,背后是上千名还没入寨的骑兵。

  “说!是不是你们劫持了陛下!”老二也乘势逼问道。

  “快!快关闭营寨!”曹绍青一直在背后的哨楼上默默地看着,一见外面的骑兵怀疑,立刻当起了缩头乌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