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殿陛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46 2019.08.11 00:31

  果然,在发现了赫连天奴和大祭司接连暴亡之后,赫连多杰把族人的怒火导向了野利布哈送来的薛志强身上。而另一边的野利布哈兄弟也不甘示弱,拉拢了一批平日敢怒不敢言的羌人部落,公开和赫连多杰分庭抗礼起来。

  令人惊讶的是,虽然薛志强身死,但薛敬之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获得了赫连多杰的信任。不但没有被杀,反而位列上宾,颇得赫连多杰信任。

  在西匈迅速分裂以后,野利彭措也迅速声明支持同为羌人的野利布哈。在双重打击之下,赫连多杰也不得不选择和式微的野利桑多合作抵抗彭措的侵蚀。刚刚被统一的河套草原重新陷入了分裂。

  ***

  长安东南宜春宫

  初秋的黄昏已经渐有寒意,人们都穿起了秋衣。

  位于长安东南的宜春宫是御赐的秦王别苑,宫里更是寒意逼人,虽然四处都燃起了炭盆,但仍然挡不住瘆人的萧索之气。

  “咳咳”,宜春宫深处的一张大床上传来阵阵咳嗽声,引得宫女们手忙脚乱。

  吱呀一声,厚重的宫门被缓缓推开。“启禀殿下,世子爷有消息了!”,门口报信的大汉正是付有。

  “晟……晟儿回来了?”床上的声音激动地说道,“快,快扶我起来!”

  也难怪赵翮如此激动,几年来不通音讯不说,最近又传来了云中陷落,薛志强和秦王世子双双被俘的噩耗。赵翮一气之下,差点就没起来,吓得太医院的医生们都要通知官府给王爷起谥号了。

  “王爷,你且安坐。我去接世子回来,听说他就在未央宫等待皇上的召见。”付有急忙扶赵翮坐下。

  “也好,你先去。快去呀!”赵翮赶走了付有,苦笑着又躺回了床上,“我是真的走不动了。”

  “王爷,老天开眼啊。世子能平安回来,说明天不绝秦王一脉。”从帐后突然走出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笑盈盈地道。

  “雪珂,你来的正好。有些事,我正要向你嘱托一二,咳咳……”说不了几句,赵翮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见赵翮咳成这样,老者不禁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

  长安未央宫

  此时的未央宫却是人头攒动,人人都想来看看这个十六岁就扬名塞外,二十岁就刺杀右贤王还安然返回的传奇人物长什么样。

  可如今的赵晟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待在宫内偏殿净阁小室等候召见的他,还是身着匈人的服饰,满身是泥,浑然一副普通匈人牧民的样子。

  “是世子吗?确凿吗?”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室外响起。推门进来,原来是个高大的干瘦老者。

  “这是太尉曾贺生,曾老。”一旁的小太监客气地介绍道。

  “拜见太尉!”曾贺生毕竟位列三公,赵晟急忙行礼拜见。

  可曾贺生完全不顾,一把抱起赵晟就痛苦流涕道:“世子爷,可把我们急死了!要是你再不回来,老臣就是拼死也要向皇上请命派兵救你回来!”

  赵晟给他抱的有些气喘不过来,心中却是暗暗纳闷,自己好像从未见过这人,怎么好像见了亲儿子一样激动?

  “好了,成何体统?”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赵晟扭头看去,一个矮胖的白发老者站在门口,似笑非笑,似怒非怒。

  “参见太师。”曾贺生见是太师江迢,连忙放开赵晟。赵晟也只能跟着行礼。

  “先给世子爷更衣沐浴,这样去见皇上,成何体统?”江迢显然对赵晟一身匈人打扮十分不满,捂住鼻子示意太监安排沐浴。

  “且慢!”一个干瘦的老者推门而入,打量了赵晟一眼,又对江迢说:“皇上有旨,要立刻召见世子,说就要这身打扮。皇上也要问问世子一些匈人的情形。”

  “胡太傅,虽然皇上这么说了,但世子一路劳累奔波,连沐浴更衣都不让,显得吾皇有些不体恤臣下吧?更何况,世子爷穿着一身异族服饰,想来也是有点日子没穿故国衣冠了吧?”江迢捋须打量着干瘦的胡太傅,阴阳怪气地说道。

  “也罢也罢,世子爷快些就成了。擦洗擦洗也不费多少时间。”见两人语言里针锋相对,曾贺啊赶忙打起圆场来,一边又示意小太监赶紧领赵晟去擦洗。

  可这一沐浴就是半个时辰,替赵晟擦洗的小太监愣是累得手臂都抬不起来,搓下了两斤老泥让赵晟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换上了亲王服饰,赵晟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因为时间紧张没来得及刮脸,一脸胡须反而显得赵晟更加玉树临风。

  从浴室回到偏殿,三位老人等得都不耐烦了。江迢更是直接开始打盹,竟然睡着了。

  “世子爷果然一表人材啊!”曾贺生见了更完衣的赵晟,连翘大拇指夸赞道。

  “陛下应该都等得急了,还是快些走吧。”胡太傅阴沉着脸,率先起身走人。

  一旁被惊醒的江迢哈哈大笑,拉起赵晟的手,也紧随其后。

  “参见陛下!”来到正殿的御座前,一座高高垂下的帷幕挡住了皇帝和臣子们的视线。胡太傅带头,众臣山呼万岁。

  照理说臣子们行完大礼,皇帝该让他们平身,可等了半晌,皇帝一句话也没说。江迢等得不耐烦,便径直起身拉开帷幕。

  果然,老皇帝也等得不耐烦,竟然也和江迢一样睡着了。

  “陛下,陛下?”叫醒了皇帝,江迢附耳上前道,“秦王世子到了。”

  “哦,都平身吧。”徐皇赶紧让众人起身。可当帷幕拉开时,胡太傅发现自己竟然也向皇帝身边的江迢行礼了,顿时一张老脸拉了下来。

  曾贺生似乎很喜欢看二人斗气,自己却混不在意,直接开口道:“启奏陛下,秦王世子赵晟于日前在渭水以北被发现。当时正有十几名匈人追杀,幸好我巡逻的北军骑兵救下。”

  “嗯,晟弟辛苦了。”徐皇点点头。虽然年纪相差三十多岁,但论起辈分来,徐皇赵昰却是和赵晟平辈,“沙陵破敌,王帐刺王。爱卿着实功劳不小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