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 出阵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46 2019.12.09 03:17

  赵晟原本是安排王槐山明天才正式观看军中诸将的武艺,现在被乌塔卡一扰,干脆就提前到来今天。好在诸军平日里也算操练纯熟,诸将饮酒也就三五杯,并不怕提前。

  听了王槐山的话,赵晟哪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他也呵呵一笑道:“公公,乌塔卡他并非是不情愿,而是想请公公出一个彩头啊。有了赏赐。他自然会卖力的。”

  王槐山顿时恍然大悟,宫里的人哪能忘了这一节!平素那些大官进宫,不也是赏他们一些东西么。

  既然知道了其中的节窍,王槐山又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起来。他唤过随从,命乌塔卡上前答话。

  “乌壮士,听王爷道你武艺精熟,弓马俱佳。咱家倒想看一看,倘若真是如此,咱家自会向天子禀报,也封你个校尉,如何?”

  王槐山笑眯眯地说完,静静等着乌塔卡感激涕零地叩谢。一旁的诸将闻言也纷纷变色,心里都在妒忌这个没心没肺的匈人小子。

  “多谢王公公提拔……栽培!”乌塔卡似乎觉得用词不当,又改了一下,继续朗声道:“不过我不稀罕什么校尉。只是我大哥平日里不许我们饮酒,今日王公公你来才开了这些葡萄酒。倘若王公公开恩,就许将这些葡萄酒分给我们,如何?”

  诸将一听他居然拒绝了唾手可得的升官反而去要酒喝,心里又是纷纷吐血。

  王槐山听了这话也是十分诧异,一开始他还以为仗着赵晟的势他想不给自己脸,可一转口,听得乌塔卡只是要些酒喝,又哈哈大笑:“些许美酒又算得了什么?何况这些本来就是秦王殿下割爱。这样吧,既然你爱酒,咱家就赏你些宫廷玉液酒如何?”

  一听王槐山还有额外的奖励,而且是自己最爱的酒,而且是传闻中的宫廷御酒,乌塔卡的心都快蹦出来了。

  他连忙按耐住自己的情绪,尽量平稳的回道:“多谢王公公赏赐!”

  “且慢!”王槐山听他吃这一套,立刻心生一计,道:“乌壮士既然爱酒,咱家可不白给。鲍校尉?”

  听王槐山点自己名字,一名面色如漆,身似铁塔一般的黑甲壮汉从侍从队伍里挺身而出答道:“末将在!”

  “就由你来会会这位乌壮士吧!”王槐山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要是你赢了,我也自会向朝廷禀报,升你一级!”

  “诺!”那黑铁塔一听升官,两眼立刻放光,看向乌塔卡的眼神立刻就充满了期待。

  而一旁的俞思言却面色沉重,再也笑不出来了。

  

  乌塔卡和黑甲将双双领命,回到各自阵中。

  这是乌塔卡的第一次军中比武较量,对手还是一名重甲骑兵校尉,这让他兴奋不已。

  负责替他准备武器军械的俞思言却忧心忡忡,“阿卡,这比武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可要小心!”

  “言哥放心,我心里有数,这是公公手下的将军,我不打死他便是了。”

  看着乌塔卡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俞思言心都吊到嗓子眼了,“哎哟,我的小爷,你可省省吧。还不打死他,你知道他是谁么?”

  “谁啊?”

  “这是重甲骑兵校尉鲍宇。此人也是十六岁参军,在辽东,云中,陇西都和匈人交战过。大小战役十多场,死在他手下的匈人可是数以十计!”

  “嗨,那算什么。死在咱们王爷手下的匈人可是数以万计!”乌塔卡一脸得意的说道。

  “妈蛋,牛逼吹大发了!”

  俞思言后悔归后悔,可不能见死不救。乌塔卡虽然这几年勤于练武,马上马下的功夫也都不错,再加上他一副天生神力,身材又高大魁梧,在军中的演武中从未有过败绩。可对方毕竟是久经沙场的悍将,能入选宫中就说明了他绝非易予之辈。

  “阿卡,这次演武还是老规矩。棍头上包了石灰,鸣金后立刻住手。谁身上点迹多,谁就赢。”

  “都是老规矩你还那么啰嗦干嘛?”乌塔卡一边结束武装,一边不耐烦地答道。

  “除了老规矩,我和对面的鲍校尉也说过了。鸣金前谁都可以主动认输,只需自己跳出圈子,就算认输了。点到为止,切不可再行较量!”俞思言小心吩咐道。

  乌塔卡拍了拍俞思言的肩膀,“言哥你放心,就算不为了酒,我也不会让大哥丢面子的。那鲍什么的,我赢定他了!”

  说完,乌塔卡的眼中突然冒出了一股精光。整个人的气势也突然变得煞气腾腾。他长出一口气,提溜着比武用的长棍,在俞思言的目瞪口呆中,便上马出阵去了。

  ***

  只见一名黑衣黑甲的壮汉骑着一匹黄马来到来到用石灰画出的比武圈中心,和对面同样是黑衣黑甲的乌塔卡倒像是双胞胎兄弟一般。只不过乌塔卡骑的是一匹红马。

  乌塔卡手执长棍遥指对方,“来将可报上姓名!”

  鲍校尉可不防他有这一问,被他问得哭笑不得,但也只好答道:“在下北军重甲骑兵校尉鲍宇的便是,阁下是谁?”

  乌塔卡就等着他问这一句,趁他不备,双腿一夹马肚,便向鲍宇冲来,一边嘴里兀自喊着:“吾乃中军先锋大将乌塔卡是也!”

  鲍宇是从军十多年的老将了,哪里会被乌塔卡的幼稚言语影响,见他行动迅猛,也立刻动作了起来。只见他冷笑一声,勒马返身便走。

  乌塔卡见势大喜,快马加鞭冲向对方。

  鲍宇一见他中计,心想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一边调转马头,转向沿着石灰圈跑了起来。

  可乌塔卡因为势头太猛,只能急忙勒住马头,来个急停。总算在堪堪要出边界时勒住了马头。

  就在此时,鲍宇已经转过身来,挥舞着手中长棍,点向乌塔卡的腰间。

  由于急停,马速几乎为零。乌塔卡无法驱马,只得掉转长棍,迎击对方。

  鲍宇见此并不意外,冷笑着忽然改变了棍尖的指向,刚刚一接触乌塔卡的棍身,就沿棍而上,直击乌塔卡的手腕。

  乌塔卡避无可避,只能无奈丢掉了自己的长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