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撤退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270 2019.07.16 09:00

  赵晟急忙还礼道:“我不过是一名小卒,这里是俞校尉为首,自然听你的号令。”

  俞思圆听到这话,感觉这名王爷的世子似乎并不是那种纨绔子弟,也还挺识相的。当下也不客气,上马指挥徐军打扫战场。除了一个双脚骨折,不断哀嚎的匈人十夫长被堵住嘴绑上一匹马当作活口外,凡是喘着气的匈人统统杀死,不留俘虏。

  不一小会,徐军就匆匆打扫完战场,显然是对这种事十分老练。

  “世子爷,刚才幸亏你们解了围。否则俞某这百十来人还不知是生是死呢。”俞思圆有些惭愧的说道。

  “哪里。我也只是侥幸想到一计策。俞将军,我们接下来往哪走?”赵晟问道。

  “我们应该是在云中城西北三百里的落鹰原附近。若是急行军,差不多五日后就可回城了。”俞思圆略一沉吟道。

  “没想到我们竟跑了这么远。”赵晟心内暗暗叹道。

  当日,他刚被编入斥候营,就被派遣了一项重要的任务。斥候营校尉直接点名他所在的百人队前往一个距离云中城五百多里的匈人部落,和潜伏在匈人中的徐军细作接头,并带回重要的情报。孰料接头完没多久,就冒出了上千名匈人骑兵将他们团团围住,带头的队率当即下令分头突围。

  一番血战之后,他所在的队伍就只剩下了付有和赵晟自己。然而晕头转向之下,却也不知跑到了哪里。

  如今死里逃生,好容易找到了自己的部队,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可刚想松口气,只听得西北方向又有隆隆马蹄声传来。俞思圆面色一变,道:“虽然来找世子的队伍不止我们一队,但敌我不明,走为上策。”

  说完,一声呼哨,徐军骑兵把赵晟拥在当中间,旋风一般的向东南方向驰去。

  只不过一小会,一队上千人规模的匈人骑兵呼啸而至。领头的是一名头扎高脚辫,耳穿铜环的千夫长,他不动声色的查看了沟壑附近的尸体,又策马跑进那片小盆地,看了看两军交战的战场,脸色便沉了下来,连声怒喝,把手下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可是发怒也无济于事,片刻之后,千夫长就冷静下来,沿着徐军的马蹄印迹,指挥部队一路尾随而去。

  五日后

  连日的追击让匈人和徐军双方都疲惫不堪,连战马都呼哧着粗气,力气不支,更别提人了。如今离云中城越来越近,再加上人困马乏,徐军将士们找到一处小池塘便拥做一堆,赶紧吃喝补给。

  “校尉大人,已经一天没听到匈人追兵的声音了。恐怕他们也失去了耐心。”嘴里还嚼着干粮,赵晟也已经顶不住了,乘着这个机会赶紧向俞思圆提议道。

  “世子恐怕还不知道,这次匈人出动至少一个千人队埋伏,目的恐怕不止是你们要取的情报。世子你亲自随军出征的消息在你出云中城的时候就已经被泄露给匈人了。”俞思圆阴沉着脸道。

  “虽然我们现在离云中最多不过五十里。但一天不到云中,我一天心中不安。匈人紧追不舍,我们拖着他们转了五天,可也没遇到过其他任何一支咱们自己的部队。要知道,王爷可是派了十支部队来接应世子呢。”

  看着俞思远充满忧虑的目光,赵晟终于也明白了事态竟严峻如斯。环顾四周,众将士疲惫的都纷纷昏睡过去,赵晟也默默地找了块干燥的地,抓紧时间歇一会。

  俞思圆这几天精神高度紧张,休息时不断派出哨骑警戒四周,稍有风吹草动,立刻调换方向。饶是如此,还是有几次差点被匈人追上。见手下们呼噜四起,自己也抓紧时间眯一会。

  躺在地上,赵晟回想起这几天的经历,恍若隔世。如此残酷的追逃游戏在草原漫长的岁月里频频发生,可真的落在自己的头上,不仅不觉得刺激,反而心生绝望,只希望这辈子不要再有这样的体验。

  想到这里,他又想到了长安城外的秦王府邸,那里的亲人仆从都是那么友善可亲。自己一直以为天下都是这样的太平盛世,可没想到真的到了这里,简直如炼狱一般。大好的活人,说没就没了。

  那小眼睛的队率自己只知道他姓张,张队率平时虽然对自己不甚客气,有时还破口大骂。但关键时候拒敌死战,吸引了数百名匈人围攻,选择了让自己逃生,想到这里,他眼眶中不禁泛起一阵泪光。

  这些将士和自己相处不过短短数日,可不能再让他们和张队率一样送死了。赵晟暗暗下定了决定,如果再遇到危险,一定是自己断后,让大家逃生。

  胡思乱想之际,就昏昏睡去。可歇了不到半个时辰,又听得催命般的马蹄声响起,匈人的追兵又迫近了!

  俞思圆虽然眯着眼睛,但耳朵保持高度警惕,没等周围警戒的哨探回报,便招呼众军上马。

  可刚一上马,就听得除北方外,东西两个方向也都有马蹄声传来。

  “难道是我们的人来了?”付有疑道。

  “不管是谁,走为上计。”俞思圆一挥马鞭,就要夺路而走。

  “校尉大人!”赵晟双手一抱拳,对俞思圆说道:“将士们连日奔走,实在疲劳过度。就是人有余力,马也没有力气了,只怕跑不到一半就会被匈人追上。如今匈人劳师远征,穷追数百里,而我军刚刚小憩片刻,尚有余力。兵法有云,五十里而争利,必蹶上将军。匈人不顾死活,一路狂追,此刻必定是阵形散乱,所至者不过半数。况且兵分三路,人数上我军就能转劣为优。”

  “你的意思是要打?”俞思圆脸色一沉道。

  “我军人少,硬打必定不利。但那边池塘不远处有片荆棘,我们可以砍伐荆棘,用作障碍,围圈自守。同时一边派几名骑兵回城求援,一边在这里固守待援。”赵晟一脸认真的说道。

  “云中城的规矩您肯定清楚,五十里的范围最多半天就会有巡逻部队经过,况且匈人出动上千人规模的部队大动干戈,城内和四周各军驻地岂有不知之理?”

  俞思圆阴沉着脸思忖片刻,却听得马蹄声越来越近。

  “大人,不可再犹豫啊。”赵晟神色焦急。众军却也纷纷同意他的计策。

  “好吧,你和付有带三个人回城报信。我们在这里迎敌。”赵晟刚想说我来断后,却被俞思圆挥手打断,他一脸正色的说:“世子,你和情报事关重大。你若不走,出了意外,我就算回到云中也难活命。此事不容再议,听我命令。”

  赵晟还想反驳,付有却悄悄拉了拉他的袖子,示意不要再争执。无奈之下,赵晟只得答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