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太子

徐逆 墨尔本律师 882 2019.12.24 23:55

  虽然那太监说话客气,但付有还是涔涔冷汗直冒。太监也感到付有的拘束,便安慰道:“付将军,这里情形不明,还是速速进城吧。倘若再有意外……”

  付有立刻醒悟过来,连忙吩咐东军将太子车驾围成一圈,小心翼翼地向长安城开去。

  好在一路无话,并没有任何威胁,终于安全入城。

  ***

  在长安城郊有匈人军队截杀太子的消息迅速在城里传开了。徐皇对此十分愤怒,天威之下,群臣无不战战兢兢。

  在宣室的大殿里,徐皇难得的召见了在京的两千石以上的官员,劈头盖脸地痛骂了足足有一个时辰,以至于走出大殿时,江迢的脸上完美演绎了什么叫“唾面自干”,群臣对江太师的这份功夫也是心服口服。

  骂归骂,事还要做,于是在徐皇的安排下,付有的东军接管了从潼关直到长安所有的沿途防务。郭厚的北军沿着渭河以北驻扎,以防万一。而中尉左琮也在赵晟的推荐下,兼任了真正的北宫校尉,全面接管了太子的行从护卫。

  虽然军队调动轰轰烈烈,但徐皇却并未追究任何人的责任,甚至连追查此事的意愿也没有。至于事件的主人公,太子,则躲在宫中一言不发,一人不见,这更让人们引起了无穷的猜测。

  ***

  北宫

  昏暗的烛光在秋风中摇曳不定。太子的心腹太监朱十三手执灯烛,正引着赵晟进入冷清的深宫。

  一进宫门,赵晟便感到阵阵寒意。朱十三带着他穿过重重纱帐,到了宫殿的最深处。

  “太子爷,秦王殿下到了。”朱十三禀告道。

  “知道了,你先出去在门口把着,不许任何人进来。”奇怪的是,回答的却是一个苍老的声音。

  待朱十三退出宫门,从屏风后转出三个人影来,两老一少。老的正是太傅胡云龙和他的亲家,御史丞温云松。而那年纪二十来岁的便是太子赵沨。

  “扑通”一声,还没等赵晟行礼,太子便已抢先倒地跪在了赵晟的面前。

  “皇叔,皇叔救我啊!”太子说哭就哭,登时便挤出了两行热泪一把鼻涕。

  按理说,赵晟也是久经沙场之人,反应速度也不慢。可他刚想拉起太子,胡云龙和温云松又双双跪倒在地。三人如同铁锁链舟一般,拉起这个又跪倒那个,弄得赵晟狼狈不堪。

  “太子殿下,两位大人。有什么事请起来说话。太子面前,晟乃臣子;两位长者面前,又是后辈,万万受不得如此大礼啊!”被逼急了,赵晟也只能跪倒。

  一时之间,四人相对而跪,面面相觑。

  无奈之下,胡云龙只能让太子和赵晟起来说话。四人拉过坐垫,席地跪坐。

  胡云龙使了个眼色,太子立即挤出几滴眼泪,道:“皇叔明鉴。赵沨虽然名头上是个太子,可几十年来,从来都是不敢多说一句多走半步。就连出宫,也要向父皇请示。二十多年,形同傀儡。说是太子,可看我身上衣着,连普通百姓都不如。”

  赵晟望去,只见赵沨身上一袭破旧的袍服,外面虽然罩着一层纱衣,但大了一大圈,明显和他的身材不符合,说不得应该是皇帝新赐的。

  可太子既然发话了,赵晟也不能不答,连忙敛袖推辞道:“皇叔之称,臣愧不敢当,殿下称臣子理(赵晟的字)便可。”

  “皇叔你就别谦虚了,按照族谱排下来,你正好是我的叔辈。就连父皇不也称皇叔为晟弟吗?”太子吸了吸鼻涕,又道:“那江迢十多年丞相做下来,门生故吏遍布朝野。上下无不是其爪牙。”

  “父皇有命,儿臣便来长安。可城门都没进,就差点送了命。在长安能调动军队的,除了皇叔就是他江迢了。皇叔自然不会伤我,那就只有江迢这老贼。就算躲过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啊。”

  “不错,老贼把持朝政已久,又哄瞒陛下离开洛阳。幸而王爷也执掌兵权,否则在长安城,太子和老臣们就像砧板上的鱼肉。除非王爷,谁还能擎天保驾?”一旁的温云松也开口附和道。

  “温丞误会了。据付伯陵(付有)所言,那假扮南军军官的是个匈人,并不是江太师所派。”赵晟呵呵一笑,“随即正色道:更何况太子正位已有二十年,早就名正言顺。谁敢篡权夺位图谋不轨,势必不容于陛下,更不容于天下士民。若真有那般乱臣贼子,不要说臣,就是天下人都会讨灭之。届时臣也将振臂高呼,与乱臣贼子势不两立!”

  温云松听了却连连摇头,“话虽如此,但太子爷久居宫中,眼下既无人可用也无兵可派。秦王殿下手握重兵,长安军力五分其三都在殿下手里,若是殿下不肯出力,只怕逆贼随时会加害太子啊。”

  “太子和两位大人请放心,长安五大禁军早已在陛下面前立誓扶保太子匡扶社稷。谁要是敢谋害太子,无论是谁必将死无葬身之地!”见对方还是苦苦相逼,赵晟只能继续推太极。

  胡、温二人和太子闻言,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尴尬中,胡云龙又悄悄给太子使了个眼色。

  赵沨得了暗号,又扑通跪下,保住赵晟大哭起来,“皇叔要是真的弃孤而去,孤真的就死无葬身之地了。”说着,又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赵晟一边暗骂无耻,一边也只能重新跪下,任太子痛哭。

  哭了一会,见赵晟面无表情,赵沨估计也哭累了,无奈之下,温云松只能使出杀手锏。

  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份黄色绢帛,站起身来对赵晟正色道:“秦王听旨!”

  听有旨意,赵晟连忙整理袍服,跪接圣旨。

  “秦王赵晟,人品端重,乃有贤名,忠慎敏达,才堪大任。着封雍州食邑万户世袭。钦此!”温云松一念完,便示意赵晟谢恩。

  赵晟一听就觉得不对劲,接过圣旨一看便皱眉问道:“敢问这道诏书是何时所发?既无抬头也无落款,这不是圣旨的格式吧。”

  太子急忙解释道:“这是孤的手谕,皇叔千万不可外传啊。等孤接了大位,一定给在朝堂上当着文武百官,皇叔写一张真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