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承袭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65 2019.08.11 22:05

  “哎,太傅此言差矣!人家世子三年戍边,今日好不容易回来父子相聚,何等激动?你什么时候不能去,偏偏今天去凑热闹!”曾贺生见他如此不晓事,连忙提点了一下。

  胡太傅老脸通红,连忙改口说改日拜访。眼下还不能得罪秦王府,毕竟新建的三军军官都是人家指定的,胡太傅心中暗骂自己太过急躁了。

  曾贺生看在眼里,脸上却笑的更开心了,生怕胡云龙反悔,连忙拉着他去值班阁了。

  赵晟送别了二老,匆匆出宫。刚出得宫门,就看见付有牵着两匹马在角落里探头探脑。

  “老付!”故人相见,分外眼红,赵晟一个健步上前紧紧抱住付有。没有更多的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许久,两人才松开,付有激动的抹着眼角的泪水道:“世子,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我原以为要像苏武牧羊似的,没个十年八年还回不来。”赵晟也十分激动,“不过想想临别前你的话。中原毕竟是我的家,只要有机会,我爬也要爬回来!”

  “好汉子!”付有重重的拍了拍赵晟的背,“你果然没让王爷失望!”

  “哦,对了,我父王怎么样?”赵晟想到父亲,连忙关切的问道。

  可付有却支支吾吾,“王爷在宜春宫等着你呢,咱们快回去吧。”

  赵晟心知不妙,也不多话,和付有上马便向宜春宫飞奔而去。

  原来自徐朝太祖皇帝起,长安以西的上林苑就是赐给秦王一脉的私产。从长安城以西的建章宫开始一直到涝水以西的长杨宫,都属于上林苑的范围。自当今的徐皇即位后,持续了数十年的诸藩王的斗争最后以赵晟的祖父获胜而告终。

  为了终结长期的政争带来的时局动荡,赵晟的祖父主动请辞了一切职务,还政于皇帝。连带着上林苑这片私产也退还了一大半给皇室。平时赵晟父子都居住于城内的府内,只有特殊情况才去城外的宜春宫居住。知道父亲移居宜春宫,赵晟心知定有蹊跷。

  ***

  太阳渐渐下山,此时的宜春宫内都点起了灯烛。可是伴随着赵翮的阵阵咳嗽加上忽闪忽灭的烛火,仍然让服侍的宫女们不寒而栗。

  “晟儿,还没到吗?”赵翮还想勉力支撑着不躺下,可剧烈的咳血让他不得不屈服。

  “王爷勿忧,付有已经去了。陛下知道世子刚回来,召对不会太久的。”那名名叫“雪珂”的老者坐在一旁安慰道。

  “去让思言看看世子爷到哪里了,有消息速速回报。”老者刚安慰完,一扭头对身边的小太监吩咐道。

  “是!”可小太监刚刚答应还没挪步,宫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王爷!世子回来了!”付有的声音响彻宫门,震得屋内嗡嗡作响。赵翮闻言一震,从床上挣扎着起来。

  付有侧开身子让赵翮望去,只见赵晟一身亲王服饰,像极了父亲和自己年轻时的样子。但是面颌下胡须丛生,显然是一路上风餐露宿而来的。

  赵翮看着儿子心疼,想说话却又一时间说不出口,只能伸手招他进来。

  赵晟强抑心中的激动,走到父亲床前,纳头拜下道:“父亲,孩儿回来了!”

  此情此景,在场之人无不落泪。除了赵晟本人,谁都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谁也不敢说出来。

  赵翮强行按耐住咳嗽,喘匀了气道:“好!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见到父亲终于对自己露出了欣慰的神色,赵晟喜极而泣,“父王,我……我当了俘虏,我给秦王府丢脸了!”

  “不打紧的,这不是回来了吗?”赵翮抚摸着赵晟的头,一点也没怪罪的意思。

  “以前我总用祖宗的荣耀,皇室的责任来教育、鞭策、历练你,”赵翮觉得要咳出声来,又缓了一缓,“是有些过于苛责你了。”

  见赵晟泣不成声,赵翮又欣慰地笑道:“可是你已经证明了,你不愧是我的儿子。”

  “兵败又不是你的责任,刺杀了右贤王还能安然逃出。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做到?”赵翮望向远方,悠悠叹道:“就是你父王,当年也远没有你杰出啊。”

  “不,父亲,你永远都是最厉害的!咦?父王你怎么……”赵翮话一说多,就止不住地咳嗽,连咳带喘之下,吐出一丝血来。

  “不碍事的,”赵翮摆摆手,示意自己不要紧,“父王要和你说的还有很多,如果今天说不完,以后你可问蒋老,他会告诉你一切的。”

  虽然知道父亲病得不轻,但是眼下有要紧的事要告诉自己,赵晟也只能静静地听下去。

  “我们秦王一脉从高宗皇帝开始就一直遭到忌恨,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是因为我们带兵,在军中威望很高?”

  “也不全是,”赵翮闭目摇头道,“传说太祖皇帝登基前就曾经找术士许氏推测自己气运几许,可那术士算了半天,只说了六个字,‘起于徐,终于秦’。”

  “要知道,太祖皇帝起兵就是在徐州,而当时他老人家正割据长安一带。‘起于徐,终于秦’的意思岂不是太祖爷要兵败身亡么?”

  “可最终夺得天下的,还是太祖爷啊?”赵晟不解的问道。

  “不错。太祖爷不信命,最后还是夺取了天下,当上了皇帝。他当上皇帝后取的国号仍然是‘徐’,定的都城也是长安,就是不信命。”

  “可到了太宗年间,长安附近屡次被北方的匈人侵扰,这又让太宗爷想起了当年的预言。当时我们秦王的先祖的封地是在洛阳,于是太宗皇帝做主,迁都洛阳。我们秦王才正式被封在长安。”拼命稳住气息说了一堆话,让赵翮疲劳不堪,忍不住又开始咳起来。

  赵晟是又急又没办法,束手无策之下也只能替父亲擦干额头的汗水,让他稍微舒服一些。

  赵翮摆摆手,示意继续讲下去,“可我们秦王的祖先昭王他老人家早年间就跟随太祖爷出击漠北,兵法韬略无不是承袭于太祖。被封在长安,正好治得其所,不出五年就彻底驱逐了南下的匈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