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希望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63 2019.08.08 21:01

  可告诉自己要注意赫连多杰又是什么意思呢?是要利用他?还是提防他?

  赵晟不敢作声,只是默默地观察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反应。

  “这圣鼎里的香灰是长生天赐下的福祉,多杰族长多玉佩能出现在圣鼎里,说明会得到长生天更多的赐福。”大祭司对此似乎并不意外,而是开口解释道。

  匈人本就非常迷信,见大祭司开口解释,赫连多杰更是深信不疑,连忙下跪磕头,一边又问道:“那麻烦问下大祭司,长生天将赐予我什么福祉呢?”

  大祭司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力量。”

  见赫连多杰不解,大祭司继续解释道:“这只玉佩是一只虎,所谓云从龙风从虎。多杰大人是经过长生天加持赐福的草原之虎,自然是力量倍增了。”

  赫连多杰闻言大喜,连忙又恭敬地行了几个礼。大祭司见赐福仪式也举行的差不多了,就把赫连多杰和赵晟都摈退了,而把包括乌雅在内的头人姬妾们都留了下来。

  “她们?”赵晟茫然地指着乌雅,不解地问道。

  虽然赫连多杰根本不懂汉语,但也能猜出赵晟的意思。他哈哈大笑,拍拍赵晟的肩膀,道:“世子爷还是说匈语吧。那些都是头人们进献给长生天的贡品,自然是大祭司享受的了,你我可是无福消受的。”

  赵晟被他点破,脸上一红,心知自己懂得匈语已经被识破。于是也改用匈语道:“我说的不好,多杰族长还要多多包涵。”

  赫连多杰毫不在意地摆摆手,直接让沮渠次仁带他回去了。

  一路上,赵晟渐渐回过神来。白天赫连天奴让他在匈国诸部落头人面前露脸,包括涂让大祭司灰于额头,这都是把他一步步陷进匈国的陷阱。想起付有临行前的嘱托,赵晟只恨自己太年轻了。

  到了第二天日上三竿,赵晟还赖在床上不起来,可薛志强又照例来和赵晟“谈心”了。

  “世子爷,听说你昨天合作的不错啊。”薛志强一进来就笑嘻嘻的,似乎也是从赫连天奴那里听说了昨天发生的事。

  “这样就对了,凡事不要硬顶着。有事慢慢从长计较嘛。”薛志强笑嘻嘻地自己找了个座位就坐了下来,赵晟对此也是见怪不怪了。

  一旁的阿大乖巧的沏了壶茶给薛志强,引得他一双眼睛上下打量了好久。

  “这是天奴王赏的西域奇香,你也试试。好歹能去掉一些牛羊的牲口棚味道。”薛志强从怀里掏出一支细细的焚香交给阿大,让她点起来。

  不料阿大刚刚点着,才闻了几下就头重脚轻,晕倒在地。薛志强似乎早有预料,早就伸好了手臂托住阿大,又用长袖拂灭了那焚香。

  赵晟在一旁只是冷眼旁观,对薛志强突然发难是既不阻止也不激动。

  薛志强似乎对赵晟的反应有点出乎预料,但也迅速平静下来地说道:“这香是西域春药,只要点着就能迷倒人。不过缺点就是稍远一些就失效了,用来迷人最是有效。”

  “外面的四个丫鬟不会随便进来的,也听不懂汉话。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赵晟冷冷的说道。

  “是,世子。”薛志雄十分恭敬地朝赵晟鞠躬,“之前一直有耳目在旁,所以有话也不能说。”

  “我如今被封了右谷蠡王,不日就要被派往和彭措作战的前线去了。”薛志强说到这里有些沮丧,“赫连天奴对野利彭措节节败退,如今的西匈已经没人愿意去对彭措,就只能拿我去顶包。这次作战也是凶多吉少,我怕是多半回不来了。”

  赵晟默不作声,静静地听他说下去,“敬之那里交待的也差不多了。最多三天,就会出发去中原。到时候,我们会安排一辆粮草车让你藏在里面。经过城镇的时候你伺机溜走就是。”

  “就这么简单?”赵晟冷冷的回道。

  可他冷淡的态度让薛志强颇为意外,“难道你不想回中原?”

  “我想,但是得走一条安全的路。你说的路太不靠谱了。且不论一路上匈人是不是会发现我,就是草原上风餐雨宿,冻也把我冻死了。”赵晟摇着头拒绝了薛志强的提议。

  “世子为何就是不愿意信我叔侄?难道就是因为我们降了天奴?”薛志强见赵晟总是不信自己,终于面有愠色,语气也开始不善起来。

  “咱们不谈那夜我主动把自己的性命换了几百个兄弟的命,就是那天第一次见赫连天奴,要不是我打圆场,世子你继续顶撞下去哪还有今天?”薛志强气息急促,似乎怨气很深,“我降匈国的条件之一就是不打故国。如今赫连天奴也准了,我就要去找彭措送死了。我一个将死之人的话,你也不信吗?”

  说到动情之处,薛志强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赵晟终于动容,口气也软了下来,“好吧。只不过你们的计划还需要再周密一些。我可不想在冻死在马车上啊。”

  “多谢世子理解!”有了赵晟的准话,薛志强终于神色一缓,朝他抱拳行礼道,“这几天你千万不要得罪赫连天奴,他说什么你都应承下来。否则的话,一旦他加强守卫,我们都没法把你弄出帐篷来。”

  “我知道该怎么做,”赵晟也点头示意自己不会激怒赫连天奴,“倒是你,要真的小心。替天奴卖命,结果我被放跑,只怕你真的会被天奴杀了的。

  “呵呵,老夫我已经是死了的人。能多活一天便是便宜,早就把生死看淡了。只怕这时我投降的消息已经传到中原了吧。”薛志强苦笑着摇头叹道。

  然而他的话却猛地刺痛了赵晟的一根神经。如果他也投降的话,即便薛敬之能带他出赫连天奴的王帐回到中原,他这一辈子恐怕也要背负着叛徒懦夫的臭名了。自己祖上几代人的英名也都毁于一旦了。

  想到这里,赵晟浑身冒冷汗。薛志强还以为他冷热不注意,连忙安慰道:“世子你注意保暖。我先走了。这丫鬟最多半个时辰就会自己醒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说完,就离开帐篷出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