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约会

徐逆 墨尔本律师 1507 2019.08.08 00:01

  赫连多杰吓了一跳,“大王您当真要攻徐?可就我们这点兵力……”

  赫连天奴嗤笑一声,“所以我要薛志强说服赵晟,只有打着他的旗号,我们才有可能打进中原。再说了,中原花花世界,你就不想见识见识吗?”说着,用力捏了捏身边美人的小脸。

  听到赫连天奴竟然真的想进攻中原,赫连多杰以为他疯了,连忙劝道:“大王,侄儿说句不中听的话。眼下咱们虽然处于劣势,但兵力总和不下十多万。进攻虽然没什么胜算,但自保绰绰有余!彭措总不见得把所有的兵力都用于进攻咱们吧?左贤王可是觊觎王廷很久了。”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彭措来攻,谁能阻挡?你的部落去吗?”赫连天奴甩个白眼,“彭措屡战屡胜,最近几次已经没有哪个部落愿意出战了。长此以往,就算战事没输,人心也输了!”

  赫连多杰彻底无语,“那也该好好合计一下怎么攻徐。南下洛阳,并州是必经之地,虽然并州不如幽辽二州兵力雄厚,但边军也颇为骁勇。”

  “这话才说到点子了!”赫连天奴赞许道,“并州守军大多是大将军赵泉的部下。要想他们让道,唯一的法子就是抬出秦王来,用皇室宗亲的身份改朝换代。这样才能说动徐军投降。”

  “大王高见!可这赵晟年纪实在太轻,又没什么威望。要他来取代登基三十多年的皇帝,恐怕不大容易吧?”

  “你还不知道吧,秦王已经是奄奄一息了。我们完全可以说是秦王被徐皇害死的。这赵晟年纪不大,可他父亲声望却是很高。镇守边关多年,再加上用计除掉乌鹫那个老家伙。民间对他的评价可是远高于徐皇。用他的儿子来打旗号,最是有用!”赫连天奴一捋长须,得意的笑道。

  “大王果然深谋远虑!侄儿佩服!”话到这里,赫连多杰也不好再说,只能苦笑着应承道。

  “我喊你来就是和你通个气,这几天要抓紧时间把赵晟给拉拢过来。再拖下去,只怕彭措再来进犯,又是一场恶战!”

  说完,赫连天奴叔侄就交头接耳,开始密议起来,全然不顾一旁还有美姬娇妾。

  ***

  入夜后,赵晟辗转反侧,又失眠了。

  听着榻上的主人失眠,睡在地下的阿大还以为是天热的关系,很自觉的拿起了摇扇,轻轻地扇起风来。

  丝丝凉意让赵晟烦躁的心安定了不少,可门口的守卫没想出办法除掉,帐内有多出了五个侍女!

  要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去面见那个给自己留纸条的神秘人,除非他会变戏法!想到这里,赵晟索性破罐子破摔,干脆不去赴约了,就看那个神秘人下一步会怎么做!

  到了亥时二刻,离子时就差半个时辰了。赵晟斜眼瞥去,只见地下的阿大和门口睡着的阿二到阿五都响起了均匀的呼噜声。忙碌了一天,也的确都累了。

  赵晟想试着赤脚下地,借着厚厚的地毯悄悄的溜出去。可脚刚一沾地,机警的阿大就开口问道:“主人是要如厕吗?”

  赵晟无奈,只能装模作样地对阿大端来的马桶上了一回厕所。

  眼看着子时将近,身边的人却一个不见少,重重围困下如何能冲的出去?赵晟绝望之下,也就渐渐睡着了。

  打更的梆子刚响了一下,厚厚的帐帘就被掀开,引来一阵寒风。

  赵晟一个哆嗦坐起身来,只见门口一个高大的身影用匈语说道:“天奴王大人吩咐,子时请世子爷前往祭棚完成祭典。”正是沮渠次仁。

  什么祭典要在大半夜突袭自己一个熟睡之人?赵晟好容易睡着又被吵醒,十分恼火。

  可在沮渠次仁的注视下,又不得不唤醒几个侍女替他更衣。

  “不用麻烦了,很快便回来的。”沮渠次仁不耐烦的催促道。

  赵晟匆忙下只能披了一件鹅毛大氅就出门了。

  走在路上,赵晟突然发现其中的问题。那留下纸条的神秘人早就知道赫连天奴会在今夜子时让他去祭棚吗?

  如果是的话,那留下纸条的人岂不就是赫连天奴本人?如果是他本人,那他费了老大劲干嘛不直说呢?如果不是,那留下纸条的神秘人一定是会在今夜出现于祭棚里!到时候只要看是乌雅还是薛敬之就行了。

  可如果都不是呢?如果乌雅和薛敬之只是替别人传话夹带,那真正要见他的人会是谁呢?

  就在赵晟胡思乱想之际,一行人来到了祭棚前。沮渠次仁照例只在门口把守,让赵晟一人进帐。

  进的帐中去,一派烟雾缭绕的景象把赵晟下了一跳。

  只见白天的那几个萨满换了一副装束,都跪在供桌前虔诚地念经,而两旁则跪满了各部落头人们的姬妾们。除了赫连多杰外,其他头人一个都没出现。

  “世子,夜半阴气最盛,所以都是女子来代替头人们祈祷。世子爷还没娶妻,所以只能委屈你亲自来了。”

  赫连多杰不好意思的说完,便指令身旁的一名姬人翻译给赵晟听。可赵晟和赫连多杰的目光都集中在这姬人的身上不放。

  原来,那姬人正是乌雅。

  乌雅翻译完就老实退到一旁。此时恰好老萨满也念完了经,指了指赵晟,说了一堆匈语。

  乌雅翻译道:“大祭司让我们自己取灰覆面,世子爷最后一个取。”

  赫连多杰没有任何意见,“那就各自取吧。”

  说完,各部落头人心爱的女人们就按照各自站的位置,一个个按部就班地从铜鼎中取出一捧香灰擦在脸上。

  轮到了赵晟,铜鼎中的香灰所剩已经不多。赵晟试了几次,才聚拢起一捧香灰,可刚想拿手抓取,只觉得香灰中竟有一块玉佩。

  当下,赵晟不动声色,将玉佩取出,拿给赫连多杰看。

  “这不是我的玉佩吗?怎么到圣鼎里去了?”赫连多杰也模不着头脑。

  可此时的赵晟,却渐渐地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这块玉佩的大小恰好能藏在铜鼎中,可又不足以藏在手里带出去,为的就是给赫连多杰看到。所以,这块玉佩传达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只有四个字—赫连多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