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奇兵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57 2019.09.03 23:58

  走近米山,徐皇颤颤巍巍地抓起一把粟米,叹息道:“点点滴滴都是民脂民膏啊。”

  江迢见势立刻道:“陛下爱民之心真是感动上苍啊!第一仓里的粟米足有三千多斤,要是全部散给外面的灾民,足够让他们吃上十天半个月的。到时候,外地调来的赈粮也就到了。”

  “可如此一来,京中官员和宫中的粮食用度岂不是就……”胡云龙不失时机地提醒道。

  曾贺生知道他要坏事,早有准备,上前一步奏道:“秦王久镇关中,经营已有数世。前日里秦王就应允捐赠粟米万斤,猪肉两千扇,白菜三千斤!足够宫中和百官度日。”

  “哦?”徐皇拿过一杆长长的竹竿,边搅动边道:“晟弟能有这个态度,很好!”

  “秦王说了,这都是庄上的庄户们忠君爱国之心!都是自发捐赠出来的!”曾贺生谄笑道。

  徐皇听了这话十分欣慰,放下竹竿道:“好啊!这是个表率!看看秦王庄上有什么人愿意出来做官从军的,封个郎卫都不成问题啊。这件事就交给你办吧!”

  曾贺生领旨谢恩,得意地看了胡云龙一眼。可是这一打岔,散粮的话头就被岔了过去。

  来到第九仓,这里囤积的都是满满的瓜果蔬菜。

  和第一仓不同的是,这里的食物都是被严格划分到了一个个的小地窖里。

  徐皇挨个走过,左琮也细致地一一介绍下来。

  “嗯,不错。去看看第十三仓吧。”

  终于,皇帝开口要求去那个神秘的十三仓了。

  除了江迢,几乎所有的人都打起了精神想要知道这“宝贝”究竟是什么?

  可徐皇哪里容他们说话,下令道:“胡卿,你和其他人先去第十七仓看看。朕稍后就来。”

  见皇帝如此保密,胡云龙和其他人也只得息了好奇之心,乖乖去第十七仓了。

  “陛下,犬子早已等候多时了。”江迢悄声附耳道。

  徐皇点点头,坐上了轮椅车,由小宦官们推着走了。

  左琮带着几名大臣兜兜转转,像模像样地检查了一番。胡云龙和曾贺生都十分满意。

  “现在查完了,接下来该怎么办?还请太傅示下!”左琮躬身问道。

  徐皇临走前并没有别的旨意,对于他的秘密,胡云龙也不好打听。正为难之际,只见江迢挺着大肚子走了进来,大笑道:“这里粮食都不短缺吧?既然这样,陛下有旨,传令分发太仓中库存一半的粮食给外面的灾民。发完为止!”

  众人一听有旨意,连忙跪接。但听到说发粮,一个个都喜形于色,这毕竟是拯救苍生的好事。

  当下众人纷纷行动,江迢口说手指,左琮安排兵丁调动,一袋袋粮食和肉菜被分成了一份份包裹,散发给外面的灾民。

  虽然这次徐皇出巡所带兵丁很足,但是一听说发粮食,灾民们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一拥而上。虽然左琮指挥军士拼了命的弹压,但也只能保证粮食不被哄抢。

  胡云龙和曾贺生等高官站在高高的哨楼上看着下面乱哄哄的队伍,好像颇有一番指点江山的感觉。

  “伯南(曾贺生)啊,你看这么长的队伍,说明今年长安灾荒颇重啊。”胡云龙指着长长的队伍感叹道。

  曾贺生白了他一眼,“那又如何?我大徐在陛下治下是年年风调雨顺,些许灾荒根本动不了国之根本。等外地的粮食一到,灾荒立解!”

  “咦?你看,又来了一拨新的灾民!”胡云龙指向远方地平线。

  只见一条黑线由远及近,扬起了阵阵尘土,正以飞快的速度靠近太仓。

  曾贺生一看脸色都变了,“什么灾民啊!这是骑兵!”

  曹绍青一听也慌了,连声道:“我们南军并没有骑兵啊?”

  见众人都望向自己,曾贺生也连连摇手抵赖道:“别看我啊,我可没有安排调动军队!除了护卫的南军,就只有调了五千东军的铁甲军。”

  一见这支骑兵来路不明,众人都慌了神。

  “你是中尉,这里军衔属你最高,你来指挥!”曾贺生惊慌之下命曹绍青负责。

  可曹绍青除了吃喝嫖赌,哪里懂得带兵打仗!慌乱之下连声对着哨楼下的左琮喊道:“左校尉。快关闭寨门,全军戒备!”说完,也就缩在哨楼上不动了。

  左琮在下面正指挥着士兵阻拦哄抢的灾民,听见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十分不解。可还是按照他的命令,下令结束放粮,关闭寨门。

  上万名灾民拥挤之下,一时之间哪里甩得开,任凭是谁,也要先抢到手再说。

  听说有不明骑兵正向太仓而来,付有的心情也是紧张到了极点。除了南军的守护卫士,他下令铁甲军出动,用大盾结成阵型,接连五排大盾组成了一道人墙,直接把灾民们给推了出去,这才让左琮把寨门关上。

  见骑兵越来越近,左琮下令太仓原有的守军拔出弓弩。只要对方一靠近,立刻就给他们下一场箭雨。

  “太师,你总算来了!”胡云龙急的话都说不利索了。此刻见到了从皇帝身边过来的江迢就像见到了亲爹一样。

  江迢并不理睬他,只是手搭莲蓬望向远方。突然,他眉头一皱,说道:“这是咱么大徐自己的军队啊!”

  徐朝太祖皇帝起兵于徐州,东方属木。因此以木德天下,徐军的旗帜都是镶以绿边。

  “不错!”曾贺生也仔细望去,“三条绶带,黄底绿边的旗帜!这是中军啊!”

  赵辉的军队!

  胡云龙心里一咯噔,没有圣旨,怎么赵辉带着数千骑兵擅自出动呢?难道是……

  “兵变!”几名朝廷大臣的心里都冒出了这个念头。

  “伯南,你让付有坚守不出。万万不可让这支骑兵进寨,谁敢靠近就立刻放箭!”江迢绕过了曹绍青,直接让曾贺生朝付有下令。

  他又对胡云龙道:“太傅,你和我一同去见陛下吧。在没有旨意之前,谁都不许乱动!”

  ***

  见面前隆隆的马蹄扬起的飞尘,付有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在云中城的快意岁月。

  “众军听令,敌人若胆敢靠近,立刻放箭!格杀勿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