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交心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32 2020.01.07 23:11

  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要想搞清楚这里的秘密,现在恐怕是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了。想到这里,赵晟摩拳擦掌,深吸了一口气,带着五名亲兵走向小楼。

  “站住!什么人!”楼外的侍卫们立刻拔刀相见,十分警惕。

  赵晟亮出皇帝赐给的关防令箭,朝侍卫们晃了晃,道:“奉曹中尉之命,特来视察别苑宿卫。”

  见了令箭,侍卫们将信将疑。领头的中年侍卫稳重一些,拦住了赵晟,说是这里除了张副校尉发话,谁都不许进入。

  见其他侍卫仍然十分警惕的举刀对准自己,赵晟也无机可乘,只能按耐住性子,等张裴出来。

  不一会,只见一个全副披挂的中年军官一脸警惕的走出楼来,顺手还关上了楼门。上下打量了一番赵晟,道:“在下张裴,未知足下?”

  “在下新任长乐校尉曹绍宏,这是中尉大人亲自发给我等令箭。”说完,赵晟又掏出令箭给那中年军官验证。

  “曹大人难道没有手令吗?只凭一块令箭,在下无法相信。此间干系太大,你知道这里面是谁吗?”听了赵晟的话,张裴反而更加怀疑的问道。

  “实不相瞒,中尉大人和你们包大人都喝高了,今晚来不了,所以特别派我来看看这里。还望张副校尉配合,好让老弟交差。”赵晟双手一拱,说完就两手叉腰,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张裴听到这里大概猜出了赵晟的来意。这个年轻人明显就是曹绍乐的哪个族弟,在太师面前走了门路买了官,如今没事找茬,是要拿包文忠和自己当垫脚石往上踩了。

  再说那令箭绝不会假,说是什么喝高了,还不是故意躲着不来!想到这里,张裴冷哼一声,但口气还是颇为缓和,“非是末将抗令,只是事关机密,这座楼任何人都不得入内。至于别苑内的其他防卫,末将倒是可以带上差各处察看。”

  见张裴毫不松口,赵晟心内着急,生怕夜长梦多。但还是沉住气,对张裴说:“在下一路披风戴雪,张副校尉连杯水酒都没有吗?”

  张裴听了这话,立刻开了窍。对方开口要“水酒”,这就是不想故意为难自己的意思,但自己也绝对得把这位小爷伺候舒坦了。

  张裴脸上立刻化开冰霜,满脸堆笑的将赵晟一行请了进去。

  刚刚进屋,一片片鹅毛般的大雪就缓缓落下,这个冬天长安的第一场雪来了!

  “末将公务在身,请恕不能饮酒。上差请自便。”张裴吩咐手下端上酒水点心,自己则斟了杯茶在一旁作陪。

  “这是别苑特产的元宝糕,是糯米做的,弹牙还不黏口。上差尝尝?”

  张裴一甩脸色,手下立刻端上一盆“元宝糕”。赵晟看过去,其实盘子里是三锭金灿灿的真元宝。

  赵晟装模做样地拿起一锭元宝,左右打量着,“本官可以理解张副校尉尽忠职守,可你不让我进楼,我如何知道你要保护的那位大人的安全?我又怎么向我堂兄交差?”

  张裴紧盯着赵晟道,“实不相瞒,这趟差是太师亲自吩咐交代下来的。下官这么做已经是看在曹大人的面子上。有些事,上差还是不知道的为好。”

  赵晟要的就是他说这个。

  张裴说完,赵晟立刻拍案而起,两人的手下纷纷拔刀对峙,“好好好!张副校尉既然如此坚持,本官也就不强迫了。适才詹国俊伍长已经带着我在别苑逛了一圈,就不劳张副校尉大驾了!”

  “只是,”赵晟脸上略一犹豫,“你看外面下起了大雪,弟兄们还要连夜赶路回去,张副校尉能否再灌点酒让我们带走?”

  见赵晟一副色厉内荏的样子,张裴看了心中也只是不停冷笑,但戒备心却放下了大半。见对方只是要些酒,张裴示意没有问题。

  等几名侍卫出去灌酒以后,赵晟乘机开始拉起近乎来:“张副校尉看年纪也有四十了吧?手底下兄弟们看起来对你也是颇为敬服,怎么混到现在还只是个副校尉?”

  “唉,事不如意常八九,能与人言无二三。不提也罢。”说到这话题,张裴神色黯然,和刚才判若两人。

  “其实我堂哥看老包不爽也很久了,无非就是攀上个阉人嘛。这样,我去跟堂哥说,给你调个职位,起码也是个正校尉,如何?”

  “这次的正门侯推举本来是我的,可没想到那个老包居然当了正门侯。咱们南军里很多弟兄都不服他。”张裴紧握拳头,恨恨地说道。

  两人说话间,张裴的手下已经拿来了好几袋烈酒。赵晟一把拔去塞子,“咕咚”就是一口。

  喝完一抹嘴巴,把酒袋递给张裴,道:“我曹绍宏平日最服有本事的汉子,老哥要是看得起我,就不拘多少地喝一口。就拿我当个朋友了!”

  张裴皱着眉头还在犹豫,赵晟已经一把把酒袋塞进了他的手里,“酒是你的手下拿来的,难不成还怕我下毒?老哥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

  张裴闻言叹了口气,只能仰起脖子举袋喝了一口。

  就在这一瞬间,赵晟眼中凶光一闪,左手从袖中拔出一柄匕首,直插张裴的胸膛。另一面右手握爪,一把掐住张裴的脖子,把他摁倒在地。张裴还没出声,胸口便已是血流成泊,显然是被插中了心脏。一双眼珠茫然而又带有愤怒地望着赵晟的脸庞,张裴缓缓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赵晟的亲兵们也纷纷动手,虽然有先有后,但还是安静地放倒了厢房内的五名南军侍卫。

  赵晟见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房间里,连忙招呼手下布置起来。

  “吱呀”一声,推开房门。此时的风雪愈加大了起来,赵晟带着手下,迎着风雪缓缓走向望月楼

  “张副校尉喝醉了,你们过去扶他起来,我还有话要问。”赵晟沉着脸对门口的中年侍卫喝道。

  那几名侍卫不敢怠慢,虽然心里疑惑怎么这么一会就醉了,但还是急忙招呼同伴一同前往厢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