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谈判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75 2019.08.03 08:12

  “世子,我求你一件事。”薛志强咳出一口血,却还继续坚持说,“我膝下无子,只有敬之这个侄儿还算成器,还希望世子能多多照顾。”说着,把头转向了赵晟,眼中却是无限的哀求。

  说到这里,薛敬之已是忍不住自己的眼泪,跪倒在地,埋头痛哭起来。

  赵晟也看的心里难过,虽然薛志强当年接任云中太守的时候对他父亲并没有什么好脸色,刚一抵达还下达了逐客令。但三年时间里,他也并没做什么恶事。在任上,他尽职尽力,对部下,他也仁至义尽。

  今日,薛志强这个朝廷的弃子更是要杀身成仁,用自己的首级来换取这数百人的性命。这般大义,换做是赵晟也不敢说自己能做到。

  “将军这是什么话。敬之是我兄弟,赵晟绝不会抛下他不管。只要有我在,我定当竭尽所能保护他!”当下,赵晟指天为誓,答应了下来。

  “多谢了。敬之他坚忍敏达,只是世事无常,他常常容易被他人所左右。我怕他被别人利用,做一些蠢事……”说道激动之处,薛志强又咳出一口血。

  “时间不多了!”见匈人们已经重新列阵完毕,薛志强来到徐军阵前,让付有翻成匈语,高声喊道:“徐朝镇北将军、云中太守薛志强请弥药部首领野利布哈答话!”

  见对面的徐人里竟有云中郡的最高军政长官在,野利布哈心中一凛,抬手制止了匈军的进攻,“有什么事让他直接说,我只给他一柱香的时间,说不完我也发动进攻了。”野利布哈转头对精通汉语的翻译说道。

  那翻译随即照样对徐军喊了一遍。薛志强让付有回道:“薛某今日兵败,本无话可说。但是这数百名将士是无辜的,薛某愿甘心被首领俘获,换取这数百人的性命。不知道首领意下如何?”

  “哼,一个人就想换数百人,他算盘打得很精嘛。”野利布哈不屑一顾地哼了一声,“告诉对面,今天我是想杀多少杀多少,他们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判!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发动进攻了。”

  翻译依样画葫芦说了一遍,徐军众人听了皱起眉头。付有也劝阻道:“将军!他们这群草原蛮子根本不讲什么道理,咱们还是另想办法吧。”

  薛志强却摇了摇头,让付有继续翻译道:“隔壁的赫连多杰有内应照应,兵不血刃就攻下了云中城,消灭了我前、左、右,三个旅!而首领你激战半夜,才消灭了一个半旅,在右贤王大人面前,你怎么交代呢?”

  野利布哈听了这话,心中又是一凛。对面徐人所说不差,在右贤王的心里,他们这些羌人部落本来就是外人,不过是看在二殿下野利桑多的面子才维持着表面客气。可桑多殿下这几年军事上连年败退,其势力已经大不如前,甚至隐隐地有被右贤王制约之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野利布哈兄弟的部落处境更是不妙。今日若是拿不出比赫连多杰更好看的战绩,只怕是要被他彻底压过去,今后只有听候差遣的命了。

  见对面久久没有回音,薛志强乘热打铁,让付有继续喊话道:“赫连多杰所获的,是前、左、右,三个旅帅,而首领你所获的,是中、后,两个旅帅外加一个将军,孰轻孰重,首领你自己分辨吧!”

  “兄长!”野利巴哈被薛志强说的心动,不由得倒向了对面的说辞,“对面说的有理啊,如果我们俘虏了一个将军,右贤王大人面前,赫连多杰也就没什么话可说了。二殿下替我们说话的时候,腰杆也能更硬了。”

  “可他们本来就在我的包围圈里,”野利布哈皱眉道,“就算我发起进攻,一样能斩获他。”

  对面的徐人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只听付有大声喊道:“首领你是在想进攻一样可以获得我的首级吗?”话音刚落,对面突然亮起一片火把,付有继续喊道:“如果首领你执意进攻,恐怕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了!”

  野利布哈听了这话是又惊又怒,没想到这群徐军败兵竟如此刚烈。

  “首领不答话,恐怕也在纠结吧。”

  “不瞒首领,薛某是出自闽侯薛氏,族中财贾遍天下。在并州,我们薛家生意虽然不如崔家,但是贵部落所需要的盐、铁、布匹、白银,我们应有尽有!薛某的族侄就在这里,他回去以后尽可以替我带话。”见野利布哈态度不再强硬,薛志强继续用利诱惑他。

  “恐怕首领你也知道,云中城里的千草厅崔家做了赫连多杰的内应。没有了云中城的官方渠道,贵部落以后难道和崔家做生意吗?一家独大的崔家会如何要价,只怕首领你也心知肚明了吧!”

  听到崔家竟然做了匈人内应,赵晟心中惊诧不已。不过冷静下来,他也迅速想到了这一点。崔家来云中城开店铺原本就是为了做生意,如今徐廷放弃了云中,做生意的对象就只剩下了草原部落。

  在没有了徐军的庇佑下,只有投入另一方:匈人部落,才能继续做生意。在草原极度缺盐铁的情况下,和匈人做买卖,换来马匹牛羊再贩卖到中原,简直就是暴利!崔家倒向志在云中的赫连多杰也就不难理解了。

  果然,在点醒了弥药部今后生存的问题后,野利布哈终于动摇了。他转头朝翻译说道:“告诉对面,可以放他们走。但是必须放下所有武器和马匹。让薛志强的侄子扶着他先过来,我随即打开一条路放他们走。”

  听了对面的翻译,徐军都沉默了下来,薛敬之更是脸色惨白。马匹统统留下,在茫茫的草原上等于把他们判了死刑。

  赵晟安慰道:“大家也别这么悲观,起码都留下了一条性命。说不定就能碰到其余的后旅各营呢?”

  俞思圆也附和道:“薛将军甘愿以一命换取我们这么多人,我们必须活下来,留下有为之身,今后才能报仇!”

  众军听了这话,也只能强打精神,准备投降了。

  当下,薛敬之搀扶着薛志强上马,缓缓向匈军阵中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