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李狐异界夺命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越狱

李狐异界夺命记 沉河铁鱼 2975 2019.03.15 06:08

  “黑章族第一高手?南海前十的海妖?那你还被……”李狐面有诧异之色,这怪人号称南海前十,怎么会被关押在此地?

  串海摇晃着下巴的几条触须,似乎看破了李狐心里所想,叹气道:“唉,老夫当年太过托大,中了族内妖人的奸计,不然凭这些庸碌鼠辈,岂能将我制住。关在这牢狱三十七年,也不知道我黑章一族现在如何了。”

  串海说完缓缓闭上双眼,似乎陷入某种回忆当中。

  原来是个大妖怪。

  李狐不敢打扰他思考,只是继续观察这牢房,这老怪物既然和自己是狱友,说不定能说服他教自己一些法术,或者进一步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这样越狱的可能性会增大很多。

  牢房的后方,铁栅栏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升起了一轮明月,淡淡的月光从铁栅栏透进来,清幽静谧,说不出的凄清。

  串海睁开双眼,看到李狐正在打量着这牢房唯一透光的铁窗,嘴角有嘲讽的意味:“怎么,想从这里逃出去?”

  李狐收回目光,说道:“当然,老爷子你被关在这牢房里三十七年,难道没想过越狱?”

  “嘿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立柱黑狱若是能那么容易逃出去,还配称得上混幽大陆十大监狱之一?”

  串海脊背忽然高高耸起,两条细长的手臂往身后甩去,只见那两条手臂忽然变得极长,指尖锋利,噗嗤一声,自后颈沿着脊柱划至脊椎底部,割开两道长长的伤口。

  串海背部的血肉被割开,浓浓的血液汩汩流出,他呼喝一声,一蓬血雾炸开,背部的脊柱居然从血肉里挤了出来,暴露在李狐的眼前。

  李狐吓了一跳,心想这个世界的人难道生命力这么顽强?居然能够把自己剖开。

  串海忍住疼痛,喝道:“你且看我脊柱上面有什么东西?”

  李狐对着月光,睁大了眼睛望去,看到的景象令他暗自吃惊,心惊肉跳不已。

  只见串海暴露在外的脊柱上,密密麻麻的,似乎有一条条细小的金线扎进了骨头里,这些金线近乎透明,若不是有清朗的月光,根本看不清,金线的另一头,渐渐延长到牢房的天花板里。

  “看清楚了没有?”

  “看清楚了。”李狐心里暗自咂舌,被这些细线如密密匝匝缝在血肉骨骼里,该是多大的痛苦啊。

  “嗯,老夫每时每刻都在忍受这烽火炙妖针穿插之苦。”串海的呻吟声渐渐变得低沉了,显然刚才剖开自己的背部,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串海再次盘腿坐到地上,脊背关拢,背部的伤口居然渐渐愈合起来,只是仍然有一条血线明晃晃留在了背上。

  串海墨黑的脸色居然似乎有了些许苍白,他疲倦地睁开眼睛,说道:“这立柱黑狱,是上古大能所造,凡是被关进这牢狱的修行者,都会被牢狱特产的烽火炙妖针刺入脊椎骨,然后从脊椎骨汲取修行者的命力维持牢狱的运行,而自身就会变成这牢狱的一部分,完全逃脱不得。”

  串海神情凄苦,眼珠里散发出愤恨的目光,恨声道:“这三十七年来,我日日夜夜都被这烽火炙妖针抽取命力,你试过被人抽筋扒皮的感觉没有?”

  李狐心里一冷,这立柱黑狱当真恐怖,问道:“我身上是不是也被烽火炙妖针插入脊椎骨了?”

  串海嗤地一声冷笑,嘲讽道:“你小子灵脉都被损毁,弱小得和老鼠差不多,哪里有资格使用,这烽火炙妖针可是一件要紧的法宝。我刚才说了,只有法力高深的修行者才会被烽火炙妖针控制,否则这区区几个阵法和岩石,耐得住几个修行者的破坏?”

  “也就是说,只要能够解除这牢狱的阵法和烽火炙妖针,就能越狱?”李狐追问道。

  “理应如此,但是很可惜,完全不可能逃离此地。”串海脸上显出郁闷的神态,他伸出手指指自己,又指着李狐道,“我被烽火炙妖针控制,一身真元早就丧失殆尽,也就能欺负你这种毫无修行的凡人,这牢狱和我几乎融为一体,我不能主动去破坏这里的一砖一瓦。就算我主动切开烽火炙妖针,若是短时间内出不去这牢狱,找寻不到足够的天地元气补充,我会全身真元枯竭死去。而你,区区一个凡人,尽管能触碰这里的砖石、门窗,但是你能徒手掰开窗上的铁栅栏?要知道你可是这立柱黑狱关押的唯一一个凡人!我看啊,他们就是看你太过弱小,所以放心把你和我关在一起。”

  串海回望铁窗上那几条粗大的铁栅栏,再望望李狐,就像看着弱小的蚂蚁,眼神里的不屑展现无遗。

  李狐静静站着,感受着空气里飘荡过来的海腥味,问道:“这铁窗后面是大海?”

  “嗯,这铁窗后面是悬崖,悬崖底部是一片汪洋大海,唉,我若是能够触碰到这大海,我的真元至少能够恢复一成,一成,逃离这牢狱范围已经足够了,更何况我身怀的……”看到李狐竖着耳朵认真听自己说话,串海把最后的一个词吞进了嘴里,要知道他当年正是因为这个东西被人谋害,关到了这个监牢里。

  “悬崖,大海。”

  李狐念叨着,稍稍愣神,他低头望望脚底,刚才被他失手打破的瓷碗还残留着一些汤汁,一个越狱的想法在脑中形成了。

  微笑自他的嘴角蔓延:“半年,估计可以试试吧。”

  他抬头对串海道:“我有一个想法,或许,我们可以合作,说不定我们能越狱成功。”

  李狐脸上渐渐恢复自信的神情变化完全被串海捕捉到了,他有些不大相信这个少年,但是李狐脸上洋溢着的自信却感染了他。

  串海有些迟疑:“你有几成把握逃离这间牢房?”

  “或许,三四成把握吧。”李狐捏紧双拳道,看了看铁窗上那几条铁柱。

  “三……四成?那……那几乎可以说是很大把握了。”串海有些吃惊。

  “嗯,老爷子能帮我到那铁窗上看看么?”

  “唔,这个倒是简单。”

  串海将身体融入牢房的天花板里,两条长长的触手从天花板上垂落,卷住李狐的腰部,将他的身体拉起,悬挂到铁窗前面。

  李狐发现这个铁窗长宽大约都是四十公分左右,五条婴儿手腕粗的铁柱牢牢嵌入墙壁里,若是能够撬开这几条铁柱,人的身体应该能够钻出去。

  “怎么样,有办法出去么?”串海焦急问道。

  “嗯,应该可以,不过需要时间,半年不知道够不够。”李狐思考着,“这铁窗外边,直接就是悬崖?”

  “不错,我早年曾经冒着被阵法反噬的危险强行探出神识查探过,铁窗之外是高达上千米的悬崖,而且这立柱黑狱里关押的修行者都被烽火炙妖针钉死了,又从不关押凡人,悬崖后边根本就无人防卫,所以若是能够从这铁窗出去,攀爬到悬崖底部,进入海里,才有逃生的希望。但是想要逃出去哪里有这么简单?有几个凡人能够攀爬到这悬崖底部呢?”串海的声音里满是无奈。

  “不管怎么说,试试吧,放我下去。”李狐摆摆手。

  串海将李狐放到地上,李狐问道:“我们居住在这里一日几餐?”

  串海有些不明所以,反问道:“你问这干嘛,吃几餐饭和我们越狱有什么关系?”

  李狐笑道:“当然有关系了,吃的饭越多,我的身体会越强壮,不然哪里有精力锻炼身体,力气不够,铁栅栏根本撬不开。”

  串海还是不明白,追问道:“你就一个凡人身躯,不过十四五岁年纪,能有多大力气,就算你再强壮几分,这几根铁柱也不是你所能掰断的。”

  “嗯,所以我才问你他们每日给多少饭菜,这个才是关键。”

  串海想了想,答道:“这里的饭菜还是够吃的,每日两大碗饭菜,应该能让你吃饱。我的饭菜也可以匀一部分给你。他们还梦想着从我的嘴里掏出一个秘密呢,每日里吊着给我些食物,若是我开口,还能够帮你改善改善伙食。”

  “那就好,从今日开始,我们的越狱计划就可以开始了。”

  李狐俯身拾起破碎的瓷碗,将流落在地板上的汤汁都刮到半碗碎片里,然后望着那些汤汁,觉得有数不尽的可爱,对串海说道:“送我上去,从明天开始,您老人家叫他们将汤汁弄得咸一些,就说你喜欢上吃咸的食物了。”

  “我黑章一族本就喜欢吃海里的咸鱼……”

  两条触手又从天花板上垂落,将李狐卷到了铁窗前。

  李狐小心翼翼地将汤汁浇灌到铁柱的底部,看着汤汁一滴滴从铁柱底部的缝隙渗进去,心里求生的希望更加大了。

  大量的盐分能够加速腐蚀铁块,难道我会和你这妖怪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