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人在公墓,签到百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4、安全屋

人在公墓,签到百年 第五白 2208 2021.04.18 16:59

  黄昏时分。

  被折腾到筋疲力尽的苏樱,在宽敞的后排座椅上睡了过去。

  苏航看了她一眼,把车窗微微开了一条小缝隙,避免她被闷死,然后锁好车门,起身朝那废弃的电站走去。

  外面没有大门,估计是被人拆走变卖了钢铁。

  里面草很高,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有点类似于石楠花的味道。

  没有准备除草的工具,看着那茂盛的草丛,苏航很快在附近找到根树枝,将近一米多长,拿起来还挺顺手,也足够结实。

  好在。

  没有蛇。

  连老鼠都没有。

  安静的像是一片死地。

  随手扒拉开草丛,苏航站在这间已经很旧的老房子门口,门没上锁,推门而入。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腐朽的气息,桌上的一切东西,都落满灰尘。

  几个已经吃完的罐头盒子,里面塞满抿灭的烟头。

  这个地方,已经荒废至少有二十年了。

  苏航忍不住有点想吐槽。

  真特么人才。

  这地方也能找得到。

  不过……

  接受了小武子完整记忆的苏航,却是很清楚,这下面到底是什么。

  推开桌子。

  在地板上摸索片刻,一块上面覆盖着青砖颜色的钢板,被苏航扒了起来。

  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手电筒,照亮,漫天灰尘飞舞,戴上口罩,苏航钻了进去。

  这是什么地方?

  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一处……安全屋。

  这里的煤矿在二战之前就存在了,后来随着广岛和长崎被投下两颗原子弹,其它地方,不可避免的兴起一阵挖掘安全屋的风潮。

  这些举动都不是政府组织的。

  而是那些富人自发进行的。

  这里的安全屋,也是小武子一次机缘巧合后发现,然后便据为己有。

  想着这些……

  苏航慢慢钻进去,按照记忆里的路线,走过长长的通道。

  没有光。

  要一直到里面,才会有柴油发电机。

  一路上,一共有三道铁门,都是极其厚重的那种,类似于断龙石。

  老式的密码锁,各自输入。

  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

  终于……

  彻底进去。

  这是一处地下的空间。

  深度在至少五十米以上,本来地势就低。

  整个空间的内壁,都是用至少五米后的钢筋和水泥,做了加固,内部都有八个支撑的水泥桩。

  占地空间很大。

  里面各种生活设施,一应俱全,虽然简陋,却都能用。

  不过这些不是苏航关注的重点。

  地上满是融化成金砖模样,被整整齐齐码在木头箱子里的金子。

  《丧乱帖》也在旁边,用一个檀木盒子,保存的妥善。

  这是苏航关注的一部分重点。

  但……也不是全部。

  深吸口气。

  苏航朝这座安全屋的尽头走去,那里有个出口,也是被铁门封着,但可以走出去。

  而外面,是一片高出海平面大概两百米的沿海悬壁。

  在危险时刻,如果海平面上有人接应的话,可以直接从水路逃走。

  而……

  武井保雄走过很多次这条路。

  每走一次,都会死一个人。

  那些……

  不管是得罪过他的仇人,和他作对的其它帮会分子,或者是触怒他甚至被他凌虐致死的女人……

  都会被装在厚重的铁笼子里,在航行的过程中,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沉入海底。

  杀人抛尸。

  了无痕迹。

  直到死,都没有人发现过。

  他顺顺利利的把这些秘密,带入了坟墓。

  此刻。

  苏航推开了这扇门,略显腥咸的海风吹在脸上,给安全屋带来久违的新鲜空气。

  坐在这里,苏航默默抽了一支烟,然后拍拍手,起身。

  装了一背包,大概五十斤左右的高纯度黄金,以及带上那个装有《丧乱帖》的小盒子,按原路返回。

  一路上,顺便把所有的“门禁”都恢复模样。

  心情还真是有点一言难尽。

  有收获的喜悦。

  一背包金子。

  还有一份书帖。

  也有某种说不出意味的沉重。

  那些死去的人。

  ……

  一路走出地道,苏航心情重新归于平静。

  而这个时候,刚走出院子,苏航却看到一个身材极其健硕,大概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正站在车前,手中拿着一块石头,近乎疯狂的砸着车窗。

  苏樱已经被吓醒。

  吓的车内拼命尖叫,但却无济于事。

  似乎更加激发了男人的兽性,手上的石头,挥舞的更加疯狂而用力。

  车窗……

  已然要被砸碎。

  还好这车玻璃结实,而且内部粘性很强,虽是被砸出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痕,摇摇欲坠,但却还能撑住。

  “你在干什么?”

  苏航下意识大吼。

  用日语喊道。

  男人愣了一下,身体猛地一哆嗦,忽然间像是回过神来,狠狠把石头朝这边丢来,然后转身就跑。

  大概是这附近的流浪汉或者农民。

  荒郊野外见到一部车,和车上的女人,心生歹意。

  现在听到男人的声音,顿时吓到了,起身就跑。

  看着他的背影,苏航深吸口气,想了想,还是先把背包丢下,然后快步追了上去。

  不到半分钟,便是迅速把他擒住,双手反剪,牢牢按在地上。

  然后面无表情的审讯。

  男人吓傻了。

  拼命道歉。

  他叫东野三郎,原先在东京混社团,后来洗白,做生意,却赔了很多,被各种银行和高利贷追债,迫不得已,逃回荒无人烟的老家村子里。

  苟且度日。

  下午出来散心,不知不觉间就走远,看着地面上的轮胎印,又害怕,又好奇。

  害怕是那些从东京追到这里的人。

  也好奇,这么偏僻荒凉的地方,究竟会有谁来?却没想到……

  过来之后,只发现了车上一个极其漂亮的女人。

  观察了很久,也没见到另外的人,于是色胆包天,精虫上脑,想要酣畅淋漓的来一发。

  听完他的讲述……

  苏航深吸口气,回头看了一眼车子,一时间也是默然。

  还好,自己警惕性还是强的。

  下去的时候把车门锁了。

  不然现在,还真不一定,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死人都有可能!

  心头火起,当即狠狠把他按在地上,猛揍了一顿。

  苏航现在的拳力,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吃的消的,这会儿已经收着力,却也把他揍的抱头惨叫,翻来滚去。

  他头发都被苏航薅秃了几把,脑袋上都是血。

  看上去极其残忍。

  有那么一瞬间,苏航都想着,要不直接弄死他,然后顺着小武子的老路,把他丢下海。

  反正这种人渣……

  但……

  最终还是犹豫了。

  这种已经近乎走投无路,甚至可以称之为亡命徒的社会渣滓,用起来,完全没有半点心里负担,倒是完全可以做一些……自己不方便去做的事情。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