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兄台,你挡我升仙道上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他的过往

兄台,你挡我升仙道上了 西西果果 1511 2021.04.29 18:15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学吗?”

  絮一兴奋而又渴望的声音在静谧的空气中响动,带着浓浓的感激,看着眼前的女子。

  还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她现在特别理解柳月儿为何要做一个白莲花了,不就跟她现在一样吗!

  “那是自然,我还有一些东西要给你,跟我来。”

  观察她神色,女子只道她是一个胆小而又贪婪的女子,并没有做多想,毕竟暗雾之体确实会这样的影响一个人。

  她现在只想把王郎交代的做了,好与他在九泉之下相会。

  絮一被宫装女子带领着,走向这座洞府寝殿的深处,在洞府尽头,女子只一微微挥手,就有一道暗门打开,那道门,就隐藏在这些岩石之下,无法用肉眼观察到,极为隐蔽,絮一刚才翻找之时当然也并未发现。

  跟着女子走进内里,里面是一个狭窄忒逼的空间,两人进去都显得有些拥挤,里面零零散散的摆放着一些不甚起眼的东西。

  女子一进去,就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开始翻找起来。

  絮一蹲下是,想要与她一同找寻,却被女子呵斥制止。

  “别动!”

  听到此话,她收回手,站起半蹲的身子,不再有所动作。

  想来这也是她与王屋前辈的回忆,不想让别人染指也正常。

  看着眼前埋头翻找着什么的绝色大美人,絮一没有忍住好奇的心理,开口询问。

  “前辈,您怎么称呼?为何会在此处住了三百年之久?”

  说完,絮一看着眼前的女子。

  可她依旧翻找着什么,并没有对絮一的话来做解答。

  就在絮一以为,她是不愿回答,讪讪的看向别处时,她却暮的转向她,手指轻拈,往她的脑中输送了一道灵力。

  絮一看到了她的过往,还有她爱的人。

  青春岁月,纯真少年。

  那是王屋前辈。

  他们青梅竹马,花前月下,好不快乐。

  可那些都消逝的那样快。

  就在王屋前辈被得知是暗雾之体之后,一切都变了。

  一夜间,王屋前辈没有做任何事,只是因为被发现了暗雾之体,他众叛亲离。

  平日里和蔼的师尊,要好的是兄弟,全都变了脸色,甚至落井下石。

  他被轰轰烈烈的赶出了师门。

  成为人尽皆知的师门耻辱,不祥之人。

  一时之间,他失去了所有,就算是一个修真界的无名小卒,也能对他唾弃之,他过了整整三年这样被视同野狗的生活。

  他才终于变了,不再是那个阳光正直的少年了,原本想要努力反抗这邪恶力量的心也彻底的变了。

  他接受了他被正道所不耻的一切。

  既然那些人因为他的体质而与他各走一边,那他为何还要放弃得到它带来的便利。

  他接受了黑暗,接受了将自己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

  他要报仇!!

  将那些践踏他的人,都踩在脚底下!

  他也做到了。

  一个,两个,三个——

  那些在他落魄时对他拳打脚踢的人,全都变成了他的剑下亡魂!

  他杀的畅快,杀的舒心!

  可有一个人,却在那时阻止了他,带着他又一次走向善良,走向光明,滋润他干涸的心脏。

  她就是君玲,他的青梅竹马。

  她的再一次出现,如此轻易地,就又让她回了头。

  他不再想着打打杀杀,不再只存邪念,开始接纳他的君玲重新走近他的生活。

  本以为就这样,会平平淡淡的走下去,他也会再一次阻止那邪恶的思想贯穿他的身体。

  可他想,他剑下的亡魂也不能同意。

  那一天终究是到来了。

  那天,正道有名有姓之人全部围攻到衡峰,欲要将他除之而后快!

  他可以反抗的,大不了谁都别想好过。

  那些人,本不该是他的对手,就算这帮老骨头全都来了,也只能与他堪堪打个平手吧。

  可他没有反抗,接受了命运的审判。

  那一天的修真界位高权重的人们,围剿邪物异常顺利,全无死伤。

  他就这样死在了衡峰。

  而君玲,也就是宫装女子,便在此处,守着对他的承诺到了现在。

  “呼!——”

  脑中浮现完那些景象,絮一久久的有些回不过神来。

  原来王屋前辈竟是那样的被命运戏弄的人。

  他死时,才不过是二十多岁而已。

  而衡峰秘境的下行,也是他死前所做的,这样来杜绝外来之人的灵力,保护他心爱的女子。

  “您与王屋前辈的重逢,恐怕不是偶然吧,前辈。”

  那不是偶然,而是早有预谋的伤害,也许王屋前辈死前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没有反抗,带着被最后一个可以信任的人背叛的绝望死去。

  听到此话,正在翻找着什么都女子,或者说君玲,她身体一僵,掩面低泣。

  “我不想那样的,我真的很爱他!

  可是,可是他谋害了多少我派中的同胞!我知道他们在王郎最难的时候落井下石,可是,他们,他们也是与我一起成长的!

  王郎还杀了师尊,那是那么多年养育我的人,就如同我的父亲一般!

  我不恨王郎,我爱他,

  可是,我绝不能就这样与他生活下去!

  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在无尽的煎熬,我不能说服自己,与一个杀了我宗门上下几十条人命的他心安理得的在一起,

  所以,我只能这样做。”

  说罢,君玲越发悲伤,这就是早有预谋,所有人都知道她与王郎的关系,知道王郎绝不会加害于她。

  所以,他们找到了她,让她接近王郎,透露他的下落。

  这一切进行的都那样的顺利,王郎死的那天,她就在这个洞府中等待着,等待着他生命的终结。

  可是他们都不知道,她对王郎的心是真的,他们都暗自以为,她是为了什么围剿邪物的大计才忍辱负重与王郎再次相遇。

  那一天,她本想,跟着王郎去罢,可她看到了王郎留给她的一封信,她必须活着,这是她唯一能为王郎做的事,她必须做到!

  君玲停止了啜泣,继续翻找起来,她已经没有时间再伤感了,待在这里的每一天,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她只想与王郎在九泉之下再相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