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兄台,你挡我升仙道上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月色真美

兄台,你挡我升仙道上了 西西果果 2035 2021.04.21 18:00

  絮一几人到时,局势其实已经逐渐明朗。

  司肆赢。

  毕竟一个修真新秀与一个老魔头的比试。

  谁输谁赢,不言而喻。

  听身旁的人闲聊,与司肆比试的少年是修真界大门派之一的云顶派弟子,名为温延溪,也是云顶派掌门的二弟子,此人是公认的修仙奇才,年纪轻轻的就已经突破了元婴期的修为!悟性极高,而且性格也稳妥可靠,向来在修真界有美誉。

  可如今,絮一看向场中的打斗,两人都是不带兵刃,全靠魔法攻击,而那位温延溪已然落于下风。

  司肆表面上不过是金丹后期的修为,在众多掌门大弟子中只能说云云,所以当与元婴期的温延溪比试,不仅不落于下风,还有胜利之势,不少人是惊讶的惊讶,佩服的佩服。

  絮一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这波扮猪吃老虎的操作牛啊。

  “想不到温延溪会在司肆面前出现颓势”秦敛看着这边的情况,有些不可思议。

  听起来秦敛这个挺骄傲的人,好像还有些欣赏温延溪?

  “你也知道温延溪?”

  “十三岁初入修真界,如今才不过二十三岁,

  短短十年,就已经是元婴期的修为,”说到此处,秦敛还有些感叹

  “这修为提升速度,在修真界,应该是头一遭。”

  “这么厉害!”原以为温延溪都是元婴期的修为,没准是一个实际年龄颇高的,结果他是真天才,这倒是让絮一颇为惊讶。

  十年元婴,这是何等的速度!

  这等修真奇才,在原书中似乎并无过多的着墨,只是充当了几章的打脸工具而已。

  絮一看向战局,两人都是温文尔雅的模样,似乎都不见慌张的见招拆招。

  可细细一看,温延溪的眉头都有些微微皱起,显然已经维持艰难。

  要是几年后的他在与司肆斗法,谁输谁赢还真是不一定。

  等两人聊完,打斗已经结束了,不少人为司肆的胜利而喝彩着。

  絮一环顾四周,并没有见到温延溪的身影,他在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离去了。

  热闹已经看完了,几人也没有多做逗留,随着人群一同散去了。

  沉钰回想着刚才的斗法,仍有些意犹未尽“幸好我们下来了,不然可错过了这么精彩的比试了。”

  “那看来以后是不是得照你的意思,多出来看看才行啊”秦敛看穿了沉钰那邀功的心思,调侃道。

  “你们两个,别贫嘴了”絮一听见两人的对话,笑着“明天啊,没准就轮到你们了。”

  明天开始就是各派弟子的友好交流了,不过可不是聊兴趣爱好,而是真刀实枪上阵,美其名曰,更快的“培养感情”。

  这话说的两人一身寒颤,纷纷道“饶了我吧!”

  他们倒不是怕与人切磋,是输是赢都没什么,但是对于这种人多的场合,实在疲于应对。

  ————————

  “大师兄!想什么呢。”

  一道声音打破了司肆的思绪,他收回目光,状似随意的道“没什么”

  那三个人再说什么那么高兴?一时间竟让他有些恍惚。

  “快走吧,小师妹还在等着呢。”甄林川还沉倾在胜利的喜悦中,并没有注意到大师兄脸上有些异样的神情。

  ——————

  回到房里,絮一便准备打坐修炼。

  床边还有个窗户,絮一走到窗前,讲剑放在一旁,举手打开了窗户。

  窗户外面就是悬崖的上方,一片雾气,但还是可以隐约看见峭壁,像是湖中倒影一般。

  在此楼里,并不能看见天色,此时一看,已经是夜晚,一轮弯月挂在天上,看着就像是近在眼前一般,絮一想,要是真有嫦娥,现在一定是她离的最近的时候,真是美丽。

  絮一有些惊叹的看着此处的风景,真有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壮阔。没想到在悬崖边上,竟然可以看见此等美景。

  “沉钰!秦敛!快打开窗户。外面的景色好美!”絮一探出头,朝着左侧的窗户轻轻的喊,想与她的伙伴共揽这广阔的景色。

  “确实美。”

  没等到两人的回答,身后传来了一阵温润的声音,声音里带着浅浅的笑意,听得她如沐春风一般的。

  絮一回过头,她没等来秦敛和沉钰开窗,倒是她右侧的男子确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还不知何时打开了窗户。

  是温延溪,温延溪竟然住她隔壁!

  他一只手撑在窗沿,面带着温润的笑意看着。

  宽大的衣袖随着风微微的翻飞着,在她的心里荡起一层涟漪,那仿佛近在咫尺弯月,将月光洒在他的头顶,仿佛随时都会离去的谪仙一般。

  一张本就俊美无比的脸,在此时,似乎更加的绝色,犹如神谪。

  许是月色太好,絮一竟一时有些看直了眼,想要将所有美好的词语都堆彻在他身上。

  她怎么突然有这种想法,跟个花痴似的,定是那秦敛给她说了那些温延溪的事迹,让她有些崇拜。

  絮一收回自己有些狂放的思绪,扯了一个看着开朗可爱的笑容“好巧啊,温——道友。”

  她竟一时不知道如何称呼。

  “你知道我?”温延溪有微微挑眉,些惊讶的开口,又转念一想,似乎也没什么可惊讶的。

  “当然了!你下午的比试,我还去看了呢!”

  絮一:。。。。。。

  我在说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她绞尽脑汁想说点什么补救一下“其实输赢也没有那么重要的。。。那个”她在说什么啊!

  “那个。。。司肆就是侥幸赢了你”

  看着眼前的少女憋的满脸通红的,尽力补救的模样,温延溪的眼里慢慢的盛满笑意。

  刚才的那些郁闷似乎也消散了一些,尽管他知道司肆能够赢得了他,并不是什么侥幸,他能感觉到,司肆的修为远在他之上。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絮一!”

  他微微扶额,似是思索了一会

  “是天元派清风长老的女儿?”

  絮一点头,有些惊讶“嗯嗯,道友你也知道我啊”

  想不到这样的天之骄子居然还听过她的名字。

  “自然,传闻你——温良可爱”说着,有些不自然的咳了咳

  “今日得见,果然如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