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兄台,你挡我升仙道上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可怕的体质

兄台,你挡我升仙道上了 西西果果 2022 2021.04.17 18:00

  他说的都没错,那她——确实是什么暗雾之体。

  这谁起的名字这么中二。

  原著中——依旧没有关于这些的任何描写。而在漫漫修仙路中的炮灰女配絮一,到死前都是在筑基期徘徊的铁废物,更不要说结成金丹发现劳什子暗雾之体了。

  “而暗雾之体,说来是强大霸道的体质,可他对心存善往的修真者却是十足的灾难”

  司肆继续说道“它会让你越来越易怒暴躁,不能容忍一丝一毫的对你来说不可理喻的事情——直至你思绪终是走向溃败,

  而在这过程中,你也会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

  他顿了顿,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越来越视人命如路边的野草,可以随意践踏。”

  司肆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蹦发在她的心尖尖上,在重重的锤击!

  暴躁易怒?思绪溃败?视人命如杂草?

  她不得不承认,自此次历练之行开始,她就一直心存不耐,有时候,连絮一自己都觉得这些情绪来得莫名其妙。

  她已经占了第一个了。

  也许她当一个恶毒女配才是正确的,在适当的时间死去,至少不会变成一个杀人如麻的魔头。。。。。

  絮一想不通,心中又涌起一股情绪,调整心绪,她强行压下莫名的心思。

  她看向司肆,问道“可有解救之法?”

  对,世上事都会有因果关联,有这个体质,就必然会有破解这个体质的办法!

  她也许不必太过悲观。

  听到此话,轩储笑意吟吟的走到絮一身前,俯身看她。

  “为何要寻破解之法,你可知这种体质,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絮一面无表情的回答“我是一个好人。”

  “噗哈哈哈哈哈”这句话实在是逗乐了轩储,连一旁本佯做严肃的司肆都微微的勾起嘴角。

  轩储直接笑弯了,扶着一旁的木桌“好好好,你是一个好人~”

  为什么要嘲笑一个好人的自白呢?看着一旁因她的话笑得直不起腰轩储,絮一一脸麻木。

  这就是她的原因,那些仙侠电视剧里的女主因为什么什么伤害去修炼了邪魔外道,哪个不是众叛亲离的?

  更何况,她还只是个小小的女配。

  她可伤不起。

  她又重复了一遍问话“有没有办法?”

  “就目前,拥有过此等体质的人早已全部不再人世间了,所以怎么避免也没人知道”

  轩储理了理被絮一的话带动的情绪,又俯身,一手撑着桌子,将脸庞凑近淡定的有些麻木的絮一,有些恐吓的说道“他们之中啊,有宁死不屈的,也有逐势而流的,最终啊——都免不了一死!”

  他又继续道“反而,顺从它的召唤,还能让你活得久一点开心一点,反而那些偏要反着来的——”

  他没有继续往下说,可絮一知道了言尽于此的背后是什么,逆流而上注定会比顺势而为更加痛苦且艰辛。

  可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一道选择题,就算是单单为了老爹的心理健康,她都得选择前者。

  当时她与老爹讨论此事时,虽有惊疑,却也只是片刻,并没有放在心上,想来也是大错特错。

  谈完了,絮一就想走了,既然还找不到解决之法,那就继续找。

  有问题就一定会有答案的。

  轩储依旧做俯身的姿势看着絮一,许是太过靠近,她连轩储脸上的绒毛都看得分明,不得不说,男二就是男二,这脸蛋实在是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地方,与司肆就像是柳月儿的红白玫瑰一般。

  但是她此刻只想让他起开,别挡她的道,她看着轩储,眼里的意思很明显。

  可他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见絮一望向他,也回望了过来。

  两人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对视。

  絮一:。。。。。。。。

  非要把话说那么明白吗?

  “劳驾您让开点,我要回去修炼了。”

  他说这絮一在挤眉弄眼什么呢,轩储直起身子,让开了一条道,随意的摆摆手,脸上却有些凶赫的道“呵,小丫头,才第二次见面,你对我说话是越来越不客气了啊?”

  絮一站起身,没有接他的话茬,朝着门外走去。

  她知道他不会的,刚才的相处,或者说他对柳月儿的态度而言,他喜欢那些他认为有趣的人,而现在,身傅暗雾之体的絮一对他来说显然——足够的有趣。。。

  再者说了,她都已经是什么暗雾之躯了,已经没什么心思着眼于这眼前的狗狗祟祟。

  看着絮一不声不响的走出门外,等待回话的轩储,却看着那丫头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出去,却不觉的气恼,只是有些无奈的在她身后喊道“哎,你这丫头!”

  见她走远了,轩储又转过头来看向司肆,这家伙从刚才就不说半句话,一直坐在那,“哎,你说,这丫头是不是有点欠教训?”

  司肆看着好友的模样,便知道他对絮一有很深的兴趣,而絮一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全然没有了平时生怕说错一句话的谨慎。

  看着司肆笑而不语的模样,他更是不快了“你怎么也这样。”

  两人是多年的好友,自司肆从那老僧手里脱离后两人就一直有着联系,甚至,还会对同一个人产生浓厚的兴趣。

  “你不会也对她感兴趣吧?”

  这句话让司肆笑出了声音,不似什么温文尔雅,而是极为猖狂和不屑的笑。

  良久,他才收回了笑声,神情阴鸷,眼神冰冷

  “我怎么可能会对她感兴趣?”

  。。。。。。。。。。。。。。。。。。。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的突然,就在与沉钰和秦敛欢欢喜喜的去了场灯会之后。

  这便就是乐极生悲吧。

  盘腿坐在床上,絮一尽可能的收集着周围稀薄的几乎没有的灵气,汇聚到丹田之中,慢慢的向丹田深处推进,可是,不管她再怎么做,丹田里依旧是雾茫茫的一片,只能视物方寸之内!

  再加把劲,肯定有办法的!继续吸收着那似有若无的灵气,再丹田里四下游走着。

  过了良久,絮一依旧不死心继续用灵气推进,希望在丹田里看见不同的迹象,别该死的像一潭死水一样!

  终于!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似雾的风景中徒然出现了一抹微弱的亮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