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兄台,你挡我升仙道上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出发

兄台,你挡我升仙道上了 西西果果 1841 2021.04.10 18:00

  看着月儿心不在焉的看向别处的样子,司肆有些好笑又宠溺的开口:

  “月儿,想什么呢?”

  他循着月儿的视线望去,只见有两人正坐在石阶上闲聊,是絮一?

  几月前的那一次弃师,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他这个愚不可及的师妹,而如今,他的这位师妹,好像发生了一些不得了的变化?

  “没什么,大师兄,我们到那边去吧”

  听到月儿的回答,司肆收回思绪,宠溺的应了她,与她一起走到了另一边。

  不一会儿,便有形形色色人围了起来,与两人攀谈起来,司肆立刻端起温文尔雅的姿态与人和睦的交流着。

  看着眼前高大英俊的大师兄,想到师兄对她宠溺的语气,她不由得又看向远处的絮一。她不知道她此刻为何是这种心情,明明几个月前,絮一还是一个任她玩弄的小丑,如今却连看也不看她,对大师兄的出现也毫无波澜,反倒是她..............

  而远处的絮一并不知道自己被两人各自在心里贬低了一遍,只是不知怎的,感觉背后有些毛毛的。

  “对了师弟,咱们此次出行的秘境,是哪位高人的啊。”

  她与这位小师弟相处了这一阵,也逐渐变得有些热络,随意的开口问道。

  与絮一师姐才相处了半时之久,沉钰就觉得絮一师姐不像别人口中那样如何跋扈,也不似他认为的不可亲近,反而是一个随和风趣的女子,偶尔还透出一股诙谐(误)的气息。

  “我们此次探访的是上古时期的周屋仙人的洞府。据传,周屋前辈此人虽天资极高,但是冷血无情,残害修仙同胞,不被正道门派所接纳,而他虽杀人如麻,又修的确实是正道,不被正道接纳,也不去投靠那魔道,便寻了衡峰这处划山为府,可那之后,他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又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但是修为奇高,当时的修真界也无可奈何,所以修真界很多宝贝都被他多了去安置在衡峰之中,此处便成了衡峰秘境。”

  听完,絮一有种荒诞的感觉,这是她在《漫漫修仙路》这本小说中并没有看过的说法,原著中这似乎只是一个普通的秘境,给主角前期修炼的便利的一个而已,没想到却还有如此背景。

  而且,这周屋前辈如果果真是杀人如麻之人,为何可以一直修习正道而不被遭到反噬?古往今来,所有起了邪心的人,最终都会堕入魔道,无一例外。她有些好奇的问道:

  “那这位周屋前辈最后如何了?不会飞升了吧?”

  “没有,最后周屋前辈死在了秘境之中,据传是正道合力将他围杀在秘境之中的,但当时经历这件事的人已经飞升的飞升,归元的归元了,这个说法无从佐证。”

  “原来如此”

  絮一了然,她就说嘛,这遁入邪道的最终都没有好下场,不是万劫不复便是不得好死,似乎是没有例外。

  可是从生来就是邪修的却又大不同啊,她有些感慨的想。就比如那妖王轩褚,也是一个看谁不顺眼就要打杀的货色,可最终,他还不是活的好好的?

  想到此处,絮一竟然感受到心中有一股无声的异动,丹田之中的那团雾气不受控制的四下乱窜着,她稳稳心神,将这种异样的感觉压了下去。

  一旁的尘钰察觉师姐脸色不对,关切的问道:

  “怎么了,师姐?”

  对上师弟关心的眸子,絮一笑了笑:“无事”

  还没等絮一再说什么,此次历练之行的老师,安平长老来了,絮一也顾不得探究其中深意,两人起身行礼,随着众人一同作揖。

  “见过长老”

  安平是天元派的长老,一位看着有些刻板的中年男子,也是一位修习了几百年的元婴期修士。

  说来这天元派中除了掌门,其余的长老全是胡子拉碴的和蔼老者,明明几人年岁修为都相仿,这也是令絮一有些不解,难不成就因为掌门是痴情男配?需要颜值相左?

  她不再多想,接下来就是长老在此交代出山需要注意的,譬如勿要与人起争端如何的,絮一在心里默默记下。

  讲完了要领,长老也不再做多余的停留,直接就要领着人出了山门。

  就这样,此次秘境之行算是正式出发了。

  虽说时间充裕,但是到山角下的这段路,却是需要御剑飞行的,因为这段路实在难走又遥远。

  她与尘钰此前并没有出过山门,所以一直不紧不慢的跟在队伍的末端,欣赏着沿途的风景。

  本来絮一觉得天元派已经够大的,出了山门才知道,只是其下山路的千分之一,从天元派通往外界的路地势险峻,路途遥远,等到了山脚下时,天色已经微暗。

  一干人等停在了山脚下的密林里,往后便是步行了。

  众人脸色各异,大部分人都是像絮一两人一样初次下山,没有经历过困难的修二代,人群之中有抱怨的有不满的也有淡定的。

  还有絮一和沉钰两个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

  这里的树林不似门中那般诡怪各异,而是平常的山间小林,这种林子,尘钰这一直都在门中生活的难免有些新奇的四下环顾着。

  安平见几个现在就喊苦喊累了的小子们,只有这掌门弟子还算顺眼,不免有些不满,板着脸严肃的道“今日天色已晚,便在此处安营扎寨,明日一早再出发。”

  话语刚落,就有一长相清隽的男子不满的抱怨

  “就在这休息?!这能坐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