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穹顶之新世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走廊内的拥抱

穹顶之新世界 yini乾花 2193 2020.02.19 22:53

  这一下,三年来的祈祷、悔过、心惊胆战,连带着希望和渴求都暂时告一段落。

  医院走廊内的家属,压抑着内心的狂跳不安,捕捉着病房内的声音。

  “滴滴滴……”药液缓慢地走着,心电图发出规律的声音,生命还在人世苟延残喘,这个医院内,没有人被带走。

  小慈收到妈妈的短信:祭年快乐。

  快乐?这个字眼太过讽刺。

  是失落的吧,小慈看着那群家属掩住了面,拖沓着步子走到病区门前。是庆幸的吧,晨宇妈妈摸着隔离窗的手掌滑落,松了一口气。

  陈叔回来了,他拿着几瓶矿水,赶到晨宇妈妈身边。

  “无论如何,今天是个节日,我租了几张气垫床,咱们在这凑活一晚上如何?”夜晚寒凉,陈叔气喘吁吁跑上楼,冒了一脑门子汗。

  小慈、晨宇和陈叔去楼下租床处领床,客梯停运了,三人只能走楼梯。

  在这么一个日子里,睡在楼梯间的人都清醒着,亲属互相依偎,有的看手机,有的相望无语凝噎。

  小慈很少来医院,对这样陌生萧条的氛围很不适应,晨宇倒是轻车熟路。

  他一路上默不作声,偶尔说几句话想劝陈叔和小慈回家睡觉,但都被拒绝了。

  小慈看着晨宇率步向前走得干脆利落,一个夜晚将他塑造的更加冷峻疏离,她知道晨宇现在不好受,也不愿意同旁人说话,对生活的热火被这一场事件浇灭,剩下苟延残喘的星火支撑着。

  “我背两个,你帮着陈叔托一下底,实在不行我等会儿再下来取一趟。”没有商量的余地,晨宇背起两个大包直冲冲地往回走,像一只愤怒哀伤的幼狮。

  他走得急,肩上的大包岌岌可危,随时随地都要砸到地上。

  “丫头,你追上去帮帮他,他背不住,”陈叔刚拿起一个包,转头发现晨宇跑没影了,催促着小慈,“哎,这都什么事儿啊。”

  小慈有些茫然,站在原地还想帮陈叔一把,“别管我,我就拿一个,待会儿再下来取剩下的。”

  小慈点点头,跌跌撞撞地朝着来的方向跑去,夜里大部分的灯都关了,小慈跑起来“挞挞”的脚步声在昏暗的过道内尤为清晰,进了楼道才有让人踏实的明亮灯光。

  抬头一看,晨宇正费力地拖着两个大包上楼,他卡在楼梯的拐角,跟重力抗衡,他憋着一股气,明明稍微绕一下就可以轻松地把包拽上去,但他非要就在这卡着,生拉硬拽。

  “我帮你!”

  “不用!”晨宇一开口,手上卸了气,大包咕噜噜滚下来,摔回了一层。

  晨宇的情绪爆发了。

  “靠!”一声,好几层的楼梯间都亮了,楼上有人传来询问的声音,回声在空荡荡的的一层来回穿梭。

  晨宇克制着从嗓子眼里挣扎着要发泄出来的咆哮,咬着手腕,脸侧绯红,血管在皮肤下弓出蜿蜒的曲线。

  小慈心里很害怕,也很心疼,饱含了理解,小心谨慎地踏上楼梯来到晨宇的身边。

  “晨宇。”她伸出手想要安慰,但却没有触碰他的胆量。

  “我没事。”晨宇猛然回身,陈叔恰好赶到。

  晨宇眼眶已然红了,低着头下去捡那两个包,三人互相帮衬,齐心协力地把这三个笨重的大包抬上楼。

  陈叔忙活到现在,看他弯腰的样子就知道累得够呛,晨宇妈妈默默接过东西,开始给气垫床打气。

  小慈和晨宇再一次返回楼下,去拿最后一个气垫床。小慈其实不用跟着,晨宇自己一个人足够了,但她想让自己动起来忙起来,好似这样可以暂时性忘掉不愉快的烦恼。

  “对不起,吓到你了。”两人并肩走着,晨宇突然来了句道歉,此刻他的脸不似过往洋溢着健康阳光的色彩,而是苍白得令小慈窒息。

  小慈连忙摇头,意识到晨宇可能没看到,末了补充一句“没事”。

  “没想到这个节是这么过的,原本打算算大家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谁想到……”晨宇顿了一下,“你说巧不巧,三年前的今天我没了爸,你也没了爸。”他嗤笑,“三年后的今天,我们在这相遇了,很有可能我哥也要没了。”

  “别这么说。”小慈紧张忐忑,安慰别人的事情天野比她强一万倍,她自己是几乎没有做过的,除了一句阻止,别的什么也说不出来。原来,这几年,天野一直做着如此困难的事情。

  “别这么说?那怎么说?”晨宇像是听到了一个哭笑不得的笑话,“说一切都会好起来?医学会有奇迹出现?”接连四个问句,小慈根本招架不住,“抱歉,我不是针对你。”

  晨宇放缓了脚步,小慈亦步亦趋地跟在身侧,晨宇又说:“伏城哥不久前打电话跟我和妈谈过了,我们早知道情况不理想,但总想着往后放放,先把眼前的日子过好,最起码把这个祭年过好。”

  他定在了原地,小慈的脸上有了温热,她偷偷地看着晨宇,发现眼睛里有泪光。

  “你知道么?我们有多想过好这个年,多想从头开始,就差一点点,我就要抓到生命里那微弱的光。”泪无声地滚落,眼睛瞬间黯淡下去。“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晨宇蹲下,再也走不动了,租床站点就剩几步的距离。

  小慈毫不犹豫地抱了上去,“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这一声声抱歉,诉尽了小慈心中的悲痛,她自感自身的无用,只能通过陪伴稍微降低晨宇的痛苦。

  小慈一瞬间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该满足的吧,母亲虽然没有遵守约定,但最起码还在她的身边。

  这是第一次小慈见到晨宇哭,上一次在公园见证了晨宇的心急如焚,那个时候他是差点要哭了,但一直绷着神经。这次他哭得彻底,涕泗横流,变声期导致他的哭声支离破碎,更添一分的撕心裂肺。

  “我只有妈妈了,我原本是有爸爸和哥哥的。”

  “我知道。”小慈拍着他的后背。

  晨宇伸出双臂抱紧了她,不同生命路径,但殊途同归的两个孩子,相互拥抱取暖。

  “我会陪着你,我知道有些话你不能跟阿姨说,有些情绪你不敢在阿姨面前表露,你可以跟我说,我跟你一起面对,好不好?”小慈说出的这句话,天野曾经说过一模一样的。“现在,擦干泪,我们把眼前能做的事情做好,如何?”不同的是,天野帮助小慈撑起了一片天,而小慈却想让晨宇继续向前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