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咆哮英雄斗骨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十三章 虚空叹息

咆哮英雄斗骨王 火风啸 3176 2019.06.13 17:00

  黑暗,深邃,冰冷,寂静。

  伊德琪置身于一片虚无中,举目四顾,皆是无边黑暗。她仿佛漂浮于混沌中,天地尚未初开。

  自从跃入空间裂缝,她保持这个状态已有数个小时。她的胸腔里填满了悲伤和内疚,被无边无际的愧疚折磨。四面冰冷沉寂,她的心却是像被架在火上烧烤,痛苦不堪。

  许久以后,伊德琪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待在这个地方。但她徒劳地挥动四肢,犹如被掂在空中的乌龟,前进不了分毫。

  这里究竟是哪里?伊德琪不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她跳进空间缝隙时没有顾虑太多,那是她唯一的逃生之路。

  但空间裂缝究竟是什么玩意?伊德琪努力搜索脑海里贫乏的物理学知识,她隐隐记得自己穿越前的记忆中,某些民科物理学家认为,“空间裂缝”是极不稳定的虫洞,是由暗物质维持的时空缝隙。

  但在一个剑与魔法的奇幻世界,思考高维物理学问题,未免太过诡异。

  所幸虚空之中并非全为黑暗,偶有一点白色光亮在无穷远处闪灭,犹如夜幕中泯灭的星辰,遥不可及。

  伊德琪记得,她落入这块虚无混沌时,空间裂缝在自己眼中,就是白色光芒。只是她下坠地愈来愈深,白色光芒也离她越发遥远,最终消失不见。

  也许那些白色的光亮点是别的空间裂缝,能钻出去。伊德琪朝光亮处奋力挥动四肢,想“游”过去,但仍然徒劳无功。

  周围没有可以参考的坐标,她不确定到底是自己没有“游动”,还是光亮点距离太过遥远。

  “痛啊……”

  一声悠长浩瀚的叹息,在虚空中游荡,震颤了伊德琪的耳膜。

  伊德琪后背发凉,她惊慌地转头四顾,大喊:“谁?谁在说话?”

  没有人回应她,周围仍然是寂静而深邃的黑暗。伊德琪从空间戒指取出巨剑,在虚空中胡乱挥动。她紧张不已,难道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人追过来了?跃入空间裂缝的勇气,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我……好痛……”

  无尽的幽深中,轻轻的叹息声再度响起,虚无缥缈,仿佛来自永恒的远古。

  最诡异的是,声音的源头既像在无穷远处,又似乎近在眼前。声音环绕一切,前、后、左、右,头顶、脚下,都是叹气声。

  伊德琪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她握紧了剑,叱呵道:“滚出来!装神弄鬼,算什么英雄!”

  “该死的……异虫……”

  叹息声中隐隐约约夹杂了愤怒:“……滚……开……”

  伊德琪脊背发麻,她全神戒备。眼前的黑暗里,却泛出一点光亮,犹如银针的针尖刺破了黑色天鹅绒布。

  白色光亮逐渐扩大,最终变得一人宽敞,像是一个洞。

  伊德琪谨慎地环顾四面,确认没看见任何攻击迹象后,她把巨剑收进空间戒指,摆动四肢,以蛙泳的姿势“游”到白色亮光处。

  她钻入茫茫白光里。

  跌进森林中。

  “啊哟。”伊德琪揉了揉后脑勺,她刚才从天空中掉下,猝不及防,摔在一颗松树上,在树枝上剐蹭几下后,重重落进地面的积雪里。树枝上覆盖的积雪落下,洗了她一脸。

  伊德琪抹去脸上的雪,她站起身,周围是白色的雪、深青色的树干。密集的松树林如巨人的长矛,插遍了积雪。此地无疑是正处冬季的森林。

  终于逃出生天,伊德琪却没有欣喜。只有她一人逃了出来,她倚在树干上,悲伤和愧疚袭遍全身。

  良久,伊德琪终于挺直了腰,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巴里特的遗体,放在一片平整雪地上。她聚拢木材,勉强生起一堆篝火。

  然后她双手拄剑,轻声低语,宛如啜泣,再无往日的豪情壮志。

  “神不渡……人我渡神,穿甲圣剑绝凡尘……”

  ……

  巴里特缓缓睁开眼睛。

  眼前是碧翠的松树枝,松树上覆着皑皑白雪,明媚阳光穿透层层叠叠的树枝,白雪晶莹如玉。

  我这是在天堂吗?巴里特坐直了身子。不对啊,我杀了那么多人和魔兽,应该下地狱才对。

  空气带着冬季特有的冰冷,吸进肺里,像是喝下一口清冽冰爽的酒。身下是厚实的积雪,坐在上面十分舒软,一边的松树树皮苍老,纹路纵横,摸上去触感粗糙。

  地上积雪的碎颗粒纤豪毕现,一个简陋的篝火堆在脚边燃烧,火焰如舞者轻轻跳跃。

  活着的感觉从未如此强烈!

  巴里特伸了个懒腰,他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雪,发现一个黑发女孩蹲在树根边,神情落寞。

  “逃出来了么?队长。”巴里特转头四顾,“对了,肖恩和史黛雅呢?”

  “我害了他们。”伊德琪声音悲沧,“如果我没有强拉他们留下……”

  但人生没有如果,时间不可逆转。

  巴里特看着女孩在树根下抱成一团,不知该说什么好,他向来不擅长安慰人。

  “不用叫我队长了。”伊德琪伸出手指在雪地上画圆,“队友都没了,还要队长做什么。”

  她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个檀木箱子,哗啦啦倒出半箱金币。明亮的金色钱币在白雪上跳跃滚动,叮当作响。这是巴哈斯帝国的皇帝送给她的财物,消耗了许多,但仍然有近两千枚金币。

  伊德琪把金币胡乱收进一个袋子里,连带巴里特的空间戒指,一同递给巴里特:

  “遣散费,拿去吧。‘最后的守道人’冒险小队,解散了。你走吧,不用和我同行。”

  巴里特接过空间戒指,把鼓囊囊的金币袋子收进戒指里。他凝视伊德琪,不经意间看见,她的黑眸中泛起一抹赤红涟漪。

  巴里特沉默片刻,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踩在积雪上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伊德琪蹲在地上,背靠树根。她呆呆望着篝火的火光,身子紧紧缩成一团。

  篝火长时间未添柴,火焰不再跳跃,舞动的火光渐渐微弱,周围的温度降了下来,越发寒冷,一如伊德琪的心,缓缓坠入冰窖……

  ……

  一块富含油脂的松树柴投进篝火,即将熄灭的火苗腾地燃起,火势旺盛。

  “松树树干的脂液可是很好的引火材料。”巴里特温和的声音响起。

  他走到伊德琪身边,说:“我没处可去了。安兹·乌尔·恭肯定记住了我的脸,我只能和你一条道走到黑了。”

  “谢谢。”伊德琪轻声说。明亮的火光在她瞳孔中映出一串欢快舞蹈。

  “我是不是一个很糟糕的人,一个很没用的队长。”她问巴里特。

  “是的。”

  “我以为你会说‘不是’安慰我呢。”伊德琪双手环膝,下巴磕在膝盖上,蹲在树根边缩成一团。

  “我为什么要说假话呢?”

  伊德琪的身子缩得更小了。

  巴里特好气又好笑,他看着伊德琪的颓丧模样,忽然心灵一动,伸手揉了揉她一头黑色短发。

  伊德琪挥手打掉他的手臂,仰起头来,似乎想要恶狠狠瞪他一眼,但终究眼神软了下来。

  “对了!”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站起身,“你还记得安兹·乌尔·恭是怎么复活阿尔谢的吗?”

  “一个镀金纹饰的小铜罐。”巴里特回忆起安兹用于复活阿尔谢的魔法道具,“不要告诉我,你打算去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偷铜罐,然后复活肖恩和史黛雅。”

  “不!我去八欲王沙漠!”伊德琪像是重新找回了目标,“安兹·乌尔·恭和八欲王是从同一个世界穿越来的,一定能在八欲王沙漠找到复活道具。”

  “行吧。”巴里特点点头,“你是怎么从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围攻中逃出来的?”

  伊德琪将她战斗的过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大封禁术?”巴里特捕捉到一个关键词,“媲美超位魔法的力量,范围伤害,不耗魔力,还没有冷却时间!这么强力的技能,你怎么不早点用?”

  “‘大封禁术’有很强的负面效果,使用一次,友好度下降33%,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伊德琪解释道。

  她一共用了两次大封禁术,最后一次喊出“大封禁术”是为了迷惑安兹等人,以免他们干扰自己打破空间裂缝。也就是说,她的友好度下降了66%。

  “‘友好度’是什么东西?”巴里特疑惑不解,“是像你看到的‘正义值’一样,能够量化某种东西?”

  “是的,‘正义值’能够量化一个人的善恶观,‘友好度’能够量化周围人对自己的好感程度。”

  她低声道:“友好度下降33%,形同陌路;友好度下降66%,反目成仇;友好度下降99%,举世皆敌!”

  伊德琪继续解释道:

  “假如我带领一批人讨伐安兹·乌尔·恭,使用一次大封禁术,队友对我不理不睬;使用两次大封禁术,队友会怒目而视;使用三次大封禁术,达到‘举世皆敌’成就,队友会对我刀剑相向,和敌人一同攻击我,欲置我死地而后快。”

  “好强的负面增益!”巴里特惊讶不已,“但你的友好度下降了66%,为什么我现在没有对你感到痛恨呢?”

  “因为你在我用大封禁术之前死去,之后复活,相当于新生的婴儿,所以没有遭到负面效果影响。”

  巴里特若有所思,他终于明白,为何伊德琪以前多次掏出铜印但又了放去。

  “我们重新踏上旅途吧。”巴里特故作轻松道。他眺望天空,森林远处有烟尘腾起,火焰在燃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