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我家的冒险者不可能这么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8章 信念、信仰与崇高的意志

  听到老叟的话,迪马更加发狂的叫唤了起来,一个好心想去安慰他的山匪,被其抓住,当场撕成两半。周围人无比恐惧,纷纷退避,迪马望向周围,犹如野兽般叫唤着。

  失去了理智的迪马习惯性地抓起了大刀,狂笑着扑向了老叟。

  “所以说,你已经没资格和我打了……”老叟面不改色地躲开了迪马的挥砍,抓起盾牌直击迪马的脑袋,力道之大,将其击飞数米之远。这才倒下,迪马又麻利地爬了起来,然后拿刀冲向老叟,这一流程大概反复了数十次左右,旁人都看呆了。

  老叟有些不耐烦了,超大力的轰飞了迪马,这么大力一下,迪马最终没有缓过来。

  “摒弃神明,终将受到制裁……”

  “尔等行不义之事的畜生,感受下,勇武阶武者真正的实力吧!”

  刹那间,以老叟为中心青色的光柱冲天,大地疯狂的震动着。

  “啊啊啊!”

  虚空之中,一股无形的力量捏住了想要起身的迪马,愣由其喊叫,就是挣脱不开这无形的束缚。

  “碾碎罪恶,虚空之握——”

  越来越多的山匪腾空飞了起来,他们无不恐惧、无不哭喊。存活着的山匪都被接下来的一幕吓坏了。

  “摒弃神明的家伙,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老叟的声音传得非常之远,许多山匪听到后,都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在众人保护之下的山匪头子费尔亦是如此。

  “首领,你怎么了?”因为偷偷的信仰着智慧女神,这位深受首领赏识的下属并没有受到老叟的声音的影响。

  “差点就着了道!”马背上的山匪头子咽了口口水,看向光柱升起的地方,有些敬畏、怀念的说道:“老爷子的身体还是那么硬朗啊,上一次使用这招还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首领,您认识这道光柱的主人?”

  “是啊,老相识了。”费尔捏了捏鼻梁,打趣着问道:“乌石,你可知‘凡武’与‘勇武’的最大区别是什么?”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凡武与勇武最大的区别是。凡武拥有‘炁’,而勇武拥有‘精炁’。以及勇武实力才能进入‘爆炁’状态。”

  “那老爷子不惜进入‘爆炁’状态,大概就是为了除掉我这个祸害吧,哈哈哈哈。”费尔有些惆怅的笑道。

  听到首领的话语,乌石却是憧憬的说道:“有朝一日,首领也会步入这个领域吧?”

  “难说……”费尔不屑一笑,道:“别打马虎眼了,释放特别信号弹,将那几个家伙召回来先。”

  “得嘞!”乌石当即骑马离去。

  且说第一防线这边,因为老叟的大打出手,局面几乎是压倒性偏向兵团、冒险者这边。

  老叟手中的十字之盾化作青色的光点,一点一点的注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巨大的能量从老叟体内迸发出来,化作青色的光柱一飞冲天。刹那间天地色变,地面发出一阵阵剧烈的震动。

  “你们犯下了这么多的罪孽……”

  “也该为之付出代价了!”老叟高举左臂,青色光点逐渐凝聚于左手,幻化出了一个款式新颖的手套。他的上方,是一个巨大的拳套虚影。

  望着宛如神明的老叟,许多心理素质差的山匪当场地跪在了地上不断磕头。

  “我不想死啊……”越来越多的山匪丢下了刀剑,不顾形象的跪了下来。然后迎接他们的,是兵团的刀剑与冒险者们的拳头。

  看着这群想要逃跑的山匪,老叟朝着这群山匪做出了“虚抓”的手势。

  “碾碎罪恶,虚空之握——”

  “哈哈哈哈,啊啊啊!”狂笑着的迪马被一把抓了起来,不仅是他,在场存活的七十来位山匪统统腾地升起。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士兵与冒险者们也不在拖拉,第一时间将伤员、死者抬回到了防线之后。

  “代价,死亡!”老叟做出一副用力向下砸下的姿势。

  被“抓住”的七十多位山匪清一色的“浮”到了天上,大概在三十米左右的高度停下,随后一个个被狠狠地砸到了地面之上,那力道,当场死伤大半。

  老叟轻咳一声,单独抓起来迪马。

  “咳咳,老爷子果然厉害啊,哈哈哈哈……”尽管吐着鲜血,但迪马好歹是恢复了神智。

  “这就是‘勇武高位’的实力吗?哈哈哈哈,妙啊!”

  “既然你恢复了神智,就有资格继续与我对决,可要继续?”

  “求之,不得。”迪马咳着血,笑得十分开心喊道:“求之不得啊啊啊!”

  老叟将其放下,走起路来颤巍巍的迪马再次捡起了他的大刀,哪怕站不稳,他还是狂笑着喊道:“来啊,老爷子,一决胜负啊!”话毕,又吐了一口鲜血。

  “值得尊敬,永别了,迪马小子。”

  “碾碎罪恶,虚空之掌!”老叟面无表情的举起左臂,狠狠地向下拍去。他身后的巨大拳套虚影消失了。

  “秒啊,妙啊啊啊啊——”

  巨大的虚影狠狠的拍在了迪马的身上,激起了阵阵尘埃。在巨大的威压之下,壮硕的迪马终结了一生,戏谑的笑声也戛然而止。

  四大核心成员,狂笑的迪马,死。

  “下一个就轮到你了,费尔!”青色光柱逐渐消失,老叟也一下子降落到了地面之上。

  “咳咳咳,果然是老了,才持续一分钟就成这般模样了,唉。”捂嘴轻咳,老叟脸色苍白的自我调侃道。

  ……

  青色光柱消散的那一刻,负责侦查的冒险者也带回来了最新的消息。

  冒险者公会临时搭建的大帐篷内,意外的喧闹。

  “会长,我们试图接近对方,但对方将领并不愿意接见我们,而且还试图用箭矢射杀我们。我认为可以将他们确定为敌对势力。”身中箭矢的年轻冒险者,喘着粗气,咬着牙汇报道。

  “是啊会长,他们行动虽不是很快,但他们很有秩序移动着,目前已经十分接近进入德诺山脉内侧的通道。对了,他们扛着的大旗上,是一只饥饿白狼在啃食羊羔的图像,可能是某个贵族的军队。”另一名受了轻伤的冒险者说道。

  “啊,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埃尔露感叹道:“‘雪狼吞羊旗’可是相对正统的贵族军队啊。我们压根没办法抗衡,装备的差距有些大。”

  “会长,对方的真实意图我们还不知道,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需要阻止他们吗?”一位短发的女性冒险者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不着急,妾身会解决的。”埃尔露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想到了什么解决的法子。

  “你们辛苦了,快去治疗下。”埃尔露挥了挥手,指示对方可以下去休息了。年轻的冒险者们也没敢托大,纷纷退下治疗去了。

  坐在从冒险者公会带来的实木摇摇椅上,埃尔露会长心思繁重地捏了捏眉心,一脸的平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