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是一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宁玉萌的离去

我是一条龙 柳岸花又明 2704 2022.01.19 20:11

  朱姬想保住陈平安一条命,不过,宁伯君也不好糊弄。

  虽然朱姬说得很有道理,如果陈平安成为象相真人,他的确可以大大方方和九儿在一起了。

  但是,达到这一步何其困难!

  首先,要拜入大派;

  其次,还要成为真传弟子;

  再然后,陈平安还要努力的从筑元、玄光、化丹、元婴一步步突破、最后才是象相境,但凡有一步失误,那就是功亏一篑的结局。

  或者退一万步讲,哪怕陈平安最后能够成为象相真人,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这其中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所以,宁伯君思忖了一会,并没有同意朱姬的建议。

  “等到陈平安从龙宫上来以后。”

  宁伯君淡淡的说道:“还是杀了他吧,这样一了百了。”

  “那九儿会难过的,甚至,甚至······”

  朱姬犹豫了一下:“甚至还会恨宗主。”

  “我又怎么可能让九儿知道呢?”

  宁伯君无所谓的说道:“悄无声息的动手便是了。”

  “万一······”

  朱姬一咬牙,低下头说道:“万一九儿知道了呢?”

  “嗯?”

  宁伯君何等聪明,立刻明白了这句话的潜台词。

  朱姬的意思,如果自己敢对陈平安动手,她虽然拦不住,但是会告诉宁玉萌。

  宁伯君目光阴沉了下来,牢牢盯着朱姬。

  朱姬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陈平安啊陈平安啊。”

  朱姬在心里骂道:“我今天为了你也是豁出去了,以后我也不要你感谢和孝顺,但是你一定要对九儿好,不然我会第一个去杀了你的!”

  “朱姬。”

  过了一会,宁伯君说话了,他仍然有些难以置信:“你可是九儿的姨娘,也是我的妻妹,至于为了一个外人来威胁我?”

  朱姬沉默半晌,仍然坚持着说道:“宗主,陈平安是一个不错的少年,应该给他一个机会。”

  宁伯君眼神晃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朱姬死保陈平安,难道还能把这个妻妹也杀了不成?

  “哎~”

  最后,宁伯君终于叹了口气说道:“那今日便不杀陈平安了,但我也不想九儿和他再见面,一会我就要带九儿回云萝山,陈平安你看着处理吧。”

  “谢谢宗主!”

  朱姬立刻答谢,心里却在想着宗主今日不杀陈平安,以后保不住后悔呢,所以陈平安还得进一个大派。

  修炼那是其次了,先保住命再说吧。

  宁伯君没有搭理朱姬的感谢,他在床边轻轻坐了下来,温声唤道:“九儿,九儿,起床了。”

  宁玉萌睡意朦胧之中,似乎有人在抚摸着自己的脸颊,手掌暖暖的,很像小的时候,父亲把自己抱在怀里的感觉。

  她睁眼一看,父亲居然就在身边。

  “朱姨······”

  宁玉萌嘟着小脸,迷迷糊糊的问道:“我是不是在做梦啊,怎么看到爹爹了。”

  宁伯君是杀伐果断的枭雄,但是听到闺女的这句话,眼泪也都掉下来,他压抑住心头的愧疚,清了清嗓子说道:“九儿,你没有做梦,爹爹真的来了。”

  “真的吗?”

  宁玉萌坐直了身体,确认的确是父亲以后,这才抽抽噎噎的说道:“爹爹,我好想你啊。”

  此时的宁伯君,完全没有击杀两名象相真人时的狠厉,也没有统一妖族时的气概,他只是一个要面子的老父亲,在妻妹和闺女面前忍着情感的迸发,吸了吸鼻子说道:“没事了没事了,爹爹接你回去。”

  “好~”

  宁玉萌先说了一声“好”,然后又像拨浪鼓一样摇摇脑袋:“我还要等平安哥哥。”

  “平安是谁啊?”

  宁伯君假装不知道陈平安,他要验证一下,女儿对陈平安是否真的有那么深的感情。

  “平安哥哥就是······”

  宁玉萌停顿了一下,她在思考如果表述和陈平安的关系。

  “很好的朋友?”

  这样的概括,似乎不够准确。

  “喜欢的人?”

  宁玉萌脸红了一下,她自己都不太明白,这种朦胧的感觉是否就叫“喜欢”。

  “平安哥哥······就是很重要的人!”

  最后,宁玉萌用“很重要的人”来定义陈平安,并且对宁伯君解释道:“两年半前,朱姨带着我去到一个叫平安镇的地方,就是在那里认识了平安哥哥······”

  接下来,宁玉萌说起了自己和陈平安认识的过程,其实有些事宁伯君已经知道了,但是从朱姬嘴里说出来,和从宁玉萌本人嘴里说出来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觉。

  宁玉萌娇憨天真,完全不知道父亲是在试探自己;

  宁伯君表面上带着笑意,偶尔还点头附和,心里却在暗暗吃惊,他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宁玉萌此时的状态已经很不对劲了。

  “要是杀了陈平安,九儿真可能一辈子都不原谅我了。”

  宁伯君暗暗的想着。

  “爹爹。”

  这时,宁玉萌认真的说道:“平安镇的那片竹林可漂亮了,镇上的乡亲们也非常淳朴,我以后想去那里生活。”

  朱姬眼皮跳了跳,她没想到九儿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来,还是太年轻了啊,压根就没看出来宗主只是在套话。

  “可以啊!”

  不过,宁伯君并没有反对,甚至还露出一副向往的神情:“爹爹这些年也很疲惫,说不定以后也要去竹林里颐养天年呢。”

  “好呀!”

  宁玉萌很开心:“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和平安哥哥住在一起,每天看着朝阳升起,等着晚霞落下,晚上还能一起数星星······”

  “九儿,你看这样好不好。”

  宁伯君想了想说道:“你离开云萝山很久了,家里很多长辈都很想念你,你先回去看一看他们······”

  “那平安哥哥呢?”

  宁玉萌立刻问道。

  “看完了家里长辈,我们再回来。”

  宁伯君不慌不忙的回道:“到时接上陈平安,一起去平安镇!”

  宁伯君是象相真人,他来往这些地方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只是宁玉萌还有些迟疑,万一平安哥哥从龙宫里出来了怎么办?

  宁伯君看到闺女脸上的神情,他又加重一点砝码。

  “有些很喜欢你的叔叔伯伯,他们都在和青丘山的争斗中受伤了。”

  宁伯君哀叹一声:“有些人去世之前,还在挂念着你呢。”

  知女莫若父,这句话一说,宁玉萌果然答应下来,但是朱姬已经看透了一切,宗主根本没想去竹林,他只是想把宁玉萌带回云萝山,切断和陈平安的所有联系而已。

  “九儿!”

  当宁伯君牵着宁玉萌的小手,即将遁去的时候,身后的朱姬突然叫了一声。

  宁伯君脸色沉了下来,他答应今日不杀陈平安,可不是看朱姬的面子,只是不想让女儿伤心。

  可是如果逼急了,他依然可以照杀不误的。

  “如果陈平安从龙宫里出来了,看不到你一定很着急。”

  朱姬并没有戳破宗主的谎言,只是这样说道:“你不如留下一点东西,让他安心吧。”

  “对哦。”

  宁玉萌没有犹豫,直接把最宝贝的那枚翠玉簪拿了出来,递给朱姬说道:“朱姨,如果平安哥哥出来了,你就让他不要担心,看到这枚发簪就好像看到了我。”

  没想到“信物”居然是这枚发簪,朱姬有些惊讶,但是看到宗主没有反对,这才收了下来。

  “那我们先回去了,朱姨,你要转达一下哦。”

  宁玉萌挥了挥小手,任由父亲带着自己离开了。

  朱姬看着手里的发簪,幽幽的想着,这是我能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陈平安,如果你要争气,那就努力闯出一片天地,以后带着发簪去找九儿。”

  朱姬默默的想着:“如果不争气,那就带着这枚发簪躲在大派里,虽然睹物思人,但也能勉强保住性命吧。”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