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是一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身陨(下)

我是一条龙 柳岸花又明 3125 2022.01.14 14:31

  萧摩柯和顾横波虽然气力还没有恢复,但是夫妇二人都是战意高昂。

  不过对面的原陛云、申屠宏,还有四只大妖也很谨慎,虽然胜券在握,也还是拿出狮子搏兔的态度。

  剑修出身的原陛云放出一把浸满杀机的飞剑,申屠宏分出几道稠黏的血影遍布在周围,这也是血影宗的神通,只要血影不灭,申屠宏就不会真正的被杀死。

  犬岚、镰鼬、昼虎、安鱼全部显出原身,每一个足有几十丈之高,遮天蔽日一般围住了萧氏夫妇。

  萧摩柯左右打量一番,突然对身边的顾横波说道:“夫人啊,看来今天是真的要死了,不过临死之前,我想再给你吹奏一曲。”

  顾横波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夫君所想,亦是我之所想。”

  于是,萧摩柯在众目睽睽之下掏出了竹箫,不过正要吹奏的时候,大妖里的安鱼稍微有些耐不住。

  既然已经交代完后事,那便痛快上路吧,还要弹奏什么鬼曲子?

  想到这里,安鱼一甩巨大的鱼尾,呼啸着向萧摩柯拍去。

  “夫人,这只蠢蠢的鱼头怪不让我吹奏呢。”

  萧摩柯笑了笑,轻轻一闪就避过了安鱼的击打,然后调皮的说道:“你不让我吹,我就偏要吹!”

  说完,萧摩柯直接把竹箫放在嘴边,顿时一首优美悦耳的曲子在溪风山上方回荡。

  萧摩柯不仅一边吹奏,还一边躲避安鱼的攻击,身形却一点都没有滞缓,在大鱼尾巴的罅隙中潇洒的上下躲避。

  顾横波痴痴的看着,面纱的细纱早已不见了,但也丝毫不在意。

  她大概已经忘了自己年少时候的样子,但永远会记得十六派斗剑的那个夏天,周围都是喧嚣而招摇的各派年轻弟子,只有萧摩柯手持竹箫,一袭白衣飘飘然出现。

  他是那么的惊艳绝绝,光彩耀人,尤其在最后的比试中,凭借着百花谷秘传《九岳轻音》力压无数大派天才,没想到今日还能再次听到这首曲子。

  “就当和过去道别了。”

  顾横波理了理鬓角的发丝,这辈子真是没有一丁点的遗憾。

  想到这里,顾横波突然觉得一阵眩晕,她本以为是刚才使用“坠明”消耗太多灵机的原因,可是又觉得自己的意识好像飘了起来,掠过时间的河、抚过浩瀚的海、聆听过岁月绽放的声音······

  “原来······”

  半晌后顾横波睁开眼睛,自言自语的说道:“居然是这样的。”

  顾横波的些许异样,没有其他人察觉,只是不远处的犬岚看到安鱼拿不下萧摩柯,面子上有些不好看。

  毕竟萧摩柯法力都没恢复,仍然还能把安鱼玩弄于股掌之上。

  “昼虎,你也去吧。”

  犬岚命令着昼虎也过去,二妖合力应该能可以了。

  “算了,别去了。”

  突然,原陛云出声阻止道。

  “原真人何意?”

  犬岚沉着脸,他以为原陛云有意看着散修妖怪的笑话。

  “覆”组织内部其实也有一个鄙视链,那些大派出身、参加过十六派斗剑的弟子基本都不愿意和散修搭话,不过事实也是如此,这些有传承的元婴真人,不管是功法、天赋、法宝也的确要高出一筹。

  “原真人没有其他意思。”

  申屠宏帮腔道:“那安鱼已经死了,昼虎又何必再去白白送命。”

  “死了?”

  犬岚吃惊的看过去,安鱼正拍打着欢快呢,哪里像是死了的样子。

  “《九岳轻音》的厉害之处便在这里了,伤人于无形之中。”

  原陛云平静的说道:“萧摩柯这首曲子吹完,便是安鱼毙命之时。”

  其他三只大妖都半信半疑,一只曲子而已,有这么厉害吗?

  不多一会,萧摩柯已经吹完一首曲子,不过安鱼看上去仍然龙精虎猛的样子,犬岚想了想还是把他唤回来,准备询问几句。

  安鱼犹自不忿,他觉得自己还能再战三百回合。

  哪知道转身刚走了几步,安鱼突然脚步一顿,瞳孔不由自主的睁大,随后体内一阵“呯呯呯呯”的爆炸声,花白的鱼肉和坚硬的鱼鳞到处翻飞,一片血泊之色。

  安鱼满脸难以置信的神色,他艰难的扭头看了一眼萧摩柯,然后“嘭”的一声倒在地上,安鱼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如何毙命的。

  之前萧摩柯驭使的那些梨花瓣,仅仅是沾到了体表才会炸开,这《九岳轻音》是直接钻到了身体内部里面,如果开始一点防备都没有,真的是很难挡住这门神通。

  不过,本就脱力的萧摩柯杀死安鱼以后,他浑身也不再有半点法力了,可是对方谁都不敢妄动,大家都看出来萧摩柯这是临死之前,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现在第一个冲上去的,很可能就是下一个安鱼。

  顾横波扶者丈夫坐下后,转身扫着“覆”的这些成员,原陛云、申屠宏、昼虎、镰鼬、犬岚。

  最后,顾横波把目光放在犬岚身上。

  这只烦人的狗妖三番五次的过来,顾横波最讨厌它了,她端详了犬岚片刻,突然说道:“听闻你很想见识一下《镜花水月》的四门幻术,是不是?”

  “我······”

  犬岚顿时语塞,“坠明”已经让自己吃尽了苦头,其他幻术估计也不遑多让。

  不过,《镜花水月》是一门很需要悟性、修为和机缘的道法,很多元蜃宗弟子一辈子都学不会一门神通,犬岚不相信顾横波四种幻术都会。

  想到这里,再加上原陛云和申屠宏都在旁边看着,犬岚也不愿意不战而逃,所以一边提高警惕,一边回道:“那就劳烦顾真人让我开开眼界了,如果能见识到其他三门幻术,犬岚死亦无憾。”

  “我的悟性不够,原来只能掌握一门‘坠明’而已,现在师门内大概也只有苏师妹领悟了两种神通。”

  顾横波坦然说道:“不过,就在我丈夫演奏《九岳轻音》的时候,我有所感又悟了另一门神通,它叫······”

  “荧焰!”

  随着顾横波吐出这门幻术神通的名字,她的眼眸突然变成变得一片赤红,下一刻,犬岚的胳膊上莫名其妙出现一团黑色火焰。

  “就这?”

  犬岚开始以为像“坠明”那样恐怖的神通,没想到居然只是一团小小的火焰而已,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皮糙肉厚的原因,居然感受不到任何焚烧的痛感。

  不过顾横波使完这门神通以后,浑身也失去了所有支撑,软软的跌倒在丈夫怀里。

  “顾真人莫不是唬我的?”

  犬岚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故意用这种小术来拖延时间,等着其他人来救你?”

  顾横波笑了笑,她都没力气说话了,不过面上尽是嘲讽之色。

  犬岚冷哼一声,伸手就准备抹去那团黑色火焰,可是,异变就这样产生了。

  那团火焰不仅抹不掉,而且越抹烧的越旺,没过多久整只胳膊都已经燃烧起来了,最诡异的是,犬岚一点痛楚都感觉不到,但是烧过的地方尽皆露出白骨。

  “这,这······”

  犬岚顿时慌了,他现在也明白这团黑火不是什么好东西,连忙向见多识广的原陛云和申屠宏求救。

  “此乃蚀骨之焰,只有三种人能解。”

  申屠宏摇摇头说道:“一种是施术者,另一种是元蜃宗同样会此门神通的元婴真人,还有就是象相大能了。”

  前两种是不可能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到“覆”的总部,那里就有象相大能的存在。

  可是就在这说话的时间里,那团黑色火焰已经顺着胳膊烧到犬岚的上半身了,胸腔的毛发皮肉全部脱落,根根白骨都显露出来。

  那团黑色焰火仍然没有停下,继续沿着脖颈向上蔓延,一旦烧到脑袋,犬岚也就是彻底没救了。

  至此,犬岚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必死的,他也丧失了所有风度,大吼一声冲着顾横波和萧摩柯杀去。

  哪知道还没靠近,前方突然又燃起一道黑色火焰拦住去路。

  萧摩柯和顾横波相拥在黑色火焰里,里面似有箫声传出,还有顾横波的吟唱之声:

  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

  看那荣华花上露,富贵草头霜。机关参透,万虑皆忘!

  夸什么龙楼凤阁,说什么利锁名缰,闲来静处,且将诗酒猖狂!

  ······

  所有人都看得呆了,这对夫妻既不想加入“覆”,也不想透露师门的下半部秘籍,潇洒了二百年以后,终于相拥而亡。

  没过多久,犬岚巨大的身体也“轰隆”一声倒地了。

  昼虎和镰鼬都有些不知所措,出来六名大妖,没想只剩下自己两名存活,原陛云和申屠宏都是哀叹一息。

  自从叛门加入“覆”以后,真是体会了什么叫“人情反复,世态炎凉”,其实还不如萧摩柯和顾横波这样,优游闲岁月,潇洒度时光!

  远处的山顶上,看到萧摩柯和顾横波亡故后,宁玉萌低声啜泣,陈平安也在默默的流眼泪。

  少年弟子江湖游,从“人与妖”的胡四娘和林源盛,再到“玄门与魔宗”的萧摩柯和顾横波,少年人也在慢慢的经历和成长。

  ······

  (今天只有这一章了,陈平安没有正式修行的原因,一是字数太少,二是老柳想让他见识一下江湖,再入门派也不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