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是一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妖怪竟是胖娃娃!

我是一条龙 柳岸花又明 2306 2022.01.16 17:49

  这的确是巨浪,而且还不止一排,白花花的浪潮汹涌的拍打在岸上,犹如万马奔腾,整座月儿岛仿佛都震动了起来。

  不仅如此,皎月和繁星也都被黑压压的乌云掩盖,不多时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

  岛上到处都是慌乱的呼叫声,还夹杂着妇女和孩童的哭声,普通人面对自然环境恶变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都是束手无策的。

  不过朱姬很平静,尽管海水好像快要把房子给吞没了。

  “去那个叫纪明秀的家里看看吧。”

  朱姬平静的说道:“兴许她知道这一切的。”

  “姑姑,她是妖怪吗?”

  如果是半年前还在平安镇的陈平安,他肯定是问不出这句话的,不过现在的陈平安也勉强算是走过南闯过北,马上就道出了问题所在。

  哪知道朱姬转头白了他一眼,无语的说道:“不要自认为见过几个妖魔鬼怪,就开始疑神疑鬼了,她不是妖怪,但是······”

  朱姬突然一个转折:“她那个丈夫就未必了。”

  ······

  冒着大雨来到了纪明秀的家里,陈平安发现岛上的大部分人居然都在这儿,还有不少男人手拿钢叉棍棒,似乎在保护着这个院子。

  “这是在做什么?”

  宁玉萌仰头问道。

  宁玉萌没有打伞,雨水从空中淅淅沥沥的落下,浸湿了她弯弯的刘海,滑过了她红润的脸颊,但是少女都没有在意,仍然踮起可爱的小脚尖,好奇的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这样的九儿,陈平安心里涌起一股淡淡的温情。

  “咦?”

  突然,宁玉萌感觉雨好像停了,再定睛一看,原来是某人伸出手臂当做雨伞,挡在了了自己的头顶。

  “嘻嘻~”

  宁玉萌特别的开心,平安哥哥总是这样,做的很多但是说的很少。

  “小姑娘,我们在保护秀儿,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时,身边的一个中年大叔大声问道。

  “保护?”

  宁玉萌有些没明白:“为什么要保护啊她呀?”

  “秀儿刚回月儿岛,这鬼天气就突然变了,就和五年前那时一模一样。”

  中年大叔铿锵有力的说道:“说明那只作祟的妖怪又来了,而且它的目标还是秀儿,所以我们要保护她!”

  “原来是这样······”

  陈平安现在听到“妖怪”也不怎么害怕了,毕竟曾经都目睹过元婴境界大妖的打斗,再说了,自己体内还有一只象相境的真龙呢。

  陈平安个子比较高,能够轻易看到院落里的一举一动,他发现纪明秀一边劝说岛上的乡亲们散去,一边无可奈何的看着风浪,似乎并没有害怕的样子。

  不过,乡亲们以为纪明秀又要像五年前那样,默不作声的跳到海里呢,所以大家把她看的很死,就是不让她离开。

  风雨越来越大,海水就像冲锋的队伍一样,鼓噪着、呐喊着向岛上卷来,慢慢的,那些浪花的潮头还裹成一个茧蛹形状的东西,里面似乎还有人影在晃动。

  “这就是妖怪了!”

  月儿岛的人没有一个退缩和害怕的,他们握紧手里的武器,势必要和妖怪拼个你死我活。

  陈平安悄悄往旁边看去,朱姬姑姑面色如常,说明这只妖怪对她来说应该没什么威胁。

  “好奇怪哦。”

  宁玉萌也在自言自语的嘀咕。

  “怎么了?”

  陈平安问道。

  “那里面是个小娃娃,他都没什么修为的,气候和海水的变化只是因为他天生擅长操控这些东西。”

  宁玉萌指着那团海水形成的茧蛹,小声对陈平安说道。

  话音刚落,就见那海浪形成的茧蛹突然裂开了,果真从里面蹦出一个胖娃娃,大概两三岁的样子,赤着小脚,穿着红肚兜,头顶还长着两个可爱的龙角。

  乍一见到这么多人,胖娃娃居然也有些害怕,扭着小屁股就想往海浪里钻去,可是很快他又好像发现了什么,连忙踏着水跑向纪明秀的家里。

  “娘亲!父亲不在家,你也不在家,我不敢一个人睡觉~”

  胖娃娃奶声奶气的伸出小胖胳膊,要求纪明秀把自己抱起来。

  “娘亲?”

  “不敢一个人睡觉?”

  “这是怎么回事啊?”

  正打算大战一场的乡亲们也愣住了,妖怪怎么是个娃娃,而且还叫着秀秀“娘亲”?

  不过更让大家傻眼的是,纪明秀居然真的抱起了这个长着龙角的胖娃娃,老村长觉得这事有些复杂,需要理一理思绪。

  突然,有乡亲惊讶的喊道:“大家伙看一看,这个娃娃和五年前那个书生是不是很像啊?”

  众人一起瞄过去,可不是吗!

  胖娃娃和五年前的书生简直一模一样,那个坏书生当年还劝说大家把秀秀扔到海里祭祀呢!

  “秀秀,这是怎么回事?”

  老村长走过去,沉声问道。

  “三爷爷······”

  纪明秀还未回答,胖娃娃看到这么凶的老头,居然小嘴一撇,居然“哇”的一声被吓哭了。

  不过,原来剑拔弩张的月儿岛被胖娃娃一吵,那种肃杀的氛围居然一下子消失了。

  老村长也没想到“妖怪”这般不经吓,布满皱褶的脸上也有些尴尬,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迟疑的伸出了手掌,轻轻在胖娃娃背后拍了拍,嘴里哄道:“幺娃不哭,幺娃不哭······”

  胖娃娃还是很好哄的,他很快就停止了哭声,然后扭头看着老村长,大概是觉得这个老爷爷的山羊胡子很好玩,调皮的就要去伸手去抓。

  “不许顽皮!”

  纪明秀打了一下胖娃娃的屁股,胖娃娃撇撇嘴,好像又要哭了。

  “啊······这·······”

  月儿岛的居民面面相觑,隐隐约约好像都明白了什么。

  也可是就在这时,有人发现在刚刚停歇下来的海平面上,突然又掀起一道海浪。

  这道海浪可比胖娃娃鼓捣出来的大多了,远远看过去就好像一面移动的白色城墙,如果拍打在月儿岛上,估计整座岛都会碎裂掉。

  可是这一次,大家都很自然的把目光投向纪明秀。

  “大家不用担心······”

  纪明秀红着脸:“这是我丈夫来了。”

  “喔······”

  乡亲们都点点头,一个个脸上都是“我已经猜到了”的表情。

  没过多久,那道如城墙一般的波涛已经汹涌而至,不过这只是看着吓人,其实没到岸边所有海浪已经“哗啦”一声消散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

  他穿着一身金色甲胄,好像方才真的在宫里执勤一样,不过等到大家看清楚这个青年人的样貌,所有人脸上又是那种“看看,我又猜到了”的自豪表情。

  因为这个青年人,就是五年前的那个坏书生啊。

  青年人在妻子死亡目光凝视下,快步走上前和月儿岛的乡亲们打招呼:“在下傅大力,今年三百多岁了,你们都是秀秀的长辈,叫我一声小傅就好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