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是一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青梅和竹马

我是一条龙 柳岸花又明 3570 2022.01.02 19:00

  平安镇的生活很简单,吃完晚饭以后,大家早早就休息了,陈平安却背着一个书笈悄悄出门了。

  他白天答应过甜九儿,要把自己珍藏的一些圣贤书拿给她翻阅,不过又不能让别人知道甜九儿她们的行踪,所以只能这个时候去竹林。

  其实陈平安这边刚关好柴门,朱姬就已经察觉到了,元婴修士如果刻意关注一个普通人,那么对方的一举一动都能知晓。

  “陈平安来了。”

  朱姬对甜九儿说道。

  “这么早呀。”

  甜九儿正拿着竹叶逗弄着蛐蛐,她心性单纯天真,哪怕在空荡荡的竹林里,也能寻找到一点自己的小乐趣。

  没多久陈平安就出现在竹屋的外面,甜九儿蹦蹦跳跳的跑出去迎接,然后嗔怪的说道:“带了这么多书呀,我一下子看不完的,你背过来也累,下次少带一点。”

  紧接着,就是陈平安闷闷的回答:“知道了。”

  “九儿真是个善良的孩子。”

  草屋里,朱姬默默的想着。

  “咦?”

  马上又传来甜九儿有些诧异的声音:“这是什么?”

  “红,红薯。”

  陈平安干巴巴的回答道:“你们可以吃。”

  原来上午打扫的时候,陈平安发现这里什么都没有,担心甜九儿和那个很凶的姑姑没有食物,所以就把自家的红薯带了过来。

  其实朱姬早就不吃这些世俗的五谷杂粮了,哪怕是甜九儿也过了辟谷期,不过陈平安这样做,说明这个老实孩子还是会关心别人的。

  “九儿善良。”

  朱姬心里评价道:“陈平安嘛,也不错!”

  ······

  就这样,朱姬和甜九儿就在竹林里住了下来,陈平安的生活内容也多了一项——去竹屋找甜九儿。

  陈平安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甜九儿在一起的时候特别的自由和舒心,大概她不会像镇上的邻居玩伴一样,没事总喜欢欺负一下自己。

  春秋冬来,转眼一年多过去了,平安镇依然平和安宁,陈平安也长大了不少。

  一日午后,五婶看见陈平安背着书笈走向竹林。

  “平安。”

  五婶关心的问道:“又去山上读书呀?”

  “昂。”

  背着书笈的陈平安应道,他还是不怎么会说话。

  “平安,读书也不需要这么辛苦,眼睛如果不适了,记得要休息一下。”

  五婶在后面殷切的叮嘱。

  这一年来,陈平安经常带着书本去竹林里大声诵读,镇上的乡亲们也都不觉得奇怪,他本来就是个爱学习的孩子。

  “要是虎头有这般刻苦就好了。”

  五婶笑眯眯的注视着陈平安的背影,不过看着看着,她突然想起一件事。

  “平安······明年就十六了吧!”

  五婶一拍大腿:“再过两年就可以娶媳妇了啊,平安脾气好,模样还这么清秀,我得给他说一门合适的亲家,不然别被人家欺负了。”

  ······

  正当五婶谋划着陈平安婚姻大事的时候,陈平安已经来到了草屋外面。

  其实说来也怪,平安镇猎户不少,竹屋也没有刻意藏在某个偏僻的角落,可是除了陈平安以外,再没有其他人发现这里了。

  “平安哥哥,平安哥哥,平安哥哥······”

  陈平安还没来得及放下书笈,甜九儿轻盈的身影就出现了。

  “九儿。”

  陈平安笑呵呵的打招呼。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甜九儿就开始称呼陈平安为“平安哥哥”,朱姬听到了也没有反对。

  如果仅仅从年龄上来看,这个称呼也没错,甜九儿本来就要比陈平安小一岁。

  如果从身份家世的话······

  不过这种时候谈什么家世呢,也许两年、三年以后,甜九儿就要回到她父亲身边,而陈平安只能永远呆在这个小镇上,大概会娶个媳妇,然后生几个孩子,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

  所以,现在只要甜九儿喜欢,并且这对少年男女在一起没有什么逾矩的行为,朱姬并不插手甜九儿和陈平安的相处。

  其实这两人一个老实敦厚,一个单纯天真,他们年纪又小,又能有什么逾矩的行为呢?

  “平安哥哥。”

  甜九儿挨着陈平安身边坐下,喜滋滋的说道:“你还记得石壁里的那朵腊梅吗?”

  “记得的。”

  陈平安嗅到甜九儿身上的清香,微微红着脸。

  “它今天早上开花啦!”

  甜九儿眼睛弯的好像月牙儿。

  “石壁腊梅”是陈平安和甜九儿无意中发现的,它生长在两块光秃秃的石壁之间,根部浅浅的埋在泥土里,仅仅靠着雨水滋养,居然也顽强的冒出一个花骨朵。

  陈平安和甜九儿都很惊奇,尤其是甜九儿,她每天都要去看一次,并且不打算用灵机催动,就想看看这朵腊梅自然盛开的模样。

  只可惜陈平安太呆板了,如果换个能说会道的人,此时夸一句“开花了又怎么样,反正又比不上九儿漂亮”,保证能把甜九儿哄得开心无比。

  可是陈平安呢,他心里虽然也很高兴,只会这样憨直的回道:“那很好啊······”

  幸好甜九儿已经适应了陈平安的笨拙,她一点都不以为意,还一把抓住陈平安的胳膊说道:“快点,我带你去看看!”

  “我······等一下······你······”

  陈平安觉得这样的举动太过亲昵了,支支吾吾的打算挣脱,可是感受着手腕上嫩滑温柔的触感,嘴边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任由甜九儿拉着自己在竹林里奔跑。

  这时,草屋里打坐的朱姬突然睁开眼,看着牵手的陈平安和甜九儿,微微皱了皱眉头。

  不过甜九儿没有想那么多,她迫切的等了一个上午,就是想和陈平安分享这个好消息,到了石壁前她才松开手。

  “平安哥哥,我没有骗你吧,腊梅真的开花了。”

  “白色的花瓣好漂亮呀。”

  “我今天可是来看了好几次了呢。”

  “咦,平安哥哥,你脸怎么那么红,生病了吗?”

  甜九儿的语速很快,一下子抛出了很多问题。

  陈平安好不容易压抑住“蹦蹦”的心跳,结结巴巴的回道:“我,我没事,看花。”

  ······

  这就是陈平安和甜九儿的相处日常了,无非是腊梅开花了,又或者有只小松鼠正在筑巢,要不就是池塘边里的水干涸了,可怜的小青蛙要被迫跳到另一个池塘里。

  其实都是一些琐碎寻常的小事,不过这两人都是很容易满足的性格,所以他们一点都不觉得无聊,并且留下了点点滴滴的回忆。

  很快又是年末,天公作美还下了一场很大的雪,平安镇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陈平安也是骤然忙碌起来,他作为镇上唯一会写对联的人,一天下来手腕都酸了。

  不过再忙再累,陈平安每天也会抽空去找甜九儿,哪怕除夕夜也没有落下。

  除夕的当晚,陈平安在五婶家吃完饺子,然后回家拿起一枚红布包住的花钿,揣在兜里走向竹林。

  “咯吱~,咯吱~”

  当陈平安踩着积雪来到竹屋外面的时候,甜九儿已经等在门口了。

  “平安哥哥!”

  甜九儿像往常一样挥手致意,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裘棉衣,更是粉装玉琢。

  “九儿,这是礼物······”

  陈平安见到甜九儿,连忙从口袋里掏出红布包,不过因为第一次送礼物有些紧张,一不小心把花钿漏了下去。

  礼物掉在了雪里,陈平安顿时有些局促,没想到甜九儿主动弯下腰,捡起这枚普普通通的装饰品。

  “平安哥哥,这是你送给我的吗?”

  甜九儿吹了吹花钿上的雪花,问着陈平安。

  “嗯······”

  陈平安声如蚊呐。

  “啪嗒!”

  甜九儿直接把花钿别在了自己的额头上,然后仰起头,眼睛里忽闪着明亮的光芒:“平安哥哥,好看吗?”

  此时恰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天空流转著亮银,地下平铺著皓影,甜九儿就这样微笑着,仿佛是月色与雪色之外的第三种绝色。

  “好看······”

  陈平安只是瞟了一眼便深深的低下头,不敢对视。

  两人面对面的站着,不远处的平安镇上时不时传来几声爆竹的声响,又恰如其分的打破沉默,在这样的环境下,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在两个人心中出现。

  这种感觉又甜又涩,真实又有点虚幻,好像还隔着一团云雾,如果想探明云雾之中的本心,可能还需要一些勇气去拨开。

  目前来看,两人都还没有到激发这个勇气的时刻。

  过了很久以后,甜九儿才幽幽的说道:“平安哥哥,你知道吗,我娘亲去世前,她也曾在除夕时送给我一根发簪。”

  两年的时间里,甜九儿从来没有提及她的家庭背景,陈平安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

  不过甜九儿好像只想找一个人倾诉,所以她自顾自的说道:“那是我最宝贝的东西,虽然我爹朱姨他们都说,熦火扇才是一件真正的宝贝。”

  甜九儿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根翠玉色的发簪。

  这枚发簪浑身透亮,绿得好似快要凝出水了,尾梢处还有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点缀其间,比陈平安送的那枚花钿高出不知道多少个档次。

  “平安哥哥,我给你摸一下。”

  甜九儿把翠绿色的发簪递到陈平安面前,很认真的说道:“平时我连爹爹都不让碰的。”

  “喔。”

  陈平安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在指尖接触的一瞬间,玉簪好像通灵似的微微亮了一下,不过转瞬即逝。

  也许是想起母亲的原因,今晚的甜九儿有些低落,陈平安更不知道如何开启话题了,他只是安静的陪着甜九儿身边,如果她想说话了,立刻能够有人听到。

  “陈平安!”

  朱姬不知道何时来到他们身后,打量了陈平安许久以后,才出声说道:“你回家吧。”

  陈平安转过头,寒冬凌冽,朱姬仍然穿着两年前的那套黑色长裙,面上的黑纱似乎也从来没有取下来过。

  “可是······”

  陈平安想说甜九儿情绪不好,但是这种关心人的话,他嘴唇动了好几下,仍然没有表达出来。

  “我知道,你回去吧。”

  朱姬好像明白陈平安的意思,这时,甜九儿也抬起头说道:“平安哥哥你先回去,已经太晚了,路上小心一点,我们明日再见。”

  “喔。”

  陈平安这才站起身,半道又不放心转头的时候,看见甜九儿也在怔怔的看着自己,心里才踏实一点。

  ······

  (谢谢太上布衣本尊的盟主打赏,这是个作者大神,以前还从没说过话,感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