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是一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调皮的真龙老祖

我是一条龙 柳岸花又明 3017 2022.01.15 13:09

  从溪风山离开后,大概因为萧摩柯和顾横波在自己眼前亡故的原因,陈平安和甜九儿情绪都不太好。

  虽然相处时间很短,但是能够从这对夫妇的身上,感觉出他们对于自由生活的强烈热爱。

  朱姬则有些不以为然,她尽管也出手救过萧摩柯和顾横波,但仍然觉得导致这场悲剧的最大原因,就是这对夫妇里没有人晋阶象相大能。

  如果萧摩柯或者顾横波是象相真人,那么又有谁敢来多管闲事呢。

  不得不说,陈平安和甜九儿看待问题仍然保留着童真和浪漫,当然他们本来也是小孩子;

  朱姬就更像一个见惯了人心险恶的长辈,观点总是残忍而现实。

  不过有个好消息,出了溪风山以后,到达北海龙宫只有三个多月的路程了,现在是暮春四月,如果往返都顺利的话,说不定年底还能赶得上回平安镇过年。

  这是陈平安心里最值得期待的事情了,一日晚上,当朱姬和宁玉萌冥想修持的时候,陈平安又把那面黄皮渔鼓拿出来把玩。

  这面小鼓作用其实很鸡肋,就是“咚咚咚”左右摆动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对于一些小动物有亲和力。

  反正陈平安摇动小鼓的时候,路边的鸡鸭狗豚总是不由自主的跑过来,就连天上飞的小鸟都会落在他的肩膀上。

  陈平安和甜九儿都挺喜欢的,不过朱姬姑姑就说这个小玩意不适合修行之人,更适合俗世里那些变戏法的江湖人士。

  “咚~,咚~”

  陈平安轻轻的摆动两下,然后又想着萧摩柯和顾横波的故事,突然,有个声音在脑海里粗鲁的说道:“你小子自己不睡觉就算了,能不能别吵醒我啊,真是聒噪!”

  “谁?”

  陈平安立刻抬起头左右看了看,可是眼前除了闭眼的朱姬和九儿以外,并没有其他人了。

  “大概是最近没有休息,所以出现了幻听。”

  陈平安默默的自言自语。

  “你都快筑元一重境了。”

  那个粗鲁的声音再次响起,嗤笑着说道:“怎么可能还会幻听呢?”

  “你是······”

  陈平安刚要脱口而出的询问,那个声音就打断道:“你不需要开口说话,稳住心神沉入意识里,就能够看见我了。”

  “我······”

  陈平安看了一眼朱姬,半天没有动作。

  脑海里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了,问道:“你怎么不做?”

  “我,我不知道什么叫稳住心神和沉入意识。”

  陈平安老老实实的说道。

  对方听完似乎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他才极度无奈的说道:“你闭眼就好了,老祖我出来找你吧。”

  “······他娘的,果真是个小傻子。”

  末了,对方还这样吐槽一句,可惜全被陈平安听见了,或者说人家就是想当面说出来的。

  陈平安不自然的扭动两下身体,他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应该先告诉朱姬姑姑才对,可是朱姬仍然在修持,陈平安有些不好意思去打扰,自己默默想了一会,最后还是依言闭上了眼睛。

  刚刚闭上眼睛,陈平安就觉得自己的脑海里,凭空出现一个身材高大、穿着紫色大氅的短髭老者,他盘腿大大咧咧的坐着,锐利的目光炯炯盯着陈平安。

  陈平安顿时感觉到很不适应,他都忘了自己才是“主人”,这老头只是“客人”。

  老者的表现也很像一个“主人”,他肆无忌惮的打量一会陈平安,然后评价道:“资质还是不错的,就是太愚钝了一些,不过能说出‘天下非人之天下,亦非妖之天下,而是众生之天下’这句话,也能勉强入老祖我的法眼了。”

  “请,请问,你是······”

  陈平安还是很有礼貌的,他觉得说话前应该介绍一下身份,这样才能知道如何称呼。

  紫袍老者看到陈平安这个文绉绉的样子,立刻嫌弃的说道:“咱们说话就说话,别他娘的搞这一套,我叫傅九殇,鉴于我比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要大,你以后直接叫我老祖就行了。”

  “傅九殇?”

  陈平安吓了一跳,他知道自己身体里的那条真龙就叫“傅九殇”,难道就是眼前这个人吗?

  “你不是死了吗?”

  陈平安疑惑的问道,其实他开口第一句说错了,傅九殇只是休眠,但还没有死。

  傅九殇脾气可不怎么好,他听了果然勃然大怒,生气的骂道:“老祖我是会死的,但是现在还没有死,老祖只是休眠了一下,为什么不能醒过来啊?”

  陈平安一贯都不会和性格凶狠的人打交道,这样被骂了两句,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过了一会儿,大概傅九殇想起自己还是“寄宿”在眼前这个小子的体内,终于撇了撇嘴,缓声说道:“老祖在那朱仙镇的时候,就已经慢慢苏醒过来了,后来这一路上也是半睡半醒。”

  “前几日在溪风山的时候······”

  傅九殇顿了一下又说道:“老祖我也是醒着的。”

  “哦。”

  陈平安点点头。

  “嗯?”

  傅九殇疑惑的看着陈平安:“我在溪风山骂你的时候,你就没有感觉到吗?”

  陈平安呆了一呆,怔怔的说道:“骂我什么了?”

  “······”

  傅九殇就觉得好像在鸡同鸭讲,他都不想解释自己曾经骂过好几次“没出息”,甚至还提醒过,“溪风山有敌人来了”的危险信号。

  “我要是那只小狐狸的话。”

  傅九殇摇了摇头说道:“说不定会忍不住一掌杀了你的。”

  “九儿脾气很好的!”

  自己被骂,陈平安反而觉得没什么,但是如果有人说起甜九儿,陈平安立刻反驳道:“萧真人和顾真人亡故,她都伤心了很久,又怎么可能杀我呢。”

  “······”

  傅九殇突然不说话了,就是直勾勾的看着陈平安。

  因为自己嘴里的“小狐狸”其实是元婴境的朱姬,根本不是那个才筑元二重的宁玉萌。

  陈平安被看得心里毛毛躁躁,他也不知道自己又哪里说错话,惹得这条真龙不快。

  “呼~~~”

  半晌后,傅九殇突然长长的呼吸一口气,终于让自己了平复下来,努力平静的说道:“我傅九殇也算是纵横一世,如果被你给气到了,那真是对不起这名头。”

  “好了。”

  傅九殇都不想再和陈平安废话了,两人完全不是一个频道上,他直接说道:“老祖要继续休眠了,在休眠之前,你还有没有什么要问的,或者提一些要求都可以。尽量一次性问完,老祖不想再看见你了。”

  陈平安想了想,点了一下脑袋,他的确有想问的。

  “问吧!”

  听到陈平安有所求,傅九殇这才稍微感觉找回了一点场子,不然怎么好像自己一直在吃瘪似的。

  “嗯······嗯······”

  陈平安又在组织语言了。

  傅九殇也在等着,心想这傻小子会问出什么问题。

  一、为什么我会莫名其妙的筑元境?

  那傅九殇就准备得意的回答道:“我虽然被斩了三魂六魄,但龙元未散,你就是靠着老夫龙元的洗髓伐脉,生生把你拖到了筑元境,其实认真说起来,老祖已经不欠你的了。”

  二、是不是只有象相真人才能无视那些约束规定,想和谁结婚,那就和谁结婚?

  那傅九殇就准备肯定的回答道:“这是没错的,所以大家才那么想成为象相真人。”

  三、象相真人很难达到吗?

  那傅九殇就准备昂然的回答道:“那有何难啊,闭眼都可以成为象相真人。”

  傅九殇想了想去,和陈平安切身相关的事情,大概也就这么三件了吧。

  “嗯······老祖。”

  这时,陈平安说话了,就是整个人仍然不太自信。

  傅九殇大声呵斥道:“男子汉大丈夫,有话就说,有屁就放,难道我一个老祖,还能骗你不成?”

  “老祖。”

  陈平安这才鼓足勇气,诚恳的说道:“你,你从朱姬姑姑身上拿走了什么东西啊,可以先还给她吗,我保证一定会把你送到北海的。”

  “嘿!”

  这个要求完全是出乎傅九殇的意料,但是对于陈平安来说,又好像显得很合理。

  “小子!你就没想过,这会是你的一个大机缘吗?”

  傅九殇意味深长的说道:“你不关心自己,反而想着去关心别人,以后不会后悔吗?”

  “嗬嗬嗬~”

  陈平安憨厚的笑了笑,他不需要什么大机缘,还是先把朱姬姑姑失去的东西拿回来,那样比较妥当。

  看着陈平安这个模样,傅九殇顿时又不高兴了,好像和这个小子一比,倒是显得自己胸怀不够坦荡。

  “哼!”

  傅九殇气哼哼的说道:“你说还就还啊,那老祖我的面子往哪里搁?”

  说完,傅九殇一个“神龙摆尾”就消失了,陈平安意识里又变成黑乎乎的一片。

  “不是说······”

  陈平安愣愣的想着:“老祖不会骗人的吗?”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