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是一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其实我是妖怪(谢谢CLV橘子的白银大盟)

我是一条龙 柳岸花又明 4008 2022.01.01 18:53

  “朱姬姨姨······”

  听到要杀了陈平安这番话,甜九儿转过身子,小脸上是明显的拒绝。

  这个唤作“朱姬”的女人应该很疼甜九儿的吧,因为她最终还是叹息一声,任由陈平安消失在竹林深处。

  草屋也慢慢的安静下来,雨水沿着竹篾末端“滴答,滴答”的滑落,满屋子都是有节奏的水滴声,只是刚刚还在开心的甜九儿,神情突然有些难过。

  “朱姨,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半晌后,甜九儿泪眼婆娑的抬起头:“其实我也知道,我们的行踪不应该暴露,可是,可是我······”

  “没有关系的。”

  朱姬眼神里都是怜爱,她揽过甜九儿稚嫩的肩头,缓声安慰道:“其实这几日我已经查探过了,平安镇上下都是普通人,既然是普通人,想来也不会泄露我们的行踪,那杀与不杀都是可以的。”

  其实话虽然这么说,但凡陈平安刚才身上有一点修士的气机波动,朱姬都不会让他活着离开的。

  “嗯!”

  不过甜九儿相信了,乖乖的点了点头,她的睫毛又长又弯,末梢还挂着两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少女刚刚哭完的模样真是惹人怜爱。

  朱姬伸手帮甜九儿擦干泪痕,甜九儿也把头埋在朱姬的怀里,落寞的说道:“朱姨,我想爹爹了。爹爹那么辛苦,我不仅一点忙都不帮上,而且为了不拖累爹爹,还要朱姨带着我避开纷争,免得影响到爹爹的布局。”

  “九儿,你不用担心宗主的。”

  提到“宗主”的时候,朱姬语气里都是敬佩:“宗主雄才大略,修为精深,而且他也是筹谋了很多年,我相信肯定是可以一统妖族的,怕就怕······”

  朱姬冷哼一声:“怕就怕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又或者是那些所谓的玄门正道,他们见不得我们妖族统一,背地里会使出什么阴暗的招数。”

  “九儿。”

  朱姬抚摸着甜九儿的后背,温和的说道:“你是宗主唯一的女儿,也是他唯一的弱点,这个时候避开纷争就是对宗主最大的帮助。等到三五年以后,宗主大势已成,朱姨再带着你回去,那时就没有谁可以伤害到你了。”

  甜九儿没说话,只是把朱姬抱得更紧了,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女孩。

  再晚些的时候,雨水已经小了很多,竹林里到处蛙鸣声,草屋里的朱姬和甜九儿没有躺下休息,她们各自端坐一个莲花台打坐。

  这时就看出朱姬并非寻常人物了,因为在打坐的时候,她的头顶居然慢慢凝聚出一朵罡云,仔细辨认之下,还有一只六尾狐狸在罡云中修炼。

  这只六尾狐狸只有拳头般大小,但是她周身清气升腾,吐纳时气机鼓鼓喧嚣,仿佛蕴藏着江河汇海之力,而且在她修炼气机的拨动之下,莲花台上的群花争相竞放。

  看去肃穆端庄,如果是普通人遇到了,说不定以为是神仙下凡呢。

  凝聚罡云乃是“元婴”境界修士的标志,元婴修士有着“搬山倒海、摘星断江”的威能,其实在世俗世界里和神仙也差不多了。

  甜九儿和朱姬的气机也是同出一源,但是她岁数太小,修为不足,还远远达不到元婴境界。

  ······

  第二日,雨过天晴,残存在竹叶上的雨珠折射着刺眼的光芒,然后它们又汇聚着、滚动着落入草地里,将竹屋周边映衬的愈发安宁。

  “啪!”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动静,好像是脚步踩断树枝发出的声音。

  正在闭目的甜九儿睁开眼睛,她看了一下朱姬。

  其实朱姬早已察觉了,元婴修士不需要用眼睛来发现事物,他们的神识足以覆盖周围几十里的范围。

  “昨晚的那个少年。”

  朱姬简短的说道。

  “陈平安?”

  甜九儿有些诧异,不过转而又紧张起来,她担心自家长辈再生杀心。

  “哎~”

  朱姬叹息一声,甜九儿没有经历过人心险恶,所以一直是单纯天真的心性,也许在她看来世上都没有坏人。

  好在陈平安的确是一个普通的小镇少年,不妨看看他去而复返的目的,所以朱姬并未阻止。

  过了一会,陈平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在门口处停了下来。

  “请,请问,还有人在吗?”

  陈平安声音还算洪亮,就是依然紧张的不太利索。

  看到朱姬没有开口的意思,甜九儿清了清嗓子说道:“主人在家的,你有何事?”

  “我来打扫。”

  门外的陈平安回答道。

  “打扫?”

  甜九儿疑惑的眨了眨眼,她都被陈平安弄糊涂了,继续问道:“何故来打扫?”

  “嗯,嗯······我昨晚说过的,所以就来了。”

  陈平安吭哧吭哧的回答道。

  “昨晚说过?昨晚说过什么?”

  甜九儿皱着眉头思索很久,这才记起昨夜陈平安进草屋之前,他好像是说过“如若不慎踩脏了地面,天晴后会专门过来打扫干净”这句话。

  可是,当时自己并没有现身啊,陈平安相当于对着一个空屋子承诺,难道他这样都要信守诺言吗?

  “陈平安,我问你。”

  甜九儿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是不是只要你答应过的事情,不管有多困难,你都会做到的?”

  “是!”

  屋外传来陈平安有些呆、但是却非常坚定的回答。

  这时,一直闭目的朱姬缓缓睁开眼睛,黑色面纱下若有所思。

  “好,那你进来吧。”

  甜九儿大概不想陈平安违逆诺言,答应让他进入草屋。

  陈平安进屋后才发现多了一个人,他没有多言,也没有多看,只是礼貌的施了一礼。

  朱姬神情冷淡,没有回应。

  不过陈平安仍然把礼数做全,然后低头来到自己昨夜避雨的位置,果然看到了些许污泥。

  陈平安弯腰收拾起那些脏掉的竹条,也就在这个时候,甜九儿才发现陈平安受伤了,他的脚踝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割破了,而且在雨水中浸润得太久,泛起的伤口微微有些发白。

  “陈平安。”

  甜九儿在身后叫了一声,提醒道:“你受伤了。”

  “啊······”

  陈平安先是应了一下,听到是这件事以后,愣愣的回道:“喔。”

  甜九儿这才明白,原来陈平安是知道自己受伤的。

  陈平安当然知道了,他昨晚从竹屋出来后,好不容易找准方向穿过竹林,在城里买到了永和堂的草药,然后又送回来给五叔敷上,不过在路上的时候,右脚踝也被锋利的竹尖划伤。

  “我帮帮你······”

  甜九儿心地善良,她不忍陈平安拖着一只伤腿做事,正要走过去的时候,朱姬突然伸手拦住了。

  “朱姨······”

  甜九儿没有理解长辈的做法。

  朱姬没解释,她活了几百岁了,什么样的妖怪和修士都见过,她不太相信这个少年人专门过来只为履行一个微不足道的承诺。

  陈平安不知道别人的想法,在两双眼睛的注视下,他先在屋外找到几簇竹条,然后清理掉那些不整齐的枝叶,最后拿进来铺在地上。

  做完这一切以后,他又对着朱姬和甜九儿施了一礼,这才一瘸一拐的离开。

  整个过程中,陈平安除了发出几息沉重的呼吸声,其他的一句话都没说。

  “朱姨······”

  甜九儿又叫了一次。

  “去吧去吧。”

  朱姬这次没有阻拦,甜九儿赶紧跑到屋外,对着陈平安喊道:“你等一下。”

  “喔?”

  陈平安慢吞吞的转过身。

  “你受伤啦,拖得太久会很严重的。”

  甜九儿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小药瓶,她指挥着陈平安说道:“快点坐下来,我给你敷药。”

  “不,不用的,我不疼······”

  陈平安是个老实孩子,他面对着别人的好意,尤其还是不怎么熟悉陌生人的好意,第一反应其实是打算推辞的。

  “不许拒绝!”

  甜九儿大概明白陈平安的想法,抢先说出了这句话,然后又催促道:“快坐下快坐下,这可是爹爹给我的药,治伤可灵了。”

  少女吐气如兰,她的姿态也是落落大方,陈平安犹豫半晌,最终还是红着脸乖乖的坐了下来。

  “这才对嘛。”

  甜九儿笑着拨开瓶塞,顿时一股浓郁的药香散开,涂抹在伤口上的时候,陈平安只觉得冰冰凉凉的舒适。

  其实这药的功效很大,哪怕对修士都有莫大的好处,治疗普通人创伤属实是大材小用,不过一个是“崽卖爷田心不疼”,另一个压根不认识这些珍奇异宝,也算是凑到一起去了。

  屋内的朱姬默默的看着,灵药对她和甜九儿来说不算稀罕物品,但是自从远遁避开纷争以来,甜九儿好像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

  “到底还是同龄人,九儿和我一起都没有这么笑过。”

  朱姬忖度片刻,又盘算着陈平安:“这少年看着敦厚老实,也不是修道之人,平安镇地处边界远离中洲,而且尽在我神识掌握之中,不如暂且先住在这里,九儿也可以不用到处奔波辛苦了······”

  朱姬考虑了很多因素,有意和平安镇当邻居,不过她还是很谨慎,有一些话需要交代陈平安。

  察觉到朱姬走了过来,陈平安匆忙站起来施礼,他以前从没遇到带着面纱的女人,所以还有些畏惧。

  “陈平安。”

  面对陈平安的执礼,朱姬依然忽略,她冷冷的直视片刻,漠然说道:“你回镇上以后,不可对任何人说出我和九儿的行踪,能做到吗?”

  “哦。”

  陈平安愣了一下,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嗯?”

  朱姬皱了皱修长的秀眉,她觉得陈平安答应的太过轻率,以为这少年没有没有认识到严重性,于是加重了一些语气:“你可要记住了,如果你不小心说了出去,那我就会杀光平安镇所有人!”

  甜九儿撅起嘴巴,很不认同朱姬姨姨的做法。

  其实不仅甜九儿不认同,陈平安也觉得莫名其妙,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戴面纱的姑姑这么凶,居然要杀光平安镇的所有乡亲。

  乡亲们多好啊,为什么要杀他们?

  于是,老实人的“轴”劲上来了,陈平安并不知道眼前这是一位元婴大修士,他只想认真表达自己的想法。

  “我答应不会说,那就不会说。”

  不善言辞的少年涨红着脸:“哪怕是别人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绝对不会吐露一个字的!”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咸淡的毫光从层层竹叶中透过,落在陈平安的脸上、身上、还有混着泥泞的灰旧布袍上,阳光下这个木讷、普通、没有半点修为的小镇少年,突然让朱姬都感觉到了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叫坚定。

  朱姬深深看了一眼陈平安,转身离开。

  “没事了没事了,因为我和朱姨不想被别人认出来,你莫要说起便是了。”

  体贴的甜九儿连忙安慰:“你看看伤口,怎么样了?”

  对于仙女一样的甜九儿,陈平安又特别的顺从,他听话的去瞅了瞅脚踝处的伤口,发现居然已经愈合了。

  愈合了?

  只在短短的时间内愈合了?

  还连伤疤都没有留下?

  陈平安摸着光滑的脚踝,看着笑靥如花的甜九儿,突然愣愣的问道:“你是天上的仙女吗?”

  “我不是仙女。”

  甜九儿俏皮的眨眨眼:“其实我是妖怪。”

  ······

  (感谢CLV橘子的白银大盟,感谢我真没想当玉皇大帝啊、闲欲、SP宝儿姐、祖师村的一口井、磐渊Lee、暮光ssr、仔迷弟_、夜丶天空、青_岚、呆萌无花果、袖手旁观客c、驾校校长李云龙、想起我吗c、大奉等更人、KJKJH、书友20210617003015576、凌老板、锦衣之上、老柳爱吃狗粮、禹神都金幺、竹喧归浣女、东南西北红中发财、梦里桃花三千年、我有个性签名、我是千寻月、无知is力量、悼念贞操的盟主打赏,还有所有打赏和支持的书友。)

举报

作者感言

柳岸花又明

柳岸花又明

我肯定写的最好看,要对老柳有信心,信我就好了!

2022-01-01 18: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