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是一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坏女人来了

我是一条龙 柳岸花又明 2640 2022.01.04 19:10

  上清派的修士到了以后,竹林里的局势更加复杂了,不过朱姬的身形悄悄往后退了退,玄门和魔宗争斗多年,上清派和冥泉宗之间的恩怨纠葛应该更深吧。

  事实也果然如此,尽管祝庭筠解释自己并非刻意尾随傅九殇的遁光而来,但是庞师古压根不信。

  “祝真人这个理由,也就能骗骗小孩子了。”

  庞师古冷笑一声说道:“傅真人和‘覆’组织的象相大能交手,哪怕他受了重伤,也一定得到了很多重要信息,我就不信你们上清派不想知道。”

  祝庭筠摇了摇头不欲辩解,可是他闺女祝瑶光已经忍不住了,脆生生的驳斥道:“哼!谁骗你了,我爹爹说的是实话!”

  她人漂亮,声音也好听,不过这性格里除了霸道以外,好像还有一点专横。

  “瑶光······”

  祝庭筠有些无奈,按理说长辈交谈的时候,晚辈是不能插话的,即便庞师古并非玄门中人,可人家也好歹也是元婴三重修士。

  不过祝瑶光一点都不怕自己的父亲,居然一扭头,傲娇的转向了另一边。

  四徒谭松韵捂嘴轻笑,揽着小师妹的胳膊轻声安慰。

  祝庭筠只能和庞师古抱了抱拳,歉然道:“小女自幼被宠溺长大,我的话她也是不爱听的······”

  此时的祝庭筠没有一点元婴修士的样子,只是一个对闺女无可奈何的老父亲。

  好在庞师古也没有放在心上,一是因为祝瑶光的身份,就算计较也没什么用;二是他都几百岁了,又是这个修行,如果和一个小孩子纠缠不休,传出去太跌自己身份了。

  不过,庞师古的那些徒弟都觉得气愤不过,自家恩师可是元婴三重境,岂能被一个筑元境的小丫头驳斥,有个浓眉大眼的青年人跳出来说道:“师恩如山,当我们的面冒犯恩师,请恕弟子不能忍受!”

  “请恕弟子不能忍受!”

  又有一个庞师古的徒弟应和道。

  “那你们想怎么样?”

  祝庭筠的大徒黄柏涵和二徒赵秀念都走上前几步。

  这两人也是护短,丝毫不怪自家小师妹无礼在先,哪怕是祝瑶光主动惹了事,依然站出来维护。

  “久闻上清派乃玄门第一大派。”

  冥泉宗那个浓眉大眼的青年掷地有声的说道:“冥泉宗贺容璋,请赐教!”

  庞师古这边有五个徒弟,有人率先站了出来,其他四人也不甘落后,纷纷说道:

  “冥泉宗卢辰山,请赐教!”

  “冥泉宗詹允治,请赐教!”

  “冥泉宗杜素梅,请赐教!”

  “冥泉宗辛晓梦,请赐教!”

  徒弟们战意高昂,不过庞师古却不愿无缘无故的打斗,今晚主要任务就是寻找傅九殇,既然此处没有,实在没必要节外生枝。

  再者说了,对面可是上清派和祝庭筠啊。

  上清的道法和祝庭筠的修为,年轻的徒弟们不知道,庞师古可是一清二楚的。

  “咳······”

  就在庞师古要终止这场没什么意义打斗的时候,天空中突然有人“咯咯咯”一声媚笑。

  底下的人不约而同抬起头,只见竹林上方不知何时飘着一团渺渺云雾,隐隐约约的好像还藏着一个人。

  随着云雾缓缓落地,从里面走出一个婀娜的身影。

  这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宫装美妇,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素腰系着一根玉带,盈盈细细不盈一握,水遮雾绕的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樱桃檀口涂抹着胭脂,娇艳欲滴,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自己的魅力。

  她手里握着一根碧玉烟管,这烟管甚是古怪,刚才天空中那团烟雾,好像就是从烟嘴里喷出去的。

  “元蜃宗的苏妙真。”

  朱姬认出了此人身份,转头对甜九儿说道。

  “元蜃宗的吗?”

  甜九儿好像记起了某些传闻,说道:“娘亲去世前,她说元蜃宗以前发生过一次内乱······”

  “没错。”

  朱姬点了点头:“原来的元蜃宗可是和上清一样,位列魔宗第一大派,只是因为一场内乱门中的象相真人几乎全部亡故,这才逐渐衰落下来,不过依然还是魔宗六大派,瞧见她手里那柄烟管没有?”

  “瞧见了······”

  甜九儿看了过去。

  “这柄烟管唤作‘弥尘’,也是属于镇派之宝一类的。”

  朱姬说道:“别看苏妙真只是元婴一重境,但是她有弥尘在手,配合元蜃宗的功法,祝真人和庞真人都拿她没什么办法。”

  “这么厉害。”

  甜九儿讶然,元婴三重和元婴一重虽然属于同一个大境界,实际上综合实力相差很大,苏妙真凭借功法和法宝居然能做到这一步,只能说是门派底蕴深厚了。

  陈平安不了解这些修炼境界,他只觉得“元蜃宗”和“弥尘”名字挺好听的,因为“蜃”有虚幻烟雾的意思,“弥尘”的字面含义也是“遮弥尘世”,而且这位苏真人出场的时候也是带着一团烟雾······

  隐隐约约的,陈平安第一次有些理解那个世界的功法了。

  “祝真人有礼,庞真人有礼。”

  苏妙真甚有礼数,她先向祝庭筠和庞师古道了个万福,然后轻笑道:“我并非是为了傅真人而来,哪怕傅真人的确有‘覆’的情报,我们元蜃宗也没有能力接收,只是没想到能够在此处领略上清派和冥泉宗的无上道法,这才过来一饱眼福。”

  苏妙真这句话半真半假,不过庞师古懒得分辨,只是淡淡的说道:“修道之人没有那么强的胜负欲,既然傅真人不在这里,那我们就先走了。”

  “哎呦,那太可惜了~”

  苏妙真眼波流转,故作惋惜的说道:“上次两派斗法还是百年前的十六派斗剑呢,我记得当时代表各自师门出战的,好像就是祝真人和庞真人吧,当时庞真人棋差一招······”

  庞师古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上次的十六派斗剑时,他刚刚晋升元婴二重,志得意满正要为宗门争光,结果对上了元婴三重的祝庭筠,结果自然是惨败。

  这也一直是庞师古的心病,现在祝庭筠为了打磨道基故意滞留元婴境界,几乎是象相境之下的第一人,庞师古根本没信心战胜他,偶尔碰面只能在语言上争锋一番。

  苏妙真又扫了一眼庞师古的几个徒弟,故意叹了口气说道:“哪怕庞真人清心寡欲,但是令徒心里未必这么想的吧,谁不想替师傅争口气呢?”

  贺容璋、卢辰山、詹允治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男子,本来就觉得不忿在先,又听说恩师曾经败于祝庭筠手里,再加上苏妙真这个妩媚女人的激将,贺容璋直接跪下来说道:“请恩师允我邀战!”

  “请恩师允我邀战!”

  其他四个徒弟也是一起跪下。

  “看到了吗?”

  朱姬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冷冷的说道:“本来庞真人都不想比斗了,结果这苏妙真硬生生要挑起事端。”

  “朱姨。”

  甜九儿不解的问道:“冥泉宗和元蜃宗同属魔宗六大派,苏真人为何这样做呢?”

  “魔宗六大派又不是铁板一块。”

  朱姬面纱的眼神里,露出深深的嘲讽:“哪怕玄门七派也照样是各怀心思,就连我们妖族各部也是一样,不然宗主何必这么辛苦。”

  提到了自己父亲,甜九儿轻轻低下头,她已经很久没见过父亲了。

  突然,甜九儿感觉自己手指被人牵住了,抬起头一看,陈平安正在关心的看着自己。

  “没关系的,平安哥哥。”

  甜九儿心里一暖,不管什么时候,平安哥哥都会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吧。

  看到甜九儿慢慢恢复了正常,陈平安这才放下心来,但是对于苏妙真,因为听到了朱姬的言论,他不知不觉给苏妙真贴上“坏女人”的标签。

  “这是个会挑拨离间的坏女人。”

  陈平安牢牢的记住了。

  ······

  (新书求个打赏和月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