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是一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身殒(上)

我是一条龙 柳岸花又明 2478 2022.01.13 19:53

  察觉到朱姬这边的异常,四名大妖同时停下脚步。

  犬岚觉得情况有些不对,沉声说道:“我们从未得罪过云萝山,还请道友不要插手此事。”

  朱姬不答,举起熦火扇就冲着大妖们扇过去。

  元婴真人使用此等重宝,自然可以百分百发挥所有威力,就见一只浑身冒着火苗、堪比大妖原身大小的鹏雀,飞速向犬岚他们撞去。

  “不好!避开!”

  犬岚大叫一声,当先向旁边闪去。

  也幸好犬岚提醒的及时,其他三只大妖只觉得鹏雀带着凌厉而灼热的气浪,险而又险的擦身而过。

  正在惊魂未定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咔擦”一声巨响,大妖们转头看过去,溪风山最高的那处山头居然都被鹏雀撞断了。

  不仅如此,那些落下的点点火星还点燃了地面上的古树藤条,到处都是“哔啵,哔啵”燃烧的声音,估计不出多久,整座溪风山都要被烧光了。

  萧摩柯夫妇和六只大妖打了那么久,破坏力好像还不如熦火扇全力扇这一下。

  “真不愧是云萝山啊,有传承的妖族就是不一样。”

  狗脸人身的犬岚不禁感慨,这还只是元婴真人使用,如果是象相真人使用熦火扇,偌大的平原郡城估计都要被烧掉一小块。

  “犬岚。”

  镰鼬走过来提醒道:“萧摩柯和顾横波被救走了。”

  “他们跑不掉的!”

  犬岚很自信的说道,辨认了一下气机方向立刻追了过去,浑然没在意变成胚胎的桑熊,还有正在呆呆化解黑雾的朝孔雀,在那一扇之下已经变成灰灰了。

  ······

  朱姬救下萧摩柯和顾横波以后,立刻裹住他们化作一团流光向外遁光,她很清楚只要再飞远一点,那些不善遁行的大妖们就追不上了。

  哪知道刚刚离开溪风山,突然有一道剑光激射而来。

  剑光的速度很快,明明刚才还在很远的地方,不过转瞬之间就到了眼前,好在剑光没有杀意,只是横拦在朱姬等人的前方。

  “少岳?”

  朱姬皱了皱眉头,少岳是仅次于上清的玄门第二大派,这个门派上下都是剑修,所以这道标志性的剑光一出,立刻就能认出来。

  等到剑光徐徐散去,从里面出来一位三巡上下的元婴修士,正在慢慢恢复法力的萧摩柯立刻认出了对方:“原陛云!”

  “萧真人,顾真人有礼,云萝山的道友有礼。”

  原陛云团团打了个稽首,然后也不说话,只是挡在了前面。

  萧摩柯顿时明白了,诧异的问道:“原真人也投靠了覆吗?”

  “哎~”

  原陛云叹了口气,相当于默认了。

  就在这时,天边又出现一条蜿蜒的红线,然后红光一闪,又有一人到来了。

  此人是一个齿白唇红,高冠红袍的少年人,他刚出现就就一阵浓浓的血腥味散发开来,顾横波也认出了对方的身份:“申屠宏?”

  “血影宗弃徒申屠宏。”

  申屠宏也是打了个稽首:“见礼了。”

  一听“弃徒”二字,众人立刻就明白这位也是“覆”组织的成员了,血影宗也是隶属魔宗的六大派。

  如果说面对六名散修大妖,萧摩柯还能一直保持着翩翩风度,可此时对着原陛云和申屠宏,萧摩柯很不理解,颇为愠怒的说道:“你二人都是有根脚的,为何也要加入覆?”

  “萧真人何必多问。”

  原陛云低沉的说道:“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又愿意呢?”

  朱姬默默点头,她想起了九儿的另一个姨姨,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大派弟子谁又愿意加入“覆”呢。

  “迫不得已,哼!”

  萧摩柯冷哼一声说道:“如果你二人方才也去溪风山,我和娘子都不必打斗了,直接自杀多省事。”

  原陛云、申屠宏和那六名散修大妖不一样,他们都是学得正统道术,哪怕是二对二都不一定会输。

  原陛云垂首不语,看得出他和萧摩柯原来是有交情的。

  正在说的时候,犬岚等四名大妖也追了过来,他们看到原陛云和申屠宏丝毫不意外,说明这两人其实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这么说的话,“覆”此次为了吸纳萧氏夫妇,或者说得到《镜花水月》下半部的秘籍,其实出动了八名元婴真人。

  “萧真人。”

  血影宗的弃徒申屠宏平静的解释道:“此次的任务,组织内的十六派修士都不愿意接下,只因大家都曾与你们有旧,所以只能让散修妖怪出面解决。”

  十六派就是指玄门七派、魔宗六派、龙宫、妖族一般是云萝山和芭蕉山(青丘山)。

  萧摩柯和顾横波一个是玄门的元婴真人,一个是魔宗的元婴真人,又都参加过十六派斗剑,人脉自然很广了。

  “但是你们没想到。”

  萧摩柯嘲讽道:“六名大妖都拦不住我们,所以不得不出手了。”

  “萧兄。”

  原陛云大概不想刀剑相向,再一次劝道:“你们不如也加入吧,以你们夫妇二人的能力,在组织内的位置应当很靠前的······”

  “不必了!”

  萧摩柯断然喝道,然后拉起道袍胼指一划,只听“嘶啦”一声断成了两截,他把其中一半扔向了空中,然后再也不看原陛云。

  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是朋友间“割袍断义”的意思了。

  原陛云目光闪了闪,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眼神里一片冷漠。

  现在的情况,好像又再次变成了二对六,不过这次是丝毫没有胜算的,哪怕加上朱姬也是一样。

  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不过在生死争斗之前,顾横波突然走到朱姬面前,深深施了一礼说道:“方才多谢朱真人了。”

  朱姬也回了一礼,看着宁玉萌和陈平安说道:“我家两个小娃儿让我救的。”

  “是吗?”

  顾横波浅浅一笑,蹲下身子仰头看着陈平安和宁玉萌:“姨姨谢谢你们啊,不过姨姨很快就要死了,身上只有两个不值钱的小物件,你们一人一个拿去玩吧。”

  说完,顾横波掏出一个白濛濛的灯盏,这灯盏刚拿出来就有阵阵霞光透出,尽管顾横波口称“不值钱”,但谁都看出来这是一件宝物。

  “这叫瑞云飞灯。”

  顾横波径直塞在宁玉萌手里,口中说道:“这飞灯对于修炼有点小作用,其实你们云萝山也不差好东西,九儿不喜欢的话,摆着当装饰也一样的。”

  然后,顾横波又掏出一面小鼓递给了陈平安,言称这物件叫“黄皮渔鼓”,不过这面黄皮渔鼓真的很普通,远远不如瑞云飞灯珍贵。

  大家都以为顾横波更喜欢宁玉萌,可是只有陈平安感觉到了,顾真人把小鼓塞进自己怀里的时候,好像还拍了几下自己的手背。

  只可惜陈平安是个反应比较慢的人,他一时间没有理解这个用意,尤其顾横波此时的举动更像分配遗物,陈平安心里只觉得难过而不舍。

  送完这两件东西,顾横波长呼一口气,站起身走到丈夫身边,在这个过程中,不管是原陛云和申屠宏,还是犬岚等四名大妖,他们都没有催促。

  身为元婴真人,这点气度还是有的。

  “送完了?安心了?”

  萧摩柯转头看着妻子,笑吟吟的问道。

  “安心了!”

  顾横波歪头看着丈夫,心满意足的回道:“可以上路了!”

  ······

  (谢谢从薇薇安开始开始的盟主打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