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是一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胡四娘

我是一条龙 柳岸花又明 3059 2022.01.08 19:18

  陈平安三个人来到宴宾楼以后,发现这里果然很多桌位,熙熙攘攘几乎都坐满了,有些人面上带着风尘仆仆的神色,明显也是路过朱仙镇的旅人。

  最前面的一张大桌上,主位是一个矮矮胖胖的老头,身着绫罗绸缎裁剪的喜庆外套,手指带着一枚玉扳指,脸色红润,富态祥和,应该就是中年知客口中的“林老爷”了。

  林老爷左手边坐着一个妇人,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多岁,气质典雅,大方和气,应该就是他的夫人了,右手边是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大概是林老爷的儿子。

  陈平安他们找了张稍远一点的空桌坐下,很快就有小厮过来斟茶倒水,耳边也传来了周围闲谈阔论的话语。

  “这林老爷到底有多少钱啊,酒楼里估计得有几百人了吧。”

  有人随口感叹道。

  “兄弟,一看你就是外地人。”

  旁边的朱仙镇本地人说话了:“林老爷号称林半街,朱仙镇有一半的地皮商铺都是他的产业,不仅如此,郊外还有良田千顷,那钱自然是数不过来的。”

  “原来如此。”

  那外地人又问道:“老兄,我还有一个疑问,林老爷今年五十了,儿子也都二十多了,怎么夫人看起来那么年轻啊?”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

  本地人卖弄似的说道:“这个林夫人不是原配,原来的林夫人早早就病死啦,这个其实是林老爷续弦,两位林少爷也不是现在的夫人所生。说起来这林老爷啊,以前和我一样穷,就是娶了这个林夫人以后,做什么赚什么,所以说娶妻要娶贤啊······”

  下面就是没什么营养的抱怨了,朱姬听了一会,问着陈平安和宁玉萌:“你们猜猜,哪个是妖怪?”

  “林夫人吗?”

  宁玉萌有些不太确定。

  朱姬不置可否,又问着陈平安:“你觉得呢?”

  “我也觉得是林夫人。”

  陈平安也是这个答案。

  “嗯?”

  朱姬奇怪了:“九儿猜对了,这是意料之中的,你又是如何猜到的呢?”

  这也算变相承认林夫人就是那个“小妖怪”了,陈平安挠挠头,吭哧吭哧的说道:“书中的典故里,一般林夫人这样的都是妖怪。”

  “也对。”

  朱姬听了,淡淡的说道:“差点忘了你也是个死读书的,什么书都爱读一点,这次居然让被你蒙对了。”

  “鹅鹅鹅~”

  宁玉萌捧着茶杯,笑得很开心。

  “书上说的,不是我蒙的······”

  陈平安不敢和长辈顶嘴,默默嘟囔了一会,等到菜上桌以后,他就自己吃了起来。

  朱姬和宁玉萌早已辟谷,宁玉萌偶尔还喝两口热茶,朱姬是一点世俗的东西都不会吃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当气氛最热烈的时候,林老爷从座位上站起来,一手举着酒盅,一手牵着林夫人来到酒楼中间位置。

  主人亲自下场,大家也很给面子,整座酒楼也慢慢安静下来。

  林老爷环转四周,大声说道:“感谢朱仙镇的父老乡亲,还有路过朱仙镇的江湖兄弟,愿意赏脸来参加鄙人的寿诞,俗话说五十而知天命,我虽然不懂天,但是却知道‘满足’二字怎么写,我林源盛一生能够有如此境地,就是知足常乐的原因!酒楼里好酒好菜管够,还请各位乡亲朋友们随意享用!”

  “好!”

  林源盛这番话说得颇有哲理,尽管有不少人根本没听懂,但是丝毫不影响大家高声叫好。

  更有人手托一块红布走上前去,笑着说道:“路过宝地承蒙招待,山野人士也不知道如何感谢,索性送点家乡特产,还请林老爷林夫人笑纳。”

  生日当天有人送上贺礼,尽管林源盛什么都不缺,不过还是兴致勃勃的要掀开红布,看看里面是什么礼物。

  “林老爷。”

  送礼物这人又建议道:“不妨让林夫人揭晓,实际上我这家乡特产并不适合林老爷,反而特别适合林夫人。”

  “是吗,还有这讲究?”

  林源盛有点被吊起胃口了,他侧身让开一点说道:“四娘,既然客人这么说,那便你来吧。”

  林夫人是个文静的性子,她本意是不想出这个风头的,只不过碍不过丈夫的情面,这才伸手解开那块红布,发现里面是一面铜镜。

  观众们顿觉失望,镜子有什么稀奇的啊,就连林源盛也觉得这人一直在故作玄虚,哪知道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只见那送礼那人手心一翻,镜子“唰”的一下立了起来,古朴的镜面正对着毫无防备的林夫人。

  “啊······”

  林夫人顿时发出一声痛不欲生的惨叫,遮着脸踉踉跄跄的倒退十几步。

  这一切变故来的太快,谁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有朱姬一脸的平静,似乎早有预料。

  “四娘,四娘······”

  林源盛也是吓了一跳,正要去准备去扶起妻子,没想到送礼物那人一把拉住他,口中叱责道:“你要做什么,莫不是想救一只精怪?”

  “精怪?”

  林源盛还不懂什么意思,就见送礼物那人一甩罩在外面的便衣,露出里面的七星道袍,抚须说道:“我乃镇妖宗侯安都,数日前得你儿子求助,这才来到朱仙镇。你妻子胡四娘乃是一头狸猫成精,你若不信看看她的脸吧,她被我照妖镜一晃,此刻已经现出了原形。”

  胡四娘听到这番话,拎起衣袖想把脸再挡得严实一点,但是依旧能够从缝隙中看到一撮一撮的白毛。

  与此同时,她的头顶也已经竖起了两只尖尖的小耳朵。

  一切的一切,全部都证明侯安都所言非虚。

  “哗~”

  酒楼里立刻骚乱起来,有些人胆子大,或者说比较信任镇妖宗的这位道长,所以想留下来看热闹;有些人胆子没那么大,但是看到没有人离开,自己也就没有离开。

  众人再次议论纷纷,但是话里话外的语气,已经从溜须吹捧变成了讥讽嘲笑。

  “我说林老爷怎么做什么赚什么呢,原来是有妖怪相助啊。”

  “就是就是,我若得妖怪相助,说不定就不止林半街,那就是张全镇了。”

  还有人更过分,直接说道:

  “听说狸猫爱吃鸡,我家前几年老是不明不白的丢了几只鸡,不知道是不是这林夫人偷走吃掉了。”

  “这也不是没可能的,等这件事平息以后,你得去找林老爷说清楚,让他把鸡钱赔给你。”

  ······

  这些话听得陈平安心里很不舒服,朱仙镇远比平安镇繁华,怎么就没有平安镇团结呢?

  平安镇如果哪家出现了问题,其他家都会尽量帮忙,根本不会这样落井下石,况且林家还免费请所有人吃喝呢。

  在这纷纷扰扰的环境里,处于酒楼中心位置的林夫人,也就是狸猫怪胡四娘突然说话了。

  “大哥儿,二哥儿,我虽然不是你们的亲生母亲,但是自打与你父亲做夫妻以后,对你们也是衣食吃喝从无短缺,你们为何要这般对我?”

  胡四娘虽然中计现形,面对的也是擅长降妖的镇妖宗,但是她语气沉稳平和,哪怕是质问林家的两个儿子,也丝毫没有气急败坏的样子。

  朱姬看了,默默的点了点头。

  “切!”

  林家大儿子不屑的说道:“我们衣食不缺,那是因为我们家有钱的缘故,和你有什么关系。”

  “那你可知。”

  胡四娘声音依然平静:“我和你父亲十五年前刚认识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挑担货郎,林家之所以能这么有钱,全部是我告诉你父亲该做什么、该买什么、该经营什么。”

  “既然这样,那你又为何建议父亲,等他百年以后把林家所有资产全部捐献去做善事?”

  林家二儿子也出声质问了一句。

  “哦~”

  大家这时终于明白了,原来事情所有的起因,一切都是因为钱啊。

  “那些资产本对你们林家来说,本就属于意外之财。”

  胡四娘以袖遮面,虽然看起来处于下风,但她不气不恼,平淡而直接的道清了事实真相:“我爱的是你父亲,所以不忍他贫困吃苦,等你父亲去世后,这些林家命中不该得到的意外之财,自然要散出去做善事,你们如果想要钱,为何不去自己赚呢?”

  胡四娘说话平和,但是字字戳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林家大儿子率先挂不住了,大喝一声转移了话题:“你这女人嫁入我家十五年,我父亲已经垂暮老矣,你居然始终没什么变化,岂能不是妖怪?”

  “可是你又偏偏很狡猾。”

  林家二儿子连忙接过话题:“常年身居内院之中,若不是我和大哥故意用父亲寿诞为理由把你引出来,侯道长又岂有机会诛灭你这邪魔外道!”

  “我是妖怪不假。”

  这时,胡四娘也放下了衣袖,露出了一张白花花的狸猫脸,她看着林源盛说道:“但我却不是邪魔外道,我丈夫可以为我作证,我没有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坏事。”

  ······

  (谢谢看书入心忘其表的盟主打赏,新书求个票,谢谢大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