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是一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甜酒儿?甜九儿!

我是一条龙 柳岸花又明 2407 2022.01.01 11:45

  大概老实人性格里都有一些“轴”的,陈平安的轴劲儿就是体现在“重诺”这一点上,言必信,行必果,也是圣贤书里的君子做派,所以他真的冒雨穿过竹林去城里买药了。

  不过雨越下越大,尽管陈平安身上披着茅草编成的蓑衣,但是脸上就遮不住了,雨水顺着发髻缓缓的流下,模糊着前方视线。

  “这条路,刚刚好像走过吧。”

  周围没有一丁点亮光,宛如一团浓稠得化不开的墨水,正在奔跑的陈平安突然发现自己迷路了。

  “沙沙沙,唰唰唰,嗒嗒嗒······”

  竹林里到处都是奇怪的声音,也许是雨水打在竹叶上,也许是风呼啸而过,也许是······

  “呜呼~”

  又是一阵冷飕飕的雨丝飘过,浑身湿透的陈平安莫名打个寒颤。

  “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

  “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

  “子不语怪力乱神······”

  陈平安突然有些害怕,一边背诵圣贤书为自己壮胆,一边闷着头往前跑,他和人交流时结结巴巴,诵读时却特别的顺畅。

  不过还挺有作用的,没多久陈平安就没那么害怕了,而且跑着跑着他只觉得视野里“倏”的一空,一座草屋凭空出现在眼前。

  草屋的门口敞开着,只是屋里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清。

  “以前怎么没见过这个草屋。”

  陈平安心里有些疑惑,不过竹林中有草屋并不稀奇,镇上的猎户为了捕捉猎物,经常会整夜蹲守,所以这很可能是他们搭建的。

  “要不······先在这里避一下雨,然后辨认出正确方向,总好过这样胡乱奔跑。”

  陈平安打定了主意后,对着黑漆漆的草屋门口问道:“有人,有人在吗?”

  没有任何回应,看着像是没人的样子。

  不过即便这样,这个老实的少年依然对着空屋子解释道:“我是平安镇的陈平安,本打算去城里抓药,然后······然后就迷路了,所以想借屋暂避风雨,如果不慎踩脏了地面,天晴后我会专门过来打扫干净的。”

  “哗啦啦,哗啦啦······”

  除了雨水,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那就叨扰了。”

  陈平安又对着空屋施了一礼,然后才肯踏过门槛。

  也就在这个时候,在这嘈嘈切切的雨势中,似乎有一个人在说话。

  “这个人,好呆噢~”

  声音婉转悦耳,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的清脆。

  ······

  陈平安自然是没有听见的,他进屋后就来到一处拐角坐下,并且蜷缩着泥泞的双腿,尽量不弄湿更多的地方。

  他一边盼着雨小,一边看着雨滴重重落下砸在地面上,清澈的水珠四散飞溅,似乎还蛮有趣的样子。

  可是没过多久,他突然嗅道了一股淡淡的清香。

  逢年过节的时候,平安镇上有些女人也会涂抹胭脂水粉,陈平安对香味并不陌生,但是这个味道好像比那些胭脂俗粉要好闻一万倍。

  不过,还没等陈平安思考这股清香到底是来自哪里,在草屋伸手不见五指的的最深处,一个身影突然凭空出现,悄悄的向陈平安走来。

  与其说是“走”,更不如说是“飘”,因为她的双脚都没有沾着地面,而且速度很快,转瞬就到了陈平安身后,紧接着抬起手臂,对着陈平安肩膀就呼啸落了下去。

  这一切,陈平安都没有察觉。

  不过,即将触碰到陈平安肩膀的时候,那只手臂却突然停了下来,转而在陈平安肩膀上轻轻的、轻轻的拍了一下。

  “你是谁呀?”

  这个声音,和刚才评价陈平安“好呆”的是同一个人。

  不过陈平安却吓了一跳,他本以为屋里是没有主人的,所以连忙站起身道歉。

  “对······对不起,我······我以为主人不在家的······”

  陈平安只管红着脸解释,头也不敢抬。

  “噗嗤~”

  大概是陈平安的窘态太过好笑,主人居然没忍住笑了一声。

  陈平安有些纳闷的抬起头,顿时愣住了。

  眼前的居然是一名少女,年纪约莫十三、四岁的样子,身着翠绿色的薄衫,双眉弯弯,明亮的眼睛灿若繁星,小巧的嘴唇如新剥菱角,面庞清丽脱俗,乌黑的发丝束成两个可爱的圆髻,显得活泼而灵动。

  陈平安何曾见过这般漂亮的少女,他怔怔的看了半晌,直到想起“非礼勿视”的圣贤名言,这才再次红着脸,惭愧难安的低下脑袋。

  少女倒是没有这般容易害羞,不过她也没有出声,只是好奇的打量着陈平安。

  她是个美人胚子,哪怕是思考的模样也很漂亮,歪着小脑袋,鼓着小脸蛋,还用青葱似的食指“啵,啵,啵”一下一下敲击着自己粉嫩的脸颊。

  屋里慢慢安静下来,外面的雨也好像小了一点,不过溅起的水花依然引起了一串又一串的涟漪。

  “扑通~”

  直到池塘里莲蓬被积盛的雨水打翻,这才打破了持久的静谧。

  “你刚才说了你的名字······”

  少女问道:“可是我没有听清,你能再说一遍吗?”

  “我叫······我叫陈平安。”

  陈平安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陈平安······”

  少女默念两声,她年纪小,再加上一直被长辈呵护的很好,想到什么就会说什么,不禁脱口而出道:“你名字叫平安,那就一定会平安吗?这名字起得,不好不好。”

  “陈平安”乃是老夫子起的名字,陈平安对这个将自己捡回来养大的老夫子非常尊重,别人怎么可以诋毁呢?

  “那,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陈平安瓮声瓮气的问道。

  “我叫宁······”

  少女刚要说话,黑暗中突然又有人轻咳一下,不过这声音居然越过了陈平安,只有少女能够感应到。

  “我叫甜九儿,爹爹伯伯姨姨她们都是这样叫我的。”

  少女脆生生的回道,她没有撒谎,自己小名的确叫甜九儿。

  “哼!”

  这是来自老实人的反击了,陈平安闷闷的说道:“酒都是辣的,哪有甜的酒啊!这名字起得,不好不好。”

  陈平安模仿着甜九儿的句式,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同样的一句话,他说出来总有一股“憨味”。

  “啊?甜的酒?”

  甜九儿听了先是一愣,等到反应过来以后,突然不可抑止的笑了起来。

  “鹅鹅鹅······”

  少女的笑声好像黄莺一样婉转,搭配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愈发动听悦耳。

  “有,有什么好笑的!”

  陈平安觉得自己好像被这样一个小丫头欺负了,也不顾外面雨还没有完全停下来,直接冲了出去。

  甜九儿并没有阻拦,仍然捧腹笑着,这好像是自己这段日子以来最开心的时候了。

  直到草屋的暗处又缓缓走出一个人影,她身材窈窕细长,似乎是一个成年女性,而且面上蒙着黑色细纱,看不清容貌。

  她盯着陈平安在雨中的身影,轻声说道:“九儿,应该杀了他的。”

  ······

举报

作者感言

柳岸花又明

柳岸花又明

晚上7点左右还一章。这本书的主角,老柳想刻画一个和“陈汉升”迥然不同的性格,而且很有信心刻画好。

2022-01-01 11: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