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是一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是一条龙

柳岸花又明

  • 仙侠

    类型
  • 2022.01.01上架
  • 28.10

    连载(字)

17.41万位书友共同开启《我是一条龙》的仙侠之旅

白银盟CLV橘子 盟主磐渊Lee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平安镇的陈平安

我是一条龙 柳岸花又明 2780 2022.01.01 11:44

  小镇叫平安镇,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平凡的不能再平凡,没有富可敌国的陶朱公,没有流传百年的书香世家,也没有佩金带紫的官宦豪门。

  平安镇上有的,仅仅是凉棚下卖豆腐脑的妇人,徐娘虽老,却也多情;

  石桥边上扎油纸伞的老阿婆,每日看着天真浪漫的孩童从身边飞快跑过,脸上的皱褶里都是笑容;

  树荫下看相的先生神神叨叨晃着脑袋,唬骗着情窦初开的少女;

  夕阳西下,当牧童赶着耕牛回家的时候,青石板铺成的街道被踩得“咯吱咯吱”作响,也预示着小镇的一天即将结束。

  大家好像都很悠闲,因为这样慢悠悠的日子还有很多。

  平安镇外面是一圈广袤的竹林,一眼望不到尽头,风乍起竹叶也会“沙沙”作响,如果下雨了,经过雨水冲刷后的竹林还会氤氲出一团朦胧雾气,浩浩飘飘如临仙境。

  又是一年的谷雨。

  雨势并不大,雨丝却肉眼难辨,往往叫人湿了春衫才有所察觉,傍晚时分,当家家户户升起炊烟时,烟雨交杂,整个小镇犹如一副丹青水墨画。

  “陈平安!”

  突然,一句中气十足的呼喊,打破了水墨画的平静。

  出声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身材微胖,穿着常见的布裙荆钗,她站在自家的屋檐下,大声冲着隔壁叫唤。

  妇人明显是个急性子,别人没来得及回应,她就再次叫唤起来:“陈平安,陈平安,陈平安······”

  “咿呀~”

  终于,隔壁的的柴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少年。

  少年岁数不大,也就是十四五岁的样子,头戴一方灰色头巾,穿着一件亚麻色的布袍,袍子上有几处显眼的补丁,家境应该很是一般。

  少年人虽然家贫,模样却很是清秀,浓密的眉毛下是一双温和清澈的眼睛,肩膀并不健壮,但也从未佝偻,不过有趣的是,这略显倔强的脊梁都被一身干净的书卷气掩盖了。

  “五,五婶。”

  不过,少年人刚一开口就破功了,他倒不是结巴,只是真的不善言辞。

  “陈平安,你又脸红了!”

  妇人还未搭话,从她身后又伸出一个脑袋,虎头虎脑的很壮实,这应该是胖妇人五婶的儿子,他大笑着说道:“陈平安,你怎么经常脸红啊,扭扭妮妮的好像一个娘们,这样以后怎么当教书先生?”

  原来,这腼腆少年人就叫陈平安,他被邻居玩伴这样一奚落,更加不好意思了,张口想解释却又不知道如何争论。

  “这孩子,憨憨的。”

  五婶摇了摇头,拉着陈平安进入院子里,顺便还踢了一脚自家儿子:“不许欺负平安,他那么老实。”

  “娘!”

  五婶儿子小名虎头,他摸着脑袋吃醋的说道:“你们为啥都对陈平安那么好啊,难道就因为他是老夫子的学生、然后生得俊俏、听话用功、诚实笃信······”

  虎头刚开始还很愤懑,不过越说声音越小,最后索性闭上了嘴巴,这时五婶也转过身,瞪眼反问道:“你就说吧,我们应不应该喜欢平安这样的乖孩子。”

  ······

  陈平安是个乖孩子,这是平安镇所有人的共识,尽管他不是原住民,只是镇上教书老夫子捡回来的一个孤儿。

  老夫子姓陈,饱读诗书,但他并没有给陈平安起什么雅致的名字,大抵在老夫子的心里,他希望这个孩子“岁岁平安”就好了。

  后来老夫子去世了,镇上的人就主动照顾起陈平安,一方面大家感念老夫子在世时,不要束脩免费教导孩童的恩德;

  另一方面,陈平安知书达理,品行很好,而且大家也希望他以后能够继承老夫子的衣钵,成为镇上唯一的教书先生。

  至于五婶这些中年妇人,她们心思就要简单很多,就是看着陈平安和自家孩子差不多大,心疼他罢了。

  不过陈平安也从来没有白吃白喝,他每次总会帮别人写封家信或者挽联,如果对方实在不需要这些东西,他还会帮忙跑腿。

  平安镇被竹海隔绝,如果去城里必然要穿过那片茂密的竹林,小镇住户可以不写家信,但是日用品仍然需要的。

  就拿五婶家来说,现在就急需一些草药,因为当猎户的五叔受伤了。

  陈平安刚进入五婶家里,他立刻闻到了一阵违和的血腥味,抬眼看去,五叔小腿上包扎一层旧衣服做成的布条。

  “平安来了啊,赶紧坐下吃饭。”

  不过五叔好像没事人似的,他还有滋有味的喝着酿酒,浑然没把这点伤放在心里。

  “就知道喝酒,哪天醉死了都不知道!”

  五婶生气的骂道,大概中年夫妻就是这个相处模式,五婶看到丈夫受伤了,虽然也很心疼,不过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很“刻薄”。

  “真要醉死了,那才叫舒服呢。”

  五叔又喝下肚半碗米酒,脸上露出满足的神色,然后啐了一口说道:“他娘的也真是蹊跷,今天在竹林里打猎,总觉得背后好像有双眼睛在看着我,可是一转头又空荡荡的,以往从来没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才不小心跌进陷阱里。”

  “你是喝酒喝迷糊了!”

  五婶冷哼一声,她认为丈夫这是打猎前饮酒的缘故。

  “兴许是吧。”

  五叔也只能把理由归咎于此,因为他的确什么都没看到。

  “五叔。”

  陈平安瞅着布条还在渗血,蹲下身子慢吞吞的问道:“疼不疼啊?”

  “不疼!”

  五叔借着酒劲吹嘘:“我这身体多强壮啊,以前受过比这还严重的伤,躺两天就痊愈了······”

  “那是因为家里有永和堂的草药!”

  五婶冷冷打断道:“眼下可是正好用完了,外面还下着雨,只能等雨停了我再去城里买回来了,你就先忍着吧。”

  五婶一边和丈夫说话,一边把饭菜端上桌,小葱豆腐、清蒸鲈鱼、还有打来的野味和竹笋,没有非常精致但也足以果腹。

  四个人吃完饭以后,陈平安注意到五叔伤口的血迹越来越多,他默默看了半晌后突然说道:“五叔,我今晚去城里买草药吧,这样你就能早点好了。”

  “不用不用,一点都不疼的。”

  五叔摆着手拒绝,其实不疼是假的,毕竟陷阱里都是削尖的倒桩,而且还刺破了小腿,所以他才一直饮酒止痛。

  不过今晚是肯定不能去城里的了,下雨时的竹林能见度很低,在漆黑一片的环境下,除了迷路以外,还可能踏进捕猎的陷阱里了。

  五叔只当陈平安在客套,正在灶台洗碗的五婶也没有听见对话,等到陈平安告辞回家以后,虎头逗弄一会自家的大黑狗,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头说道:“娘,你说陈平安会不会真的去城里买药啊,他总是傻乎乎的。”

  “什么去城里?”

  五婶一问之下才知道有这么件事,她发出“哎呀”一声的惊叫,匆匆忙忙跑到了隔壁,这才发现陈平安并不在家,一同消失的还有遮雨的蓑衣。

  “这实心眼的傻孩子······”

  五婶怔怔的呢喃道:“肯定是冒雨去城里买药了。”

  “当真?”

  五叔难以置信。

  “你整天不是打猎就是饮酒,连自己家里的事情都不了解,哪里知道平安的性格。”

  五婶看着不远处连绵不绝的竹林,担忧的说道:“我是看着他长大的,这孩子重诺,心地也善良,只要是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

  “可不是嘛······”

  虎头也在旁边佐证:“小时候玩捉迷藏,我们让陈平安躲在桥底下别出来,结果他就真的没动一步,等到我们想起他的时候,河水涨潮都漫到陈平安小腿肚子了,要是再晚一点······”

  “所以。”

  虎头吐了吐舌头:“后来我们都不敢和平安开玩笑了,生怕他认真。”

  “那······那可咋办。”

  五叔也愣住了。

  “还能怎么办。”

  五婶叹了口气:“竹林那么多小路,现在追也追不上了,只能在家里候着了。”

  此时,天上的乌云越来越厚,在夜色的映衬下,白日里郁郁葱葱的竹林此刻好像一只匍匐的凶兽,正张开血盆巨口,静静等着猎物进入其中。

  ······

举报

作者感言

柳岸花又明

柳岸花又明

新人新类型新书,大家多都支持和收藏,也可以言之有物的提意见。

2022-01-01 11: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