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我有骑砍作弊指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卑微、仁慈

我有骑砍作弊指令 平头蜜獾 2345 2021.01.19 00:11

  天光大亮,涂湾村的北门外几个村民正在清理道路上的碎石,填补路上的基坑,老霍伊德父子正在这个队伍中。

  不过和其他正在卖力干活的人不一样,两人频频望向村子里的方向。

  “我们两个不应该都离开家的。”

  老霍伊德喃喃的嘟囔着,他很沮丧,他预感悲剧即将发生。

  “早知道这样,夏收时就不抗捐了,村长那阴损的人必然会带那些骑士老爷去找小夏尔她们!”

  老霍伊德作为一个祖父不绝望吗?绝望,但是不敢也不能反抗。

  小霍伊德作为一个丈夫不愤恨吗?愤恨,但是不能也不敢表露。

  昨夜发生在邻家的事情他们亲眼得见,但是只要没找到他们头上,就不敢声张!

  就是找到头上……

  妻子是他自己的,可贵族老爷看得上,他就得洗净奉上,女儿……

  也终将嫁人的,要是被那个贵族老爷看上了收做侍女,那就享福了。

  眼泪涟涟的两父子正低头干活,轰隆隆的雷声由远处传来炸响。

  “是马队,快让开!”

  领头的监工一声大吼,带头跪在路旁,所有村民动作迅捷且整齐划一。

  霍伊德父子更是头也不敢抬!

  前年村子里有骑士路过,一个闲汉就是站在自家院子里张望,便被当成刺客一弩射穿了脖子。

  事后,村长被鞭笞夺职,怪他教化不利,而那个骑士的滥杀则没被任何人指责。

  据说男爵宫相听闻,还曾经褒奖他为人激谨、警惕、慎勇。

  厄迩冈斯一马当先,总算赶到了集结的村子,心神不由得都放松了很多。

  正当他对着村子隆重的欢迎仪式感到奇特时,久未做声的系统主动开口。

  “涂湾村看起来相当的贫穷与凄凉,只有一部分人能够下地干活,很多土地因此而荒芜,剩下的人大多面黄肌瘦,不堪劳作,或者已经离乡乞讨去了,牲畜已经很久没被喂过,或者干脆被吃掉,其中一些的骸骨就被扔在外面的地上,它们的骨头被野兽竞相啃食!

  你记得这个村子,以及周围的土地属于斯提亚公国的特瓦林领主,村民们正悲哀的看着你(?)”

  这个提示就有点怪了。

  而系统则表示的很兴奋,“这个村子充满了绝望的气息,所有的人几乎都已经彻底的为生活的不幸而麻木,他们陷入悲痛之中是极好的信仰的攫取地!

  别看这个村子的人口甚至没有你的特瓦林村多,但是他们的信仰会是你那村子人的数倍,甚至个别人的信仰会产生奇妙的效果。”

  “陷入绝望吗?”

  厄迩冈斯·特瓦林降低了马速,同时将注意力落在了这两旁的人身上,他发现了类似于“隔夜的雅米拉”一般的两父子。

  “悲恸的老霍伊德”和“绝望的小霍伊德”。

  厄迩冈斯停住了马蹄,军马喷打的响鼻,热气砸在老霍伊德头上,这让他不住的颤抖头埋的更低了。

  “我的子民,你因何事而悲恸?”

  拉姆斯·波顿牧师很奇怪“戴维斯·特瓦林爵士”的行为,但是他的身份是特瓦林男爵的有力继承人之一,有资格这么说话。

  见老霍伊德不敢做声,厄迩冈斯看向地图,几个顶盔带甲的骑士图标正围在村子里一处破房子处,字样写的是(劫掠中)。

  厄迩冈斯微不可查的一皱眉,叫过那个一看就是随军管事的人:“我乃戴维斯·特瓦林爵士,现在村子里做主的是谁?怎么还有骑士对平民行劫?”

  说完,让威廉·阿登纳和亚当森拎起这对抖如筛糠的父子,马队再次上路。

  拉姆斯·波顿牧师和他的侍者也赶紧驱动胯下温顺的母马,追赶这群骑士。

  霍伊德家,就是那个被烧了一半的破屋子旁不远处的另一个二层破木屋处,几个宫廷骑士跟在一个授实封的拉玛依爵士身后,正看着那个身消猥琐的村长在屋子里找地窖的入口。

  “他们家的那一对母女绝对是藏起来了,我是村长我最清楚,他绝对没把那小娘们儿送走。

  那小娘们儿肯定比不了城堡之中的女人,但是比这些身子粗壮的村妇不同,霍伊德父子可舍不得她下地干活!

  所以她的手脚头面还细嫩,身子还软嫩尚不粗壮!”

  作为村长的塞尔万特·豪森不能说毫无人性吧,但真算是坏事做绝!

  就因为他是特瓦林堡累世的老奴,岁数大了才放出来做个管事,平日在村子里那叫一个跋扈。

  他在城堡里呆惯了最会巴结贵族,再加上老霍伊德父子在夏收的时候曾经抗拒过他的私捐,刚好军队在这里集结不拿他开刀,怎么立威。

  这老破木屋都快让他翻遍了,地窖的入口却也还没被他找到。

  塞尔万特的老脸汗津津的,顺着脸皮的褶皱和沟壑流淌的不仅仅是汗水,还有他涂白了的脂粉混合成泥。

  他知道找来这几个骑士耐心有限,如果不赶紧找出那对母女恐怕讨好就会变成得罪,戏耍贵族的行为会让他的一切努力变得得不偿失。

  “这老破房子一定有地窖的,之前夏收的时候,这贱民就曾经将粮秣私藏起来,所以他家一定有地窖!”

  他们闹出的动静太大了,可是村子里的人却没人敢来围观,都暗暗咒骂这塞尔万特·豪森不得好死,却没人敢怠慢村长安排的工作。

  涂湾村作为被海盗洗劫了的村子,都没被这些来拯救他们的骑士造成的破坏大,村民们已经习惯了。

  如果不上报他们被劫掠,等该到秋种的这茬粮食下来时,城堡的税收官也能要了他们的命。

  所以忍耐着海盗洗劫和骑士的盘剥已经形成了惯性。

  左右都是死,以至于越来越多的壮劳力“死于”海盗劫掠,这已经是涂湾村的死症。

  塞尔万特·豪森村长还在奋力的翻着,可是这一整块板的地面根本看不出有任何问题,就在这时马蹄声传来了。

  威廉·阿登纳越众而出,大声喊道:“老奴,你在那瞎忙什么呢?不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谁来了?”

  围绕着实封爵士拉玛依骑士的宫廷骑士们都下意识回头,正看到让他们震感的一幕。

  一行盔甲齐整,手持旌旗、骑枪的骑士,簇拥着一位将头盔夹在腋下的英俊骑士。

  就像四十八岁,肮脏潦倒的刘邦,在薛城第一次见到二十四岁的项羽时一样的震撼。

  “戴维斯·特瓦林爵士”拥有一切,男爵继承人之一的身份,英俊的相貌,强壮而勇敢的身体,远比他们强大的骑士马队,看起来是那样的闪耀。

  塞尔万特·豪森村长听到耳熟的喊声,回头便看到了这位他以往主要巴结的“戴维斯·特瓦林爵士”。

  即刻像家奴忠犬一样跑过来,跪倒在还没停下的马前,好似喜悦到丝毫不怕马蹄踩踏到他。

  “少爷!我起早就让那群贱皮子去规整道路,就是知道少爷您快到了,老奴恭贺少爷拥有了特瓦林村以及其周边的土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