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我有骑砍作弊指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妒恨怪怎么这么不小心(改错别字版)

我有骑砍作弊指令 平头蜜獾 2211 2021.01.10 00:11

  地处大西北高地的特瓦林堡的凌晨,雾气很大,地处高纬度地区,天黑的很,晚,同样亮的也很晚。

  可哪怕时间过的多么缓慢,凌晨三点钟还是到了。

  赶在凌晨之前把一级权限都用来加经验的“戴维斯·特瓦林爵士”还是在钟楼广场的泉水池处见到了贝因·斯宾塞。

  这一次见面实在是太过于平淡,平淡的厄迩冈斯觉得自己有点用力过猛了。

  之前专门为了这个熟人做了太多准备,可是贝因·斯宾塞不知道是心不在焉还是怎么,居然什么都没看出来。

  当然,他什么都没看出来,反而更能显现出这风平浪静之下厄迩冈斯和阿登纳兄妹的努力没白费。

  两人只是简单的交流了一下这一段时间以来彼此的经历,同样也让厄迩冈斯·特瓦林知道了他击晕并杀死的那几个甲胄骑士居然是教廷的人。

  也亏了那些胸前印着花纹的板甲他没有拿出来用,要不然还真容易被认出来。

  因为教廷的制式板甲就算是没有胸口的圣光印记,和普通的盔甲也是有点区别的。

  “亚当!他给亚当穿的板甲就是从那些被击晕后又抹了脖子的骑士身上扒的。”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威廉第一眼看到亚当的时候就误会他是步行骑士?

  两人从喷泉穿过广场走向教堂的钟楼,贝因·斯宾塞说是替他引荐来自伯国首府——高德城的圣守护者教堂的执事组。

  与贝因·斯宾塞关系恶化,亲密度-2/仇恨值+8

  厄迩冈斯很奇怪,明明他都没说话,他们两个的亲密度怎么又掉了?

  原本在了解到这个人之后,在查询认识的人的关系的时候,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就很奇怪。

  +56/-60

  这叫什么关系,又爱又恨?相爱相杀?

  而就在他收服了阿登纳兄妹,开始研究戴维斯爵士究竟应该以怎么样的态度和这人交流,并且恶补了一些关于半年前逝世的斯宾塞牧师的事情时,意外发生了。

  没招他没惹他,贝因·斯宾塞居然又急剧降低了一波亲密度。

  不仅仅亲密度降低12点,仇恨值也增加了二十点之多,数值变更为+44/-80。

  80点仇恨值啊,若是在游戏里,这个人恐怕会没日没夜、不顾一切的去想要将仇人杀死。

  而44点亲密值,也不过就是代表认同感到达了最低标准而已。

  讽刺的是,贝因·斯宾塞自己主动说起准备介绍执事组给他认识,就又掉了!

  这人已经妒恨戴维斯爵士到了极致了吧!

  +42/-88

  恐怕这位牧师在某个瞬间气迷了心,就会向着他痛下杀手吧!

  “这货不能留了。”

  厄迩冈斯瞬间做出决断,并且准备即刻实施,进了这个钟楼就是教堂,里边可有一个执事组等着他。

  到时候这货要是突然发难,用脚后跟想也知道那群执事会帮谁。

  “我好久没去教父的墓地了,我的阵型在高层之中几乎人尽皆知,不用非得在半夜见那个执事组,这么晚了,就不要打扰他们的休息了,咱们还是去墓地吧。”

  在走到钟楼下,眼看就要接触地图上显示的那个执事组的时候,他特意提起教父。

  就是想试试能不能激化一下,因为通过阿登纳兄妹的描述,他有点明白这个贝因和戴维斯之间关系怪异的症结所在了。

  与贝因·斯宾塞关系恶化,亲密度-17

  这一刺激,果然又掉亲密值了,不过仇恨值没涨,但涨不涨不重要了,因为现在亲密值就相当于是贝因·斯宾塞最后的理智。

  就是这亲密值作为保险栓,拉着仇恨值兑换成伤害行为的最后一根警戒线。

  这时候一掉亲密值,贝因·斯宾塞炸了!

  他双眼变得通红肌肉紧绷,突然之间一把推开了和他并肩而行的厄迩冈斯·特瓦林。

  抽出战锤,脸色通红,几乎扭曲的狂吼:“他有亲儿子,你在这装什么孝子贤孙!你一进城有时间趴你婶子身上哆嗦,没时间去看看老头?

  当我的面说什么要去看老头的坟?难不成你还怕我把他的墓给掘了?老头从小就偏心,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谁是他的亲儿子,还是说你是你妈和老头生的?”

  WC,这话真恶毒啊,厄迩冈斯就是明知道他骂的是戴维斯·特瓦林爵士,也觉得这骂的太难听了!

  从已有的资料看,他应该不是戴维斯的对手啊,咋还真就敢真上?

  本就想除了这祸害,他的仇恨太高了,实在对伪装成戴维斯有太多危害。

  不过他不会第一时间拔剑,穿一身便装的他肯定比外边牧师罩袍里边内藏链甲的对方灵巧。

  接连躲避了攻击,看起来实在太过于轻松自如,于是亲密值继续掉,仇恨值也又增加了。

  不死不休的仇恨量化的很准确,贝因·斯宾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就仗着戴维斯爵士不还手,一柄单手木锤抡圆了砸!

  教堂钟楼广场上,一块块方砖铺做的地面都被他打了碎石纷飞。

  在旁人的角度来看,确实是显得惊险万分,而只有处于“风暴”中心的厄迩冈斯才知道,这种程度的攻击就是看着花哨,实际屁用没有。

  教堂中的那群执事都懵了。

  看起来胖胖的,似乎养尊处优惯了的阿方斯牧师一个健步从塔楼上离地七八米的窗户跳了出来。

  “住手!”

  “都是兄弟,都是圣光怜爱的孩子,打什么?”

  阿方斯牧师的话屁用没有,贝因·斯宾塞对戴维斯的爱与恨完全失衡,他真的是想要命。

  每一锤走空,仇恨值都长一点,这趟真是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贝因·斯宾塞绝对接受不了自己已经全力出手,对方却躲得如此惬意。

  然而真相信厄迩冈斯仅仅是在躲,那可就错了,他就是在找机会。

  贝因·斯宾塞一锤横扫走空,厄迩冈斯故意装的像是脚下被崩的四处都是的破碎砖石拌了一下。

  手一撑地就摸起来一块巴掌大小,带尖的碎石,就等机会摔出去了。

  而机会是立刻就来了。

  看到他摔倒,贝因·斯宾塞想都不想,奋力下砸锤。

  他当然是险之又险的向后退一步就避开了,可锤子走空地却无辜被砸!

  砰的一声又是碎石四溅。

  而这次不同的是,贝因·斯宾塞动作突然停了!

  虽然每次砸在地上,之前被砸飞的碎片以及刚刚砸出的碎石都是四处乱溅。

  但这次他疼的一顿,扔下锤子,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伤口和厄迩冈斯,然后在鲜血喷溅中无力的软倒。

  “贝因!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牧师,你快救救我兄弟啊!”

举报

作者感言

平头蜜獾

平头蜜獾

有人说错别字多,可能是真多,我试着改了改,如果还有,麻烦各位彦祖帮我标一下也好

2021-01-10 00: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