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我有骑砍作弊指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事态升级

我有骑砍作弊指令 平头蜜獾 2345 2021.01.06 00:11

  八人的队伍出现在这个简易包围圈后方,这17个人分成了两片,埋伏在这片滩涂地前往绿洲的一条必经之路上。

  而他们八人的出现无声无息,八支弩矢指向了同侧埋伏的八个倒霉蛋。

  “嗖嗖嗖……”

  被射中的八个人发出了凄厉的嚎叫。

  由于厄迩冈斯他们出现在这南坡埋伏劫匪身后五米远,就是新兵用的最轻的猎弩,也能把钢弩矢送进劫匪的心脏。

  北坡上的人因为角度的关系还真就看不到这边发生了什么,匪首只能大声呼喊询问,可是回应的只有高打低的七支箭矢。

  伴随着惨叫,厄迩冈斯·特瓦林已经放出装备栏中的军马,骑马绕过山坡,向着剩下的九人发起进攻。

  不过当他骑到对面山坡时,九人之中已有五人被射杀,其他四人已被杀的逃散,也都被他一个个追上,用轻型骑枪一个个挑飞。

  “嘡!”

  一声锣响,金光四溢,伴随着最后一个劫匪被他挑死,他居然又升级了。

  而这次升级提供最大经验的居然两个挫败?

  挫败了特瓦林堡吞并特瓦林村的阴谋,经验值+10000。

  挫败了特瑞典伯国的入侵计划,经验值+5000。

  厄迩冈斯·特瓦林瞬间就觉得升级都不香了,这事好像麻烦了,虽然解决了一个戴维斯·特瓦林爵士,确实暂时挫败了特瓦林堡吞并特瓦林村的阴谋。

  可是后边这个特瑞典伯国的入侵计划是什么鬼?

  话说厄迩冈斯也就是知道所在的特瓦林村属于一个公国,特瓦林堡处于一个和其他三国接壤的四战之地。

  公国叫什么名,首府在哪?周围三个国家叫什么名?他都不知道。

  他夺舍之后厄迩冈斯·特瓦林都给他留下原本的记忆、语言和行为习惯,要不然老亚当父子也不会丝毫不怀疑他。

  而是厄迩冈斯·特瓦林本身好像有点智障,这些事他本身就不知道。

  就从现在这个情况来看,麻烦了。

  不等士兵收拾战利品,直接系统战利品的界面,留下几把屠宰刀,余下的全都卖了系统。

  “收不收尸体?什么价?”

  “可以有偿清理尸体。”

  多少有点讨厌系统的小气,清理尸体还要钱?

  索性就留下了这十七个一瞬间被某种土著们理解不了的力量扒成光猪的劫匪尸体,带着众人向着三英里外的那个战场赶了回去。

  那还有个扒的就剩丝袜的戴维斯·特瓦林爵士。

  将多余的东西没用的卖了,有用的都收入物品栏,厄迩冈斯给又一次能升级了的六个新兵升级到民兵。

  生级后溢出的经验,居然就差30几点便可以再次升级。

  而他的属性也来到了等级:24,生命:60,力量:17,敏捷:15,智力:6,魅力:6,铁骨:1,强击:2,强弓:1,骑术:3,武器掌握:2,追踪:1,向导:1,一级功能指令:3,二级功能指令:3。

  依旧是加了一点智力,但是这次他并没有将两点技能点加在了武器掌握上,而是选择加了追踪和向导。

  因为他有种感觉:“这件事绝对不简单,我得到了一个消息。特瑞典伯国要入侵,而夺得我们的特瓦林村好像是这个入侵计划中的一个环节,现在被我们搞乱了,之后恐怕会有大麻烦。”

  他觉得自己需要增加视野,所以增加了两点之后,他也得偿所愿的能够通过地图分析出很多东西。

  “亚当叔,我给你一匹驮马,你赶紧回到村里观察情况,稳定局面。”

  现在这种情况虽然他很需要这样一个实力可靠的精锐射手,但是他更需要有人为他坐镇大后方。

  因为他现在这种情况绝对不可能直接回到村子里了,这支队伍以战养战还真应该观察观察特瑞典伯国的入侵计划究竟是怎样的?

  “特瑞典伯国?”

  老仆亚当明显是知道这个国家的一些具体情况,他应下了安排,蹲在地上用短刀在地上画了个简要的地图。

  “公国叫做斯提亚公国,我们所在的行省被安度因伯爵掌控,特瓦林堡的主人特瓦林男爵是安度因伯爵的封臣,特瓦林堡主要面对的是。东南北三个方向的国家。

  北方的游牧民族建立的土阔汗国逐水草而居,因为有荒漠隔绝反而对我们没有什么威胁。

  南方多山,罗克里联邦的山蛮子本就是我们斯提亚公国分裂出去的,他们山多,少马,对我们的威胁也很小。

  威胁最大的就是东边的特瑞典伯国,这群渡海而来的海盗,野人,距离我们最近。因为他们只需要跨过这滩涂地最窄的一部分,就可以对我们发动攻击。

  但他们实力却最弱。

  他们是海盗,穿过了茫茫的戈壁,后力不足,不是斯提亚公国强大骑士团的对手。”

  他仅仅是讲解和分析并没有掺杂他的主观判断,老仆亚当脱下身上的盔甲和兵刃,骑上驼马回去了。

  厄迩冈斯听到了老仆人的分析,越发的觉得这件事绝对不简单。

  特瑞典伯国按说根本没有袭击并占领特瓦林堡的能力,背靠着大戈壁,他们就是无源之水,无根之萍,根本不可能抵抗的了来自伯国乃至公国的反扑。

  同样,这个海上居民的伯国不过是他们伸上陆地的触角,又怎么可能轻易的让人斩断。

  所以综上所述,这伯国怕不怕和特瓦林堡联合了吧?甚至有可能是和行省的某个大人物联合了。

  越想越心惊,厄迩冈斯给戴维斯·特瓦林爵士补了一棍子之后,拿着个小刀开始逼问这个扈从骑士看看他能知道多少东西。

  一番逼问下来也不知道这位真是硬汉,还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哪怕把和自己主母偷青的事说出来,也没问出有关于特瓦林堡和特瑞典伯国的半个字。

  把特瓦林爵士叫醒,这位老爷好像还没明白现在处于怎样的情况。

  “你居然敢以下克上!你不过就是一个扈从,怎么敢攻击贵族?”

  本来应该跟他掰扯两句。可是厄迩冈斯等不了了,把已经折磨得很是惨烈的扈从骑士拉到戴维斯·特瓦林爵士身前。

  双眼注视着爵士,对骑士问道:“你对于特瑞典伯国密谋入侵的事情了解多少。”

  扈从骑士自然还是哭唧唧的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噗!吱吱~”

  一刀贯穿胸膛,手握着屠宰刀的刀柄用力向下压,当着这位身经百战的戴维斯·特瓦林爵士的面,他抛开了这位扈从骑士的肚子。

  鲜血因为膛内的压力喷了这位绝世老爷满身满脸。

  “说到了那个特瑞典伯国,我记得他们好像都是从另一个大陆流亡过来的囚徒,海盗,听说他们抓到鱼都是这么劏鱼的。”

  戴维斯·特瓦林爵士艰难的忍受着闭经眼睛不去看向那惨状,可是忍了没多久,还是忍不住的吐了出来。

  “现在我想问问你,对于特瑞典伯国要入侵的事情你知道多少,说的好与坏,决定你是做鱼还是吃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