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重修之我是真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脚踢风元化!(2)

重修之我是真神 夏天的梅 2239 2017.09.13 22:49

    这一脚,余枫有收敛,没有像往常那般干净利落的废掉对手。

  但表现出的威力,看起来有大幅度增加。

  风元化被直接踹倒在地上。

  然后。

  就像一根重达千钧的圆木,沿着一节节石阶疯狂的往山下滚。

  他身后的迎亲大队伍,完全没能拦住,滚过之处是摧枯拉朽,人仰马翻,满地狼藉。

  “啊!”

  “我的天!”

  “娘!”

  迎亲队伍尖叫着,哭爹喊娘着,乱成一团。

  九十九位的迎亲队伍,仿佛两条长龙沿着石阶从山底一直排到山腰。于是,被倒地疯狂滚下山的风元化,从山腰仿佛秋风扫落叶般的,辗压到山底。

  众人都穿着红色喜庆衣服,鲜艳夺目,鸡飞狗跳中。

  显得,极具视觉冲击。

  这个过程,持续好几个呼吸。

  在,山上山下无数视线注视下发生……

  变故发生得突然,几乎所有人都震惊到了,瞪大着眼睛注视着这一幕,难以置信。

  这其中,尤其以阿蓝的表现最为精彩,张大着嘴巴,能塞进个拳头。

  她可知道那个红盖头下面的人,是余枫。

  她陡然想起,前面余枫有提及要搞事情,没想到真的搞事情了,而且还是这么夸张!

  看得她是又激动,又后怕。

  山腰处。

  余枫仿佛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收腿。

  然后挣脱,两边因为震惊没有回神,还稍稍搀扶着他的两位丰腴美妇,大步起身,沿着石阶,沿着人仰马翻满地狼藉的石阶,在无数人注视中。

  下山。

  没有掀开红盖头,看不到脚下依旧步伐轻盈。

  另一边,滚下山的风元化又在广场上滚出十来丈,才堪堪停下。

  脸着地。

  像只死猪。

  身上衣服经过这番折腾,已经破烂不堪,配合着这种不雅姿势,样子看起来极为狼狈,对比先前身骑独角星兽,身后九十九人的浩大迎亲队伍。

  那时的意气风发,不可一世。

  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当真滑稽。

  这时。

  山上徐府门前的草坪处,那位九重天高手灰衣老妪从人群慢慢走出,看样子是准备下山出手干涉这场意外。

  但被徐云叫住。

  “小辈间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处理。”

  徐云自然是有察觉红盖头下面的人,不是阿蓝。

  同样他也有察觉到,看似狼狈不堪从山腰,一直滚到山下广场的风元化其实并没有受重伤。

  接着,徐云招招手唤来管家,“去若华院子看看。”

  言语间,看不出紧张。

  管家领命匆匆退下。

  那位灰衣老妪脚步顿了下,也听从徐云建议,重新返回人群并不打算出手干涉,除却给徐云面子,更多的也是看到风元化没受重伤。

  红盖头下面的余枫,修为也仅有两重天。

  断定风元化刚吃亏在没防备,真要交手还不是轻而易举?

  山下。

  偌大的广场,四周黑压压的都是人,只有风元化躺着的那片空出来。

  这会,仿佛死猪般的风元化动了。

  从地上爬起来。

  如此重要的大婚现场,万千瞩目下出大糗,风元化看起来竟然没有愤怒,脸上还带着温和的书生微笑,站起来后泰然自若的开始拍拍身上的灰尘。

  整理那狼藉不堪的衣服。

  完毕后,便转身直视着正从山腰,踩着石阶一步一个脚印,盖着红盖头下山的余枫。

  慢慢的等着。

  现场气氛颇为诡异,周边人很多,但没有谁说话,全都瞪大着眼睛盯着,等待着。

  有种暴风雨前的宁静感觉。

  终于。

  余枫也下山来到广场上。

  已经等候多时的风元化,终于打破沉默开口说话,语气平静毫无波动,但依旧语出惊人:“你不是若华小姐。”

  话落。

  现场哗然。

  余枫一直盖着严实的红盖头没有露面,自然不是谁都能察觉,红盖头下面已经换人,虽然余枫刚做出的举动让很多人产生怀疑,但那也仅仅是怀疑。

  听到风元化确认,自然是吓一跳。

  风元化继续说,“这事你做得过了,你我间的私人恩怨,没必要搞得这么盛大,全城瞩目之下大闹婚场,用卑劣手段偷袭在下,确实会让我很难堪。”

  “但,同样难堪的还有海主和若华小姐,区区在下的颜面不值几文,但海主和若华小姐可就不一样。”

  “更何况,你我间的私人恩怨,准确来说该报复的人应该是我。”

  “众所周知,灰武是我的贴身护卫,跟随我多年,感情深厚,你用同样卑劣手段偷袭杀害灰武,我还没找你报仇,你却得寸进尺反而过来大闹婚场。”

  “这事是不是太不地道?”

  “怎么,不说话,你难道没有需要辩解的吗?”

  听话里的内容,虽然没有点名,但很显然风元化已经猜到红盖头下面是余枫。

  值得一提,说这些话的时候,风元化有刻意用星力,声音传得很远,连山上的阿蓝都能轻易听见。

  她很明显的愣了下。

  尤其在看见余枫站在那里,并不辩解反驳,在有那么个瞬间,内心竟然有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余枫怎么这么过分?

  念头刚出,马上被压下。

  即使是极为厌恶风元化的阿蓝,听到那番话都差点被蒙蔽,由此可见这番话的威力。

  其他同样不明真相的人,又可想而知。

  短短几句话。

  风元化那镇定自若,没有被出糗仇恨蒙蔽双眼的表现,征服现场绝大多数人。

  原本种种不好风评的风元化,这会竟然一举被扭转。

  恐怕。

  也仅仅只有那些了解,且和风元化有仇的人,才没有被蒙骗。当然,也包括少数几个同样也有猜到,红盖头下面是余枫的人。

  比如,秋轻晴。

  比如,王佩。

  毒雾岛事件中,两女都在现场,自然知道灰武为什么被杀?更何况都有和余枫相处过,很清楚余枫的性情,从不主动招惹是非,出手必然是被逼迫。

  两女都暗暗紧张,担心起来。

  虽然余枫之前表现得很神秘,很强大,但现在情况可非同小可。

  现在,可是万众瞩目的婚礼现场。

  无数青梅海的大人物到场,阵势之大简直前所未有。

  就连青梅海那位最强大,神秘的海主大人都在现场。

  余枫毕竟只有一人。

  猛虎架不住群狼,何况这些都不仅仅是狼。

  同样猜到红盖头下面是余枫的,还有一手推波助澜谋划的月家,他们这些人脸色可就极为精彩,巴不得坐山观虎斗。

  尤其是那位先前预感有好戏上演的老五。

  更是神采飞扬。

  这时,余枫终于开口说话了,因为盖着红盖头倒是看不出表情,也并不见他解释什么,甚至直接附和句。

  “灰武确实算死在我手中,你想要报仇那就来吧,怎么玩我都接着,难得这么热闹,好好玩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